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6)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六)探监

出了城,车子一直向西北方向跑,监狱城就在前边十几公里的地方。

华姨打破车上的寂寞,说:“有个小材料挺好,让晓灵念一念。”于是我念道:

《从两岸监狱的对比想到的》看看两岸监狱多么鲜明地不同:一个是把大法弟子请进来,敬为坐上宾,一个是把大法弟子绑架去,打成阶下囚;一个把法轮功纳入教化课程,一个对法轮功污蔑迫害;一个请大法弟子洪扬大法,一个对大法弟子动用酷刑;一个把学大法的犯人变成了好人,一个把包夹大法弟子的犯人变成更坏的人;一个褒奖法轮大法是“功德无量”,一个诽谤法轮大法是“反动势力”。

同是炎黄子孙,同是承传了仁、义、礼、智、信,两岸监狱为何有天壤之别?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说国家机器就是统治工具,监狱就讲专政、镇压、酷刑;而传统的中华文化,讲究教化子民。中国历代明君都讲德治,施仁政。爱民如子,感动于上苍。唐太宗体察民情,仁慈子民,贞观六年新年前(十二月)纵使三百九十名死囚犯回家,和老幼亲人团聚九个月之久,约定贞观七年秋(九月)期满回来就刑。由于大唐天子的恩德感化,结果死囚们均出人意料地按时归狱。唐太宗又下诏将这些诚信忠义的死囚全部赦免。白居易曾有诗赞誉:“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从而天下称颂,人心向善,出现了大唐盛世。直到后来移民国外的华侨,把集居地都称为唐人街,并以唐人为自豪。

以德治天下之“治”,是治理的“治”,是人心服治的“治”。而不是压制、专制、强制的“制”。靠暴政、靠酷刑,那是“制”而不服的。不讲人权,不讲道德,还妄谈什么和谐社会,那是什么“科学发展观”?!

人们老远就看见监狱城了,这是最近几年才兴建的,可能是为了显示“红色恐怖”的威严。这地方原来叫撒马甸,是大清河的冲积平原,好大一片肥美平坦的土地,古时候是放牧的大草甸子。牧人把马撒在这里,任它撒欢撒野,也跑不出这个甸子,故此得名撒马甸。监狱城所以选在这里,就是因为一马平川,一旦狱里有人逃出来,也没有躲藏隐蔽之处。由于监狱城要占用大量耕地,就把这里居住的百十户人家,都给撵走了。监狱城的四周所剩耕地,让监管的人员种了些低矮作物,因天旱庄稼全毁了,露出本色的土地,沉寂而空旷,突显得监狱城像座光秃秃的孤岛。

走进监狱城城门,城中有城,仿佛来到了另一番世界。十二座高墙大院林立:第一监狱、第二监狱、大南监狱、北山监狱、女子监狱、劳改队、劳教所、看守所、监狱医院等,都在这里集中了。高墙上拉着电网。墙的四角和中间,都是岗楼,给人一种阴森森地感觉,是否像似阴曹的丰都城啊?可现出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可谁是无产阶级?这被专政的对象咋有这么多?我有些茫然了!……

我们要来的青龙山劳教所,是后搬这儿来的,冬梅姐正在这里受苦。

来时淑贤介绍:探望如果不在那里吃饭,限制会见时间,还有人看管,说不上多少话。我到警备室说明来意,回答是:最近时期不准家属探望,除非和被管教人员在这一起就餐。

华姨在我身后忙说:“可以,可以!我们正好要吃饭的。”

我们经过一条小窄道,来到院内的饭店。

饭店是连着接见室的几间平房。据说,现在由个人承包,每年上缴二十四万元,他自己却能捞两个二十四万,因为太黑了。能争到这个肥差的狱警,得是上头有相当根子的人。饭店只卖套餐,华姨交了八百元,要了个上等的套餐。酒水在外,餐后算。其实,饭菜的品质,还不如外边好一点饭店三百元钱的。可是大家都不在乎吃喝好坏了,目的是来看望这里的亲人。

菜都上齐了,冬梅姐才被人送到门口,她神态自若,慢慢地走进来。在我的引见下,她轻轻地鞠躬与大家见礼。陆伯伯看着她的举动和消瘦的面容,感应到儿媳在牢里又受刑吃苦了,泪水从老人的眼里流下来。

冬梅姐说:“爸爸,您不必难过!您是看着我的一举一动的,没有做过任何坏事,没有违犯法律,做的都是人世间堂堂正正的好事!”

冬梅姐的座位早留好了,一侧是华姨和我,另一侧是妈妈和淑贤。华姨和冬梅姐耳语了几句,大家都猜到了是啥意思。

冬梅姐说:“它这里有一个好处:只要肯吃饭花钱,唠什么嗑没人管。为着下回再赚钱!”

唐舅说:“冬梅,我们从美洲、澳洲来,向你等表示慰问!”

冬梅姐说:“谢谢大家!”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陆伯伯说:“我这回看准了,我原来是上了贼船,这个党从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贼船上待了,我不是党员,可入过团,现在就声明退出!”

  • 这个党肇的事,我总觉得说不出口啊!有个叫张铁子的,也是实逼无奈。俩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几个月,没奶吃饿死了。剩下的俩孩子,饿得打蔫,眼睛都睁不开了。…
  • 唐舅对妈妈说:“现在民众逐渐觉醒了。咱们也来个温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到了报社,总编、胖老头说:晓灵,你的报导真是有力度,在广大群众中反响很好!可是也惹来了麻烦,县领导等的电话,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传部来的电话,传达了市委曹书记的讲话…
  •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认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弃了排队,撤出了。很快轮到乔舅了,他正想施舍,华姨上前拦挡了他。于是,他只是上了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