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十二集(下)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字号】    
   标签: tags:

7.Time:10:47。荆宁市政府招待所。

省组织部官员:你要继续保持沉默吗?

钱瑞青:我对秦市长真的是一无所知,很抱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应该坐在这里?

省组织部官员:有人反映,秦市长有反党思想,你觉得呢?

钱瑞青:什么叫反党思想?

省组织部官员:你觉得什么是反党思想?

钱瑞青:顾名思义,反对共产党的思想。

省组织部官员:不,那叫反共思想。我们问的是,什么是反党思想?

钱瑞青:思想如何准确定义呢?我不懂。也许网路上有千百个解释。

省组织部官员:你对你的上司裴敏琳是何评价?

钱瑞青:裴书记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优秀领导。

省组织部官员:你平时就没有发现她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吗?

钱瑞青:什么叫不对劲?

省组织部官员:比如说,收别人的钱,别人求她的情,或者自己在生活作风方面……

钱瑞青:有罪推定不是一种文明的调查方式。

省组织部官员:你对谢荣山、龚汉祥的案件移交检察院,有没有意见?

钱瑞青:我们还在内部调查之中,需要继续调查。

省组织部官员:这是省里面的意思。

钱瑞青:我需要看到省委或者省纪委的正式档才相信。

省组织部官员:你对我们不信任吗?

钱瑞青:这是尊重程式,程式正义是必须的。

省组织部官员:你有升为荆宁市纪委书记的打算吗?

钱瑞青:这种事恐怕再如何打算也没有用。因为党内官员的升迁,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是要面临各种考核的。

省组织部官员:你一个月有多少收入?

钱瑞青:你们可以查我的银行账户。还有什么要问?

省组织部官员:你很急吗?

钱瑞青:那你们接着问。

省组织部官员:好吧,你可以走了。

8.Time:10:56。荆宁市人民医院。

(医院的太平间里躺着八具尸体。整个医院,床位爆满,来自普溪镇的烧伤者,以及派出所员警史维洋,双弘村村民陈菊蓉都躺在这个医院里。烧伤者及员警史维洋被首先安置,陈菊蓉轮到最后仍然只能躺在医院的过道上,血被止住,人已昏迷,但无人理会。外伤科的张凯森终于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柯幸瑶满脸微笑地看着他)

张凯森:你一直在这里吗?

柯幸瑶:对,我一直在这里。我想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是……

张凯森:外面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吵?

柯幸瑶:好像是哪里发生了火灾。

张凯森:我想起来看看。

柯幸瑶:你不能起来,你刚刚动了手术,昏迷了这么久。想吃东西吗?

张凯森:我要起来看看,把我扶起来。

柯幸瑶:我帮你去问好了。

(柯幸瑶走出病房,问一个医生)

柯幸瑶:这是怎么回事?

(那医生不理她。柯幸瑶走向过道里躺在推车上昏迷的陈菊蓉。几个村民四处寻找医生,可是没一个医生理会他们)

一位村民:你们这是什么医院?我们也是人啊,躺在那里等死吗?

医生:要闹出去闹!医院已经满了,根本就没有人手,你们就不要再添乱了。我们现在要处理的是火灾伤患,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不要妨碍我们的紧急抢救。

(柯幸瑶走过去)

柯幸瑶:医生,这个病人是怎么回事?

医生:你是谁?

柯幸瑶:我是市委书记的女儿。

医生:那我还是省委书记的女婿呢。别扯蛋了,赶紧送到别的医院去吧。

柯幸瑶:我真的是市委书记的女儿,我叫柯幸瑶。请你们赶紧找人,安置这个病人。

医生:就算是市委书记的女儿,也不能搞特殊啊。对不起,我很忙,没工夫陪你们。

柯幸瑶(打电话给柯远生):爸爸,我在人民医院。这里病人太多了,我有个朋友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医生都不理事。你能不能给院长打个电话,安排一下?(小声问村民)她叫什么?

一位村民:陈菊蓉。

柯幸瑶:她叫陈菊蓉,现在躺在外伤科的过道里。

柯远生:好。

(约30秒后,院长亲自跑来,叫几名护士将陈菊蓉拉走。院长笑容可掬地走向柯幸瑶)

院长:柯小姐,非常抱歉,让你生气了。我们一定想办法,将你的这位朋友以最好的技术医治好。请你一定放心,请柯书记放心。

9.Time:11:14。荆西区公安分局。

(汤万隆走进公安局,往局长办公室走去。一名员警与他擦肩而过)

员警:你找谁呀?

(汤万隆不理他,直接向局长办公室走去。员警追上去,拦住汤万隆)

员警:我问你,你找谁?

汤万隆:樊忠伟。

员警:你有什么事?

汤万隆:你是不是担心我刺杀你们局长啊?我既然要找他,当然有我自己的事,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员警:你是谁?做什么的?

汤万隆:你又是谁?你的证件呢?

(樊忠伟从厕所出来,看到这一幕)

樊忠伟:汤先生!到我办公室坐。

(汤万隆气冲冲地走向局长办公室)

汤万隆:你们的网警也实在太不地道了,连功能变数名称都封杀。我现在要求,立即解封《助网》。

樊忠伟:不行。

汤万隆:为什么?

樊忠伟:你说是为什么?

汤万隆:我要听你的解释。

樊忠伟: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因为命令根本就不是我发的,你找错人了。汤先生,你说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不愁吃,不愁穿,你跟着一群幼稚的年轻人起什么哄?

汤万隆:我问你,荆宁的圈地运动是不是涉及百姓的利益?鸿兴公司的火灾是不是公共事件?林祥毅的失踪是不是事关农民工的人心?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捂得住的吗?《助网》是什么影响力,你清楚,如果我提起诉讼,无论是公安部、公安厅还是公安局,我都会告下去。

樊忠伟:《世纪沙龙》和《一塌糊涂》不也关了吗?怎么不起诉?

汤万隆:可是《公民维权网》起诉过。《助网》的封杀,现在已经引起线民一片抗议。你真应该到网上去看看,我们荆宁市现在究竟成了什么样子?请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让《助网》重新开放?

樊忠伟:我无法给你回答。

汤万隆:那好,我现在跟你这个区公安局长当面申请游行示威,我要抗议《助网》遭到封杀,抗议荆宁当局隐瞒新闻真相。

樊忠伟:汤先生,不要闹了。你们这样做,对荆宁市人民有什么好处?

汤万隆:好与不好,你没有资格评定。如果《助网》在今天下午六点以前得不到解封,那么我将立即宣导网路签名运动,直接递交签名信给公安部长。具体怎么做,你看着办。这是我的《游行示威申请书》。我的话说完了,告辞!

樊忠伟:汤先生,你要理解我的难处。谁都希望社会进步,可是谁都希望社会稳定,没有稳定,哪来你们说的人权和自由?

汤万隆:我对你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简直是失望透顶。共产党怎么允许你这种低级水准的人来维护荆西区的公共安全?我实在是很诧异,很诧异啊!

(汤万隆推开椅子,快步离开局长办公室)

10.Time:11:32。荆宁市人民医院。

(柯幸瑶走到张凯森的病床前,还没说上话,一位女村民走了进来)

村民:小妹妹,你爸爸真的是市委书记?

柯幸瑶:对。

(村民“扑嗵”一声跪在柯幸瑶面前,流出了眼泪)

村民:我代表双弘村的所有村民,向你求情,请你求求你父亲,马上把武警部队拉走,不要这么狠心地把我们赶走。我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今后到哪里去生活?不做庄稼了,让我们干什么?求求你,求求你!

张凯森:这位大姐,你先起来。我问你,武警部队为什么要赶你们走?

村民(起身):政府给的钱实在太少了,员警抓人,警告我们不准上访。我们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结果今天早上连武警都过来了,拿着枪,说下午两点以后必须推平我们双弘村三组的土地,让我们立刻搬迁。有些人根本就不是员警,完全是地痞流氓,他们就像日本鬼子一样,想把我们统统都赶走。

张凯森(望向柯幸瑶):这个命令是你父亲下的吗?

柯幸瑶:我不知道。

张凯森:很不幸地告诉你,你父亲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我当年……

柯幸瑶: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非常对不起。其实,我就是……

张凯森:你有MP4或者MP3吗?我要采访这个村民,把他说的都录下来。

柯幸瑶:我有录音笔。

张凯森:借给我用用。(望着村民)来,你坐床边,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是什么就说什么。
村民:你是干什么的?

张凯森:我是一名作家,我叫张凯森。我可以把你说的都写出来,然后在网路或者报刊上发表,让全社会都知道你们的事情。

村民:那就是记者啦?

张凯森:有一定差别,不过都可以反映真相,差不多。你们这个事情必须让公众知情,单靠你们自己的努力,恐怕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村民:张记者,哦不,张作家,如果你能帮我们,我们以后一定不会忘记你的。你写这个东西,要收费吗?我们可以凑钱给你。

张凯森:我一分钱都不收,你放心。

村民:我没什么文化,不太会说话。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千万不要写我的名字,如果让政府的人知道,他们一定会抓我判刑的。

张凯森:可以,你说吧。

村民:这样,我把他们几个都叫过来,他们比我知道得还多。

张凯森:好的。

(不一会儿,约五个村民赶到,张凯森按下录音笔)

11.Time:12:08。普溪镇某宾馆。

孟青彪:柳总,救我,你一定要救我。

柳月玲:如果现在我就把你推出去,外面那些记者的口水肯定会淹死你。你说你们这个镇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容易出事?

孟青彪:事故调查组都下来了,你就不要再吓我了。我肯定是丢官了。

柳月玲:这我不管!钱,我已经打到你母亲的账户上了,你不要跟我耍小聪明。今天无论如何,我要看到那块地。就算是通宵推地,也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

孟青彪:可是我根本抽不开身。那些记者还在外面采访啊。

柳月玲:你放心,宣传部门我早就打了招呼,只报导火灾,不报导双弘村推地,这也叫转移视线嘛。给魏邦华钱了吗?

孟青彪:给了。200万。

柳月玲:他配合你吗?

孟青彪:他们根本就没动。说是下午两点,结果他们真就宁愿干坐着,全是我们自己的事。

柳月玲:他比你聪明。武警再怎么说,也是公安与军队的双编制,一半地方,一半国家,这可不是你那些下三滥的员警。你要好好安顿武警,这样事情才可能办得成。事故调查组的人都是我们的人。市公安局长也在这里,他不敢不听调查组组长聂建成的话。你要好好表现,大不了推了土地,你自己再出点血,就算是下课,也保个平安嘛。巨森公司照样用得着你,你不会被抛弃的。

孟青彪:有柳总这句话,我孟青彪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柳月玲:你去吧,我等你的结果。

12.Time:12:15。普溪镇政府门前。

(省电视台、市电视台、省广播电台、市广播电台四家媒体记者,加之《荆宁日报》、《荆宁早报》、《荆宁晚报》、《荆宁资讯报》和《荆宁时报》的记者,都围在一头冷汗的孟青彪面前)

记者甲:孟书记,火灾是怎么发生的?

孟青彪:事故还在调查之中,具体情况要等调查出来以后才能说清楚。

记者乙:这次事故的具体死伤人数是怎样的?

孟青彪:我还不知道。听说是死了8个,伤了22个。

傅敬源:听起来,好像你连最基本的事件轮廓都不清楚。

孟青彪:那你想问什么呢?

傅敬源:我想问,为什么你对死伤的惨状没有半点悲伤,反而显得很恐惧的样子,你的一头冷汗已经冒出来了,这是为什么?

孟青彪:傅敬源,你不要在普溪镇添乱。

傅敬源:鸿兴公司外面的军用挖掘机、推土机是怎么回事?

孟青彪:那是军事救灾。

傅敬源:可是武警告诉我们,他们在今天早上六点就已经从部队出发了。难道他们可以预测到鸿兴公司会发生火灾吗?

(记者们一阵哄笑)

孟青彪:这是机密,是不能曝光的。

傅敬源:双弘村的村民向我们反映,今天早上,员警和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在各家各户……

孟青彪:你不要说了!请你们让路。

记者丙:孟书记,你担心你会因为这次火灾事故,遭到党内撤职处分吗?

孟青彪:我服从组织安排。

记者丁:你们对鸿兴公司的安全和消防设施进行过仔细检查吗?

孟青彪:那是安监局的事情,我们是地方小政府,只能处理小事情。鸿兴公司是“省”字头企业,我们无权检查。

(记者们还要继续提问,孟青彪忍无可忍,大吼一声:“让开!”)

13.Time:12:23。油库爆炸现场。

聂建成:什么情况?说说。

陶如高:安监局的人已经检查过了,安全和消防设施都没有问题。我们调查的结果是,有一个焊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跑到油库附近来烧焊,结果油库就突然爆炸了。那个焊工已经找不到尸首了。死的人多是油库的管理人员和油库员工,有两个人是路过的,过来抢火,结果被爆炸的汽油烧死了。

聂建成:那个焊工是这个工地的吗?

陶如高:是,是个19岁的小伙子。这个工地,正在修员工宿舍,离油库是300米的距离。宿舍工地是荆宁市第一建筑公司承建的,总经理叫施鸿程。项目经理叫钟培钧,以前在鸿兴公司干过,已经被我们的刑警队抓到公安局了。

聂建成:在哪里抓的?

陶如高:人民医院。

聂建成:他也受伤了?

陶如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钟培钧有个尾指断了,说是恨自己打牌输了钱,自己把自己的手指切了。

聂建成:一定要查清楚钟培钧这个人的底细,看看是不是存在着报复鸿兴公司的动机?不能简单地当作监管失职的问题。我们的目的,是要挽回鸿兴公司的声誉。汪部长,这一点你务必向我保证做到,在宣传方面不能对鸿兴公司的社会名声有半点影响,所有市内新闻务必通过审查,一刻也不能放松。

汪立熹:可是网上已经传开了。

聂建成:对于散步谣言的人,公安局要依法处理,对于已经引起恶劣后果的,要依法进行刑事处罚。汪部长,这方面你要与跟市广播电视局、市新闻出版局、市资讯化办公室积极配合,统一步调,争取最低的负面效应,一定要积极体现荆宁市党和政府对灾情的高度重视和尽责尽力。

汪立熹:好,我这就去办。

聂建成:等等。

汪立熹:聂书记还有什么吩咐?

聂建成:对于秦建勋在这件事情上应当负有的不可推卸的责任,不可偏袒,一定要真实反映,敢于批判揭露。清楚了吗?

汪立熹:清楚了。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不是普通的一天。荆宁市的移动通信与中国联通,在这一天被相似的两条资讯堵塞著:“武警强推双弘村土地”、“鸿兴公司油库爆炸”。太多人都将这两条资讯互为因果地看待,只是各人的目的并不相同。
  • 孟青彪(走进双弘村广播室):双弘村的村民们,我是普溪镇党委书记孟青彪。从现在开始,我限令双弘村三组的所有村民在今天下午两点以前,全部搬迁到政府安排的安置房里。荆南区公安分局已经下令,推地、拆迁任务由武警部队负责完成。请村民们理解政府,遵守纪律,遵守秩序,不要煽动闹事,不要阻挡武警。任何阻挡的人,将视为扰乱秩序,我们发现一个就会抓捕一个。
  • 武警已经全副武装,真枪实弹,原地待命。雷松战则更如荆宁市的另一种武警统帅,他已迅速召集80人左右,统一穿上迷彩服,只是未来得及戴上武警的军帽,扎马尾的、光头的、染黄发的、染蓝发的、染红发的、烫爆炸式的……各式各样的发型充斥其中。
  • 做好你自己,保存自己的良知,就是偿还罪恶。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好树就结好果子,唯独坏树只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子。
  • 这样的夜晚,正如网路诗人东海一枭所写的《五千年的夜》:“五千年的愤,五千年的悲,五千年的夜啊苍茫凄厉,五千年的大梦何时醒来?五千年的铁黑何时启明?”它是那样的黑暗,那样的黑不见底。
  • 这是各国媒体驻中国的办事处,主要在北京和上海。我已经说过,双弘村的事绝不仅仅是双弘村的事,而是整个中国的事情。我想冒个险,跟这些媒体联系。
  • 当秦建勋带着满腔热血却遭遇凉水洒泼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出离愤怒到忘却自己的某种使命。这大概基于他的某些亲身体验、悲情历程,以及仅有的底线。
  • 双弘村征地案的反响程度,超出你我的想像,你能逃避这种社会压力和呐喊呼求吗?
  • 感谢《关爱心灵》,她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温情,那么多人无私的爱心和关怀。身为一名人民教师,我希望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重新走入教室,为学生上好每一堂英语课。大家的关爱,让我坚强。
  • 我们互助会在第一时间代理了双弘村的征地案,但是遭遇极大的阻力,这些阻力包括暴力。今天我们来,是为两件事:第一件事,双弘村有权对征地的甲方,也就是普溪镇政府提起诉讼,要求重新依法补偿和解决安置等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