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十一集(下)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字号】    
   标签: tags:

5.Time:06:05。荆西区河边。

(一群混混或坐或站或蹲,都盯着雷松战)

雷松战:丑话说在前头,不要把事情搞大。目的只有一个,不要让那些村民闹事。有问题没有?

某混混:雷哥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某混混:万一那些刁民打我们怎么办?

雷松战:你他妈没长手脚啊?都有砍刀吗?

某混混:我们几个没有。

雷松战:把钢管带上。记得藏起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露。

某混混:条子管不管?

雷松战:管个屁,巴不得呢。出发吧!

(约80人搭坐在十余辆长安车里,往双弘村方向开去)

6.Time:06:57。双弘村三组。

(陈菊蓉起床热饭,想给丈夫章群力打个电话,可又想起章群力对他的嘱咐,遂放下电话筒。黄登兴起床,坐在门槛抽烟。任子鹏在村口商店的藤椅上酣睡着,四个村民仍在兴致勃勃地打着麻将,赢的还想再赢一些,输的想把输了的钱赢回来。董云斌在治安队里睡熟了。董云升和贺志铭起床活动活动,董云升打电话叫饭馆送早饭过来。马富华起床刷牙,马江威还趴在床上睡着,电视和DVD影碟机没关,正放着三级片压缩碟《陈宝莲色情电影集》。整个双弘村三组,沉浸在一片平静之中,薄雾笼罩,鸡鸣声声。突然,员警、武警、混混,纷纷赶到,人们以为在做梦)

孟青彪(走进双弘村广播室):双弘村的村民们,我是普溪镇党委书记孟青彪。从现在开始,我限令双弘村三组的所有村民在今天下午两点以前,全部搬迁到政府安排的安置房里。荆南区公安分局已经下令,推地、拆迁任务由武警部队负责完成。请村民们理解政府,遵守纪律,遵守秩序,不要煽动闹事,不要阻挡武警。任何阻挡的人,将视为扰乱秩序,我们发现一个就会抓捕一个。我们将依法给予所有村民以合理的补偿,请村民们相信政府,不要受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挑唆。我以镇党委书记的名义担保,村民们的补偿、安置等要求,我们都会一一妥善解决。

(整个村动起来了。人们纷纷问:“武警在哪里?”人群陆陆续续涌向武警。员警拿着喇叭喊话:“请大家赶快回去搬东西!政府提供车辆!”有老人哭着对武警喊:“你们不要相信他们!不要相信他们!”)

任子鹏(爬向一处高坡,站着):武警兄弟们,你们想一想,你们是为谁当兵?你们也有父母,也有兄弟姐妹,你们是老百姓的子弟兵,不要给那些腐败分子当枪使。我是双弘村的村民,我了解政府想干什么,他们想强行推地,用你们这些拿着枪的人对准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你们忍得下心吗?

孟青彪:任子鹏!你乱叫什么?把他铐走!

(几名员警冲向任子鹏,任子鹏激烈挣扎)

任子鹏:姓孟的,双弘村所有的村民都不会放过你,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我要跟你斗争到底!

孟青彪:疯子!都是他妈的疯子!刁民!暴民!铐走!

(武警庄严挺立,面无表情。员警和混混走向各家各户,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村民迅速回到各自家中,不得已只有配合)

一个老太太(坐在地上哭着):苍天啊!日本鬼子进村了!这是什么世道啊!要逼死人啦!

(整个双弘村一片混乱,哭声、喊声、骂声混成一片)

陈菊蓉(把菜刀架在脖子上):你们如果敢进来,我就死给你们看!

(混混不敢动)

员警(拿出对讲机喊话):邹所长,多带几个人过来,章群力的老婆要寻死。

邹思坤(对讲机里的声音):那就让她死!这种泼妇,死了活该!

(员警走过去夺刀,陈菊蓉后退几步,撞在板凳上,跌倒,菜刀在脖子上深深地割了一刀。员警赶紧把人送出门外,人群侧目)

村民甲:员警杀人了!员警杀人了!打死狗日的!

(几个村民提起扁担,冲向未挤上车的员警。将员警打翻在地,猛砍员警的头部。那员警未来得及反抗,就被打晕了,大脑流血。几个混混当没看见,躲闪开,又走向另一家)

村民乙:我认得这个人,这是史维洋,派出所的。

(倒在地上的史维洋,他的对讲机传出邹思坤的声音:“史维洋!史维洋!”村民把对讲机拿在手里,狠狠砸在地上,摔烂)

邹思坤:快!史维洋出事了。你们几个,跟我来。

(武警挺立不动)

邹思坤:没听见啊?我叫你们几个跟我来!

(武警仍然挺立不动。孟青彪看在眼里,极其无奈)

孟青彪(拨魏邦华办公室电话):魏局长,你到底来不来?村民杀员警了。你的部队是什么材料构成的?我们调不动!

魏邦华:把电话交给队长。

孟青彪:谁是队长?魏局长有话。

中年武警(站出队伍):请首长指示!

魏邦华:遵守部队纪律,任何人不要擅离职守,下午两点执行任务。
中年武警:是!

孟青彪:魏局长说什么?你哑巴了?我问你他跟你说了什么?

中年武警(面向武警):立正!向右转!齐步走!

(武警走向公路边,全部原地休息。一切车辆,开往在公路边停下)

孟青彪(自言自语):魏邦华,这个狗日的叛徒!

7.Time:08:29。荆西区地下赌场。

(范宁臣带着冯雪刚,冲进冯雪璐的办公室,窦明婕被吓到。冯雪刚示意:“你出去!”窦明婕离开。冯雪璐看见范宁臣,突然眼睛一亮)

冯雪璐:老公!

范宁臣: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是嫌中国的法西斯还不够吗?为什么要突然袭击双弘村?你就那么爱钱吗?

冯雪璐:我们不要一见面就吵,好不好?那块地是我要做大型超市和楼盘用的,我们不要,别人一样会要。我们不派人,政府照样会派人。现在不推,以后终究还是要推的。

范宁臣:你大概忘了,只要利润超过成本的两倍,这个世界就会爆发战争。你想死在哪里?

冯雪璐:范宁臣!我好言好语跟你讲,你根本就不听。你自己也是商人,说这些话你不觉得害臊吗?你的钱从哪里来的?

范宁臣:我做的是啤酒,是香烟,是矿泉水,是衣服,是电子,是汽车配件,我不像你,叫人赌,叫人嫖。

冯雪璐:你太过分了!你居然当着我弟弟的面这样说我。当初,是谁供你留学?是谁让你走到今天?忘啦?我是你的什么人?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出气筒。我做大型超市,又侵犯了你什么?

范宁臣:你在侵犯你自己!你不顾及底层的怒火,你在走向犯罪!请你立刻把雷松战他们叫回来,立刻!

冯雪璐:你以为雷松战听你的话吗?你以为政府因为你的仁慈,就能答应双弘村村民的要求吗?你以为中国的商人都只能像你这样,社会才能进步吗?你到底睡醒没有?这就是中国的市场!

范宁臣:去XX的市场!你这叫强盗,这叫侵略。你把政府当什么?你就是它的尿壶啊,用你的时候拿出来尿尿,不用你的时候把你扔在床底下。这也叫市场?这是八国联军瓜分中国。

冯雪璐:不要拿你那些大道理来压我!最起码,你不能辜负我和我母亲。

范宁臣:你也不要把我的过去当成是你家族的功劳!你要搞清楚,我不是你这种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我是实业救国的人。我们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冯雪璐:哼!实业救国,你救谁了?鸿兴公司拿了多少钱出来?可是又有多少钱给了村民?你养肥了那些贪官,而那些贪官还要不断把你吃下去,你不也是这些罪恶的帮凶吗?如果你真的要救国,那你干脆直接跟村民谈啊,不要顾及什么法律,直接出高价把土地买了,塞一大堆钱给村民。你敢吗?

冯雪刚:姐,算了,不要吵了。

冯雪璐:屁话!你自己的主见呢?

冯雪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范宁臣:你出的是多少钱一亩?

冯雪璐:60万/亩,50亩。

范宁臣:把价压下来,50万/亩。你如果压不下来,我去找柳月玲。你拿出500万来,安抚双弘村三组的村民。

冯雪璐:别忘了,我是买那块地的独立法人,你不是。凭什么让我来做这种事?我既要当李嘉城,又要当胡锦涛啊?你的鸿丰公司为什么不招双弘村的人?他们不懂技术可以学啊。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的人是你。

范宁臣: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文革就是这样的,总有一天他们会造我的反。

冯雪璐:原来你也害怕嘛!那你凭什么要充好人呢?范宁臣,我突然觉得你这个人好矛盾,好反常,一边正义凛然地谴责中国的法西斯,一边又不敢正视民愤问题。

范宁臣:我不是神,我只是人。

冯雪璐:我也是啊!所以我们就扯平了嘛。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不干涉我,我也不干涉你,我有我的方式,你有你的方式。如果你觉得没有安全感,你也可以投靠政府,投靠黑道。

范宁臣:我投靠民间!

冯雪璐:哈哈,真是天方夜谭!没有枪,没有权,没有钱,一盘散沙,你能依靠谁?你想当河北的孙大午吗?再说了,你这也叫投靠民间吗?除非中国废除一党专政,否则你只能向共产党低头,你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面对现实吧,你这个幼稚、偏执、自负的人。

范宁臣:总有一天,这个世道是会改变的。

冯雪璐:可是枪、权、钱永远都在你头顶上压着你,你翻不了身。

(范宁臣接到李亚岚电话)

李亚岚:范总,公司油库爆炸了!

8.Time:08:54。鸿兴公司油库。
(整个油库上空浓烟滚滚,空气中也有着浓重的汽油味。火势凶猛,油库已经成了火葬场,几个人被燃烧的汽油当场火化,且没有骨头可捞。范宁臣坐上车,拨打李亚岚电话)

范宁臣:有几吨汽油?

李亚岚:6.5吨。

范宁臣:来人了吗?

李亚岚:我们公司灭不住,消防车还在路上。

范宁臣:谁干的?

李亚岚:还不清楚。现在只知道死了8个人,被烧伤了22个人,都已经送上了车。

范宁臣:都是公司的人吗?

李亚岚:无法辨认。

范宁臣:报应来得这么快!

李亚岚:范总,武警部队来了。

范宁臣:他们本来就在那里。

(整个普溪镇都慌了,大火腾空而起,离鸿兴公司较近的人赶紧撤离。正在双弘村强制动员搬迁的员警纷纷跑出双弘村,将看热闹的人一一推开。混混们赶紧离开,希望避开记者的镜头。代镇长余海宽看着大火,直抹眼泪,满脸无奈)

孟青彪:完了!完了!我完了!(打电话给魏邦华)魏局长,鸿兴公司起大火了,油库爆炸了!

魏邦华:我知道。

孟青彪:是鸿兴公司的油库爆炸了!

魏邦华:部队不是去灭火了吗?这种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孟青彪:这一下我这个镇委书记肯定是当不长了,要问责下课的。

魏邦华:这又不是我的事情,我能帮什么忙?

孟青彪:我要是丢了官,你也跑不掉。

魏邦华:跟我有什么相干?出状况了,我派人灭火,我是功臣,你不是。

孟青彪:这都是他妈谁干的?太损了。

魏邦华:万一是意外呢?

(大火被逐渐灭小,消防车赶到时,火势已等同于一栋普通楼房起火的小规模火灾。人们纷纷谴责消防队来得太迟。双弘村三组的人一一走向火灾现场围观,每个人都在想:“今天,到底还要不要推地、拆迁?”唯一的侥幸心理,因这突然的火灾,变得重要起来)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武警已经全副武装,真枪实弹,原地待命。雷松战则更如荆宁市的另一种武警统帅,他已迅速召集80人左右,统一穿上迷彩服,只是未来得及戴上武警的军帽,扎马尾的、光头的、染黄发的、染蓝发的、染红发的、烫爆炸式的……各式各样的发型充斥其中。
  • 做好你自己,保存自己的良知,就是偿还罪恶。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好树就结好果子,唯独坏树只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子。
  • 这样的夜晚,正如网路诗人东海一枭所写的《五千年的夜》:“五千年的愤,五千年的悲,五千年的夜啊苍茫凄厉,五千年的大梦何时醒来?五千年的铁黑何时启明?”它是那样的黑暗,那样的黑不见底。
  • 这是各国媒体驻中国的办事处,主要在北京和上海。我已经说过,双弘村的事绝不仅仅是双弘村的事,而是整个中国的事情。我想冒个险,跟这些媒体联系。
  • 当秦建勋带着满腔热血却遭遇凉水洒泼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出离愤怒到忘却自己的某种使命。这大概基于他的某些亲身体验、悲情历程,以及仅有的底线。
  • 双弘村征地案的反响程度,超出你我的想像,你能逃避这种社会压力和呐喊呼求吗?
  • 感谢《关爱心灵》,她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温情,那么多人无私的爱心和关怀。身为一名人民教师,我希望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重新走入教室,为学生上好每一堂英语课。大家的关爱,让我坚强。
  • 我们互助会在第一时间代理了双弘村的征地案,但是遭遇极大的阻力,这些阻力包括暴力。今天我们来,是为两件事:第一件事,双弘村有权对征地的甲方,也就是普溪镇政府提起诉讼,要求重新依法补偿和解决安置等问题,…
  • 原来,丧失土地之后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农民,竟可以有如此狂热的政治激情。荆宁市的上下政界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连法律也无力去解决当中的根源。这不是一篇论文、报导就能解释和呈现得过去的。
  • 张凯森的目光透著帅气与坚毅,迈出监狱大门。张天焕与范宁臣站在车旁,两人看着身体有些单薄的张凯森。张凯森已经流不出泪,与父亲张天焕深深拥抱,以鼓励的眼光相对父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