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叶落归根(29)

一篇“纪实专访”
灵子

《落叶归根》(图/志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华姨又说:“要是没啥特别情况,遵照你妈妈的嘱托,周六咱们一起去农村游玩。参观一下养殖场、蔬菜大棚,采摘些瓜果,住一宿火炕,吃两顿农家饭……不难做到。”

天生的情绪变过来了,说:“谢谢姨奶和舅爷!”

小明明过来对陆伯伯说:“陆舅姥爷,天生哥要去看妈妈咋不对呀?您当官时,也好批评人吧?!”

一句天真无邪的话,把陆伯伯说乐了:“对,对!你说得对!我是好批评人。”同时也趁机下个台阶。

小明明边帮着收米饭边说:“天生哥,我告诉你吧!这白米饭可是有生命的灵体!”

看来陆伯伯很愿意和小明明继续对话:“啊哈!小明明,你这是不是迷信哪?”

小明明抬起脸问:“怎么叫迷信呢?”

陆伯伯回答:“迷信,就是早先人类科学不发达,对一些自然现象解释不了,就造成了愚昧,认为有神灵在控制,这就是迷信。”

唐舅说:“这就是典型的中共那个‘无神论’!”

乔舅也要述说什么,华姨示意让小明明讲。

小明明也明白姥姥的意思,歪著小脑袋问:“那您说现在美国的科学发不发达呀?有那么多人信神呢!有百分之……”她环顾大家,希望得到帮助。

没等华姨答复,乔舅抢先说:“美国有百分之八十四的人,认为有神佛存在。”

小明明得到了支持,就更有信心了:“那您说中国和美国比,谁愚昧呀?”

她看陆伯伯一时回答不上来,就又说:“再说牛顿和爱因斯坦,都是大科学家,他们愚昧吗?我们明慧学校的书上,都有他们的故事。就说牛顿吧!是个基督徒,牛顿的一位好友总不相信有神。有一次他到牛顿家做客,见到一个精美的太阳系模型。只要一摇手柄,各星球就按自己的轨道运转起来。于是他大加夸奖,问牛顿:‘这精密的模型是哪一位能工巧匠做的?’谁知牛顿却不在意地说:‘没有人。’他的朋友大惑不解:‘谁制做了这伟大的系统,怎么会没有人呢?’牛顿反问道:‘如果一具模型必须有人制做的话,为什么实际运转的太阳系,却会是偶然形成的,而没有一位创造者呢?’这位朋友醒悟了,逐渐接受了‘有神论’。”

大家都给鼓掌。我感到小明明的记忆力、表达能力特好了,这明慧学校的学生智商真高!也许是常跟姥姥讲真相的缘故吧!

小家伙想了想又说:“刚才我跟天生哥哥,是想说米饭的事,陆舅姥爷竟打岔!啥‘迷信’不‘迷信’的?您知道吗?在澳洲明慧学校,老师领我们做过:‘说好话说坏话’的实验。把两口米饭,分别放入两个小塑胶杯中,要每个学生轮流着,对第一个杯子说一句好话,如:‘谢谢你’、‘你好漂亮’等。同样的,也轮流对第二杯子说了一句坏话,例如:‘我不喜欢你’、‘你好丑’等。说完后,将两个杯子用保鲜膜包上,注明标签。两周后,接受好话的米饭,发出的是白色无臭味的霉;而另一杯则呈现出黑乎乎发臭的霉。您说米饭是不是也有感情,也是灵体?”

“还有植物和水也都是灵体,可能大家已经知道了。……”

唐舅说:“是啊!科学没发展到那一步,人们没认识的东西,不能说‘迷信’。小明明好聪明,这明慧学校真好!”

华姨说:“是因为学了大法,就能开智开慧。‘迷信’原本不是什么贬义词,孩子不迷信师长,兵卒不迷信教官,能教导好吗?可中共把‘迷信’二字的含义给变异了,把‘迷信’当成‘科学’对立物,把什么东西加上‘迷信’字样,便可以大打出手了。”

乔舅说:“顺福兄,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自愧不如,有志不在年高!中国几千年文明中,只有这几十年讲‘无神论’。中华大地自古就是半神文化,故称神州。相信善恶有报,有这个心法约束,长期维持了社会的稳定。中共破除了人们对神的信仰,最大的恶果就是毁坏了传统道德,做人的根本迷失了。你法律制定得再多也没用,不讲道德、良心,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唐舅对陆伯伯说:“顺福兄,你头脑里还有什么疑惑的问题,把中共对你灌输的毒素都倒出来,见见阳光就好啦!”

陆伯伯说:“我真得反思自己,从青少年时开始,就自以为是,到了垂暮之年还故步自封,真是‘山河好改,秉性难移’!直到近日,才有所省悟,自己觉得惭愧!”“看来我中的党文化之毒,还真是不少,现在能想起来的疑问就说出来:不用真名退党,不是假的吗?”

华姨回答说:“在现实环境下,神佛只看人心,叫做‘心到佛知’,天上都在看着呢!‘三尺头上有神灵’!”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陆的警察,就是越来越黑社会化,还搞得黑白颠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游,兴高采烈地来到天安门广场,正准备搞个全家合影,上来一个人就把照相机抢夺过去,胶卷给拿出来曝了光,把相机摔在了地上。他们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 乔舅看着冬梅,有感而发:“大法弟子了不起,国外的在中国驻外使领馆请愿、讲真相,不分昼夜,不避寒署;在国内的,为了维护真理,身陷狱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坚如磐石,高贵品格令人崇敬!正是这种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 同是炎黄子孙,同是承传了仁、义、礼、智、信,两岸监狱为何有天壤之别?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说国家机器就是统治工具,监狱就讲专政、镇压、酷刑;而传统的中华文化,讲究教化子民。
  • 陆伯伯说:“我这回看准了,我原来是上了贼船,这个党从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贼船上待了,我不是党员,可入过团,现在就声明退出!”

  • 这个党肇的事,我总觉得说不出口啊!有个叫张铁子的,也是实逼无奈。俩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几个月,没奶吃饿死了。剩下的俩孩子,饿得打蔫,眼睛都睁不开了。…
  • 唐舅对妈妈说:“现在民众逐渐觉醒了。咱们也来个温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到了报社,总编、胖老头说:晓灵,你的报导真是有力度,在广大群众中反响很好!可是也惹来了麻烦,县领导等的电话,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传部来的电话,传达了市委曹书记的讲话…
  • 乔舅说:“老是说上头,上头再高还高过宪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力。中共的宪法确实是废纸一张,总算领教了!十七大要和谐,就这么和谐呀?!陆兄还相信它这和谐吗?”
  • 唐舅灵机一动,把今早晨的报纸打开来说:“我们是海外观光考察团的,我是团长——唐凤海。”
  • 唐舅指著华姨对乔舅笑着说:“慧敏女士早就给你送到家门口了!可你却不认识,还山南海北地找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