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7)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乔舅看着冬梅,有感而发:“大法弟子了不起,国外的在中国驻外使领馆请愿、讲真相,不分昼夜,不避寒署;在国内的,为了维护真理,身陷狱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坚如磐石,高贵品格令人崇敬!正是这种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冬梅姐说:“乔舅夸奖了,那是整体上!我个人做得还很不够。”

妈妈给冬梅姐夹菜,说:“补补身子吧!”

冬梅姐说:“我们不用补。为了反酷刑,刚刚绝食了四天,这身体还很棒!”说到这拍了一下胸脯。

华姨趁陆伯伯和乔舅对话之机,弯腰撸起冬梅姐的裤脚一看,大小腿青一块紫一块的。冬梅姐在遮掩,怕让陆伯伯看见。

华姨含着泪水,转移了话题,问:“有些新的东西,你们……”

冬梅姐忙接过来说:“有很多好人相助,什么网上的东西都看到了。今天八月八日是立秋,人权圣火就将点燃,口号是:奥运和反人类罪行,不能同时在中国进行!”

华姨小声说:“记住师父的话:‘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我们也会在外边帮助你们的!”

华姨又让小明明过去:“给舅妈背首《洪吟》——《别哀》吧!”

小明明双手合十:“舅妈好!”

于是背道:

《别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冬梅姐说:“很好!谢谢你!明明,我们的小同修!”

华姨说:“其他同修都怎么样?国外的同修都惦念着你们,给大家带个好!”

冬梅姐说:“都很好,谢谢国外的同修们!我们不会辜负师尊和大家期望的!”她又转向大家说,“我说说这里的一个小伙子的故事吧!”

事情是这样的:

前些日子新来一个小伙子,那些狱警施用酷刑,强迫他“转化”,因为上头就要转化率,不管下边用啥法,转化率高了才给奖金。大家知道,修炼法轮大法,使坏人变好、好人更好。这个小伙子就是其中一个坏人变好人的典型。

狱警给他坐老虎凳,他不服,理直气壮地说:“我以前是‘三进宫’的,你们都知道:我原来喝大酒、耍大钱、打大仗,大偷厂子的东西当破烂卖。你们这里常来常往,院里很多人认识我。可是你们满嘴脏话又打人,还能教养人学好?!是法轮大法把我变好了,使我脱胎换骨。按照‘真、善、忍’办事,他能使人心变好!不再好吃懒做了,自己劳动挣的是血汗钱,时时为他人着想:尊老爱幼、救灾扶贫,舍己为人。现在,我做好人了你们不让,你们让我‘转化’,你们说说:我还往哪里‘转化’?还‘转化’回去吗?!”

“我心眼变好了,我才告诉你们:真正应该‘转化’的是你们!人都是父母生养,都有妻子儿女,要积德,讲天地良心!法轮大法就是神,他能使人世间一切变好;天要灭中共,你们可不要再跟着跑了!”说得狱警们都理屈词穷。

……

妈妈说:“冬梅,你看家里还有啥事?”

冬梅姐说:“有时也很内疚。我不是一个好儿媳,也不是一个好妈妈。公爹辛劳一生,年高身残,我未能在堂前好好尽孝;儿子天生将要年满十八,我没尽到做母亲的关爱和教养的责任。”

冬梅姐又看看妈妈,含着泪说:“爸爸老腰痛,特别是入冬时,我给做了个鹅绒护腰,还没有弄完,高姨就得再麻烦您了!”

陆伯伯扶著饭桌站起身来说:“你别惦记,自从你华姨他们来,开导我怎么做,又默念又退了,现在腰不疼了,腿也有知觉了,你看——我都能自己站起来了。老爸早先听你的就好了!”

冬梅姐说:“好啊!好!!多谢华姨和舅舅!”看得出,陆伯伯能一手扶桌站起来,这是给狱中亲人最好的宽心丸。

冬梅姐又跟淑贤说:“淑贤,天生是汗脚,旅游鞋穿几天就得刷,我老想给他买个布鞋,也没买到!你再给他买买,实在买不到,你就多劳累了!”

她又转向陆伯伯说:“我答应天生,带他到‘农家乐山庄’去游玩,可是已过去两年了,也没做到!您想法带他去一下吧!还有天生的小脾气可得管了,爸爸,您可不能老惯着他,由着他的性子来!都怪我做得不好!”说着眼泪又禁不住地流下来。

我不由地激起万千思绪:这么贤慧的女性,这么修善的好人,是什么邪恶的原因,竟被“专政”在这里,弄得家破人伤!哪还有公理?!世界各国都说法轮大法好,各种肤色的人都修炼,怎么就中国(还只是大陆)说邪呢?人若都能这样善良,这个世界将是多么美好的呀!

华姨说:“去农家游玩的事,交给我们吧!还有,给你扔下点钱。”说着拿出一打钱。

“太多了!”

“听说这一万元,在这才顶三千花。”

“那也多啊!”

“大家用吧!”

“得交给它们管。”

“知道了。”

当我们目送著冬梅姐被俩犯人和一个狱警夹持着离去的时候,那个酸楚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的!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是炎黄子孙,同是承传了仁、义、礼、智、信,两岸监狱为何有天壤之别?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说国家机器就是统治工具,监狱就讲专政、镇压、酷刑;而传统的中华文化,讲究教化子民。
  • 陆伯伯说:“我这回看准了,我原来是上了贼船,这个党从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贼船上待了,我不是党员,可入过团,现在就声明退出!”

  • 这个党肇的事,我总觉得说不出口啊!有个叫张铁子的,也是实逼无奈。俩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几个月,没奶吃饿死了。剩下的俩孩子,饿得打蔫,眼睛都睁不开了。…
  • 唐舅对妈妈说:“现在民众逐渐觉醒了。咱们也来个温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到了报社,总编、胖老头说:晓灵,你的报导真是有力度,在广大群众中反响很好!可是也惹来了麻烦,县领导等的电话,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传部来的电话,传达了市委曹书记的讲话…
  •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 乔舅央求说:“小师父,我是诚心来拜佛的,以为大陆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绍点那个导游词以外的?请教,请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