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8)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回来的路上,车里沉闷了很长时间。

淑贤找到了话题:“先前来探望的时候,不管家属接见还是进院内吃饭,都得经过那条小窄道,那是一道关口,有个狱警把守,旁边还有个科长监督。在地面上放着李洪志大师的像,家属必须踩像,并说一句骂法轮功的话,否则不许通过。”

乔舅说:“那样做太不道德了!怎么能这么做?这不像黑社会了吗?”

唐舅说:“一个堂堂大国的司法部门,教唆骂人,

还怎么教育下一代?”

华姨说:“大陆的警察,就是越来越黑社会化,还搞得黑白颠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游,兴高采烈地来到天安门广场,正准备搞个全家合影,上来一个人就把照相机抢夺过去,胶卷给拿出来曝了光,把相机摔在了地上。他们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原来,法轮大法学员来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员警在这里就抓呀打呀,可又怕恶毒的行为曝光。所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既施暴又严禁拍照,在网上公开发表出来多丢丑啊?而这一家人既不是法轮大法学员,又没有拍照什么别的,他们气愤极了,指著员警大骂起来:‘什么×ב人民警察’?就是不让老百姓安生!白披了一张人皮……’广场上的人都围上来助威,警头连忙挤进来说:“好人,好人!骂人的人是好人!炼法轮功的不骂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嘛!大家走开吧,这是好人,骂人的是好人!”

乔舅说:“流氓!真的黑社会化了。”

当我们回到陆伯伯家时,天生因周三老师学习,提前放学早回到家了。一听大家讲劳教所的事,他就哭起来了。

他声泪俱下地问陆伯伯:“爷爷,你们上劳教所,怎么不带我去?”

“你不是要高考了吗?”

“我就想去看看妈妈!”

“不是怕你耽误功吗?”

天生跑向书房,趴在桌子上,哭得更厉害了。

妈妈过去说:“天生,这次都过去了,下次星期天去,一定带上你。”

淑贤端著热好的饭菜说:“不知道你上半天的课,不要哭了,来吃饭吧!”

天生边哭边说:“不吃,不吃!”他一抬头,一挥胳膊说,“那你们去以前,也没先问问我呀!”可是,这一下却把饭碗碰掉地板上,饭碗打了,饭也洒了。

陆伯伯带有批评口气说:“真强!太不懂事了!也怪我,他从小没了父亲,他妈妈又……唉!这苦命的孩子,我真是不忍心说他呀!”

妈妈说:“天生可是个懂事理的好孩子!”

天生抹着眼泪说:“你知道吗?有时老师上课,我想起了妈妈,精神一要遛号,就告诫自己:‘做妈妈的好孩子!’晚上做功课,有时想起妈妈,同时也想起妈妈的话:‘要长志气,不要让爷爷操心!’可是睡梦里,梦见妈妈受酷刑,我受不住了……爷爷,早晨醒来还不敢跟你说!”

我也是单亲长大的,孩子对妈妈的依恋之情,引起了我的共鸣,此刻的泪水成串地流!善良的人谁能止住泪水!

陆伯伯也流着眼泪,说不出话来。

我以前也曾因此而流过泪,而今天不同的是多问了个“为什么”:这种儿童心灵上的创伤,这种人世间的悲剧,是怎么造成的呢?“为什么”还在发生著啊?头脑中的答案越来越明确了!

我还觉得神奇,可能她们母子是心灵相通的,冬梅姐受酷刑,做儿子的就感应到了?!

华姨过来说:“上劳教所是我提出来的,主要是我们国外来的人要去看看你妈妈。这件事,不怪爷爷,怪我想得不周到。天生,你是大法弟子的孩子,也得按‘真、善、忍’办事啊!”

华姨的话还真管用,天生立刻就不哭了。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乔舅看着冬梅,有感而发:“大法弟子了不起,国外的在中国驻外使领馆请愿、讲真相,不分昼夜,不避寒署;在国内的,为了维护真理,身陷狱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坚如磐石,高贵品格令人崇敬!正是这种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 同是炎黄子孙,同是承传了仁、义、礼、智、信,两岸监狱为何有天壤之别?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说国家机器就是统治工具,监狱就讲专政、镇压、酷刑;而传统的中华文化,讲究教化子民。
  • 陆伯伯说:“我这回看准了,我原来是上了贼船,这个党从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贼船上待了,我不是党员,可入过团,现在就声明退出!”

  • 这个党肇的事,我总觉得说不出口啊!有个叫张铁子的,也是实逼无奈。俩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几个月,没奶吃饿死了。剩下的俩孩子,饿得打蔫,眼睛都睁不开了。…
  • 唐舅对妈妈说:“现在民众逐渐觉醒了。咱们也来个温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到了报社,总编、胖老头说:晓灵,你的报导真是有力度,在广大群众中反响很好!可是也惹来了麻烦,县领导等的电话,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传部来的电话,传达了市委曹书记的讲话…
  •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 老僧圆真捋了捋那银白色的胡须,慢悠悠地说道:“听师父传下来的,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间兴建的。到清朝顺治皇帝出家后,康熙大帝时又大扩建了,僧人达到半百。日本人侵占时,也没有干涉宗教修炼之事。国民党来时,还有些高官进寺参拜。就是胡子(土匪)也没搅扰过寺院,所以静泉寺一直香火很盛,远近闻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