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刮骨疗毒:愿效枚乘歌七发,敢教僭主汗淋漓〔上〕

刮骨疗毒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1日讯】向红妲己维持正会长胡僭越及其同人喊话:

之一:何人骑西虎?假威炎黄前。除害思周处,悔过可圣贤!

之二:何人屠蛟虎?人害化明珠。不作大功德,安得结善果?

注西虎:西来共产邪灵。其实邪灵已死,只剩一张豹皮。诗重风雅,故以“骑西虎”喻“耍豹皮”。

中共泰坦尼克号正在急剧下沉。当此危急存亡之秋,魔鬼集团内斗戏码也愈加诡谲,最富刺激性的一幕应数江氏死党上演的“剌胡”。“刺胡”阴影同样笼照着铁甲护卫、强颜独乐的阅兵现场,分明告诉世人:罐头盒中的耀武扬威,并未给急速下沉的共产泰坦尼克号增加一丝平安喜乐。

在天安门城楼上,“暗杀对像”与“刺杀主凶”共演携手“二人转”,堪称一大奇观。当然不是胡锦涛犯了迷糊,听任江泽民搔姿弄首。在胡看来,加冕、正名才是阅兵的重头戏;秀泰坦尼克之“沉稳”,显两代掌门之“和邪”,才是阅兵的主旋律。为此,不在乎一个人来疯趁势招摇。

阅兵者“阅”兵,旁观如笔者则“阅”阅兵者,这一“阅”果然“阅”出一点名堂:有人朝思暮想,与毛、邓、江同列邪共庙堂。读者诸君请注意,扬除了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三任掌门的四方阵,通过对毛、邓、江的确认、对胡的加冕,强调了邪灵的真爱,强调了毛、邓、江、胡一体,强调了邪共窃国后四大掌门人的一脉相承。正是以这种形象暗示的方式,胡锦涛如愿以偿地实现了跻身邪共祖庙的愿望。

一 揭皮剖心为底事?讽歌一曲劝执迷。

但是,在末法末劫最后阶段,逆天行事而企盼梦圆,无异是缘木求鱼。始料不及的是与政治僵尸攀亲认祖,转瞬间化作与反人类罪犯比肩而立的历史定格。

“十一”风光才过去个把月,西班牙国家法庭起诉中共前领导人等五个迫害元凶的消息,如惊雷闪电划破华夏铁幕漫漫夜空,如倚天宝剑刺穿数省“护城”铁壁联防,直插邪党心脏。好一似天降神兵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好一似百万军中取敌酋首级如探囊取物,以霍祛病轻骑劲旅横扫匈奴、封狼居胥山、收祭天金人喻之,未为过也!阿根廷国家法院的法官则更加简捷了当:既然反人类罪铁案如山,何必传票、庭辩?一纸国际逮捕令足矣!果不其然,从天涯小国飘然而至几张纸头,潇洒得令“天大的笑话”立马变成了“天”底下的“大”笑话!

曾记否?联合国人权委员也曾经隔靴搔痒,无数次尝试谴责中共。结果如何呢?忙活得青丝育孕,白头难产。只惹得大邪魔窃窃私笑:“本邪魔天生一个反人类,人类又能奈我何?”人类真的奈何不得中共吗?这一次,西班牙、阿根廷的法官为世人树立了一个榜样:只要正气足不信邪,大邪魔还不够人的一个小姆指捻的!按照人类授权的“国际人权法”以及“普遍管辖原则”,以人类正义的无上权威,判它一个反人类罪就齐了!相信不要很久,世人尤其是国人终将看清:中共什么也不是,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邪恶大本营,一个反人类罪犯集中营。如果说,《九评共产党》是天日神佛对共产邪灵道义灭亡的庄严宣判;那么,西班牙、阿根廷国家法庭则是尊奉神的意旨,在法律层面上拉开人间审判中共的序幕!

挟伸张人类正义之烈焰狂飙,必也催迫那个朝思暮想排座次、声声“敬爱”反人类的第四代掌门,在午夜梦回之际,在天人交战之中,在生死抉择之间,将良知唤回。不过,现在就期盼他福至心灵,回归正义,逮捕元凶,献俘神阙,恐怕还欠火候。不信,请看他的表演:

〔一〕抗拒人间正义:授权外交部发言人叫嚣判决反人类罪犯“影响国家关系”。

〔二〕死保邪共制度:指令戴秉国悍然亮出党国“核心利益”的底牌。看来,有人吃了秤砣铁了心肝:只要保得中共不垮台,从良心到国土,什么都可以卖!

〔三〕以中华世纪为号召,以主宰世界为目标,不惜打一场核大战,不惜二到三分之一地球人“被死亡”的代价“解放”全人类。下决心将中共反人类的宗旨贯彻到中共完蛋之日。

事实证明: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果然真有那么几个冥顽不灵的共产铁杆、肆无顾忌的末代狂人,正以破釜沈舟宣示理念的方式挑战天地良心,强横表达他的底线心声:维护行将就木的邪恶共产制度,不惜身败名裂,不怕作人间大恶。从另一个角度看,此一类良知丧失、道义无存的真人实事,也为我们提供了末法时期“恶魔乱世、无神乱心”的极端例证,提供了法轮大法弟子忍辱负重、末劫救人的真实背景与充足理由。

二千零七年元旦,有大音回响。法轮大法创始人在《谢谢众生问候》一文中指出:“众生啊!你们几千年来希望的、等待的和你们担心的都来了,而且正在发生著,从中人人都在自觉不自觉的选择自己的末来。”“真心希望世人都明真相、认清历史定给人类最大的恶魔、邪党对中国人对全世界的毒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走出这历史上众生最大的‘劫’。”他的开示标志着天灭中共的脚步正轰轰然向人间逼近。

其实,末法时期发生的众多事件,包括亡党石裂、优昙花开,都是慈悲的神佛谆谆告诫人类的天象映证。甚至连电影《2012》风行世界,亦非偶然。虽然,编导尚不能悟到:道德堕落才是人类劫难祸起的真正原由,而道德回归方是人类走出劫难的唯一途径。尽管如此,影片确确实实向临深渊而不觉的世人敲向了警钟,释放出“大劫将临”的重大信息。

是时候了,该给这一族沉痾病笃、名医束手的冥顽者开开小灶了!不然,吾恐大劫骤临,迅雷不及掩耳;玉石俱焚,难解普救之忧。更何况,越是冥顽执迷,越是彰显末世救人的慈悲情怀。俗话说:“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大法弟子永不言放弃!

本文愿效枚乘“七发”故事,论天下之精微,理古今之是非。杏林奇葩,可戒精神之毒;大言稀声,可疗情志之疾。共产铁杆、末代狂人,仔细听了:“皓齿蛾眉,命曰伐性之斧”,红朝妲己是也;“甘脆肥醲,命曰腐肠之药”,共产私吞是也!揭皮剖心,讽歌劝善,冀其大汗淋漓,霍然病已!正是:

愿效枚乘歌七发,敢教僭主汗淋漓。揭皮剖心为底事?讽歌一曲劝执迷。

二 一派红朝垮塌景,风雨兼程正逼近!

曾记否?江贼带着不能指定继任人的缺憾,于仓促下台之际,挟十三年经营鬼域之剩恶余威,在魔鬼庙堂上下遍植死党,掌控党〔曾〕、政〔黄〕、军〔曹、郭、梁〕、人大〔吴〕、政协〔贾〕、政法〔罗、周〕等一切要害部门以及地方重镇,拱卫中常委六比三甚至七比二之绝对压倒势态,全力围堵、监管胡温联盟,纵然做不到垂帘听政,也要力争左右政局。盖因江氏及其死党身被“八九”、“九九”两大血债,深心极其恐惧一旦时转势移胡温得势,脑袋成了人家手中的筹码,关键时刻借他的人头,将功赎罪以谢天下。

胡温联盟则凭借“全党服从中央”的邪党帮规、“人一走,茶就凉”的世态人情、以及年龄优势等软实力,采取“招安收编”、“偷袭老巢”、“温水煮蛤”等策略,倒也侥幸连连得手,致令死硬邪恶派一而鼓,再而衰,三而竭。江贼不得不以衰朽待罪之身寻找一切机会抛头露脸,隔三差五示形于它的残渣余孽,以求稳住阵脚。如果说,“老脸频露”是这个人老珠黄不值钱的过气政客的无奈之举;那么,“挺险刺胡”更是这只惶惶不可终日的待烹笼蛤绝望挣扎的真实写照。

不过“维护中共,江胡一体”的前提决定了“江氏败亡,胡温维完”的“亡”、“完”结局。区别在于:江氏一伙迫害一亿人的正信,罪恶滔天,咸鱼翻身的机会为零;胡温则不同,只要不肯为中共玩“维”,就不必陪中共玩“完”。

江胡相争,扶不起来的八旗子弟渔翁得利,醉生梦死的地方诸侯阳奉阴违,胡温虽然险胜,但中央权威不再,政令难出中南海。特别,《九评》洪传春花发,岩浆奔突烽烟起。网上传唱“草泥马”,上海怒斥“法西斯”。杨大侠挥刀屠鹰狗,邓烈女血溅洗浴楼。元老腹心捅匕首,郭母反戈伟儿囚。国门叫阵虎上将,工人绝地终还手。国骂声,惊天吼,三退共谱勇气歌。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好一派红朝垮塌景,风雨飘摇,日夜兼程,正逼近!

西班牙的刑事裁决与阿根廷的国际逮捕令令江贼一伙顿成瓮中之鳖,江胡斗达致一个转捩点。从今往后,胡温作为中共法人新代表实至名归,理所当然地对中共的历史与现行罪恶押上全部责任。敢问胡温:两位手中究竟攥着什么“金钢钻”,敢揽红朝垮塌的“瓷器活”?扬汤止沸,负薪救火?!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培训”灭火技巧,应对民变大潮?!构筑培训基地,作长“灭”久安计?!笑问胡温:

蛛丝悬命逞骁勇?螳螂挥斧挽巨澜?金钢钻,金钢钻,顽石补天诚笑谈!

据此,不难断言:

〔一〕胡温无才补天,胆识两缺,中兴无望,守成难期;

〔二〕在走投无路的情势下,充其量充当一个维持会的正副会长,在中共断气前为它延命冲喜,断气后秘不发丧。

三 弥天大谎化妖烟,欺世害人魔道穷。

问题在于:历史走到今天,维持之难难于上青天。若从广阔的历史视野审视这百年乱世冤缘,其理不辩自明:

近百年上下,
迷魂党以“美人绝色”号召天下,
说什么红妲己美艳无瑕!
籍著这个荒诞童话,一个大魔横行华夏。
李大钊舍命殉妖姝,孙中山揖盗失共和。
前仆后继皆枉死!抛洒热血腥后世!
生吞炎黄七千万!狼化神子计数难!
实可叹,
炎黄精神染重疾,羔羊恋狼何殷切!
堪可悲,
妖魅迷魂称疼爱,纵作冤鬼亦快哉?

直至《九评》从天降,红己现形大魔样:

想当年,
国人不识辨证思绝色,“思之不得”“辗转反侧”;
看今朝,
绝世谎言终露馅,惨烈教训成共识:
美人绝色原妖物,大公无私诈骗术!

然则,大公安在?又何方寻觅?答曰:追求生命美好须当圆融于佛法,走向纯善。正是这生命的纯善之私建构宇宙大公,又圆融著佛法。君不见,弃绝妖物拥抱宇宙真理的浩荡大潮正磅礡于这末法末劫的世界:

纯善之私构大公,佛法圆融众生则!

从某种意义上讲,《九评》乃是神下达的一份宣判书,宣判红妲己道义灭亡。自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起,宣判书传檄天下,红己法人遭逢一纸“最后通牒”,胡温不想接也难。其实,接与不接都是身不由己地接了!这就迫令胡温面临善恶两重天的生死抉择:或者为道义灭亡的红妲己辩护上诉,或者与她一刀两断。

但是,胡温选择“维持”:既不上诉,也不两断。问题在于:不堪《九评》一击的共产弥天大谎,早已化作妖烟一股,随风飘逝。胡温便纵有千种风情,万般能耐,决难重聚妖烟,再造魔天。一句话,欺世害人的共产邪灵魔道已穷,心劳日拙的维持会长难圆谎梦!

四 窃国器,耍流氓,人害胜过中山狼。

除非效法改恶迁善的周处,毅然一决除三害:灭中共,捉江贼,死旧我;果若如此,则入于“悔过圣贤”胡温依然有份。否则,骑恶虎,熬时辰,抗天命,只能落得:

“折腾”到死身名裂,千秋万代恶声传!

在传《九评》促三退的大潮中,我们呼唤周处除三害,对于中共体制内死心踏地甘殉红己的共产党徒极具针对性与现实意义,他们糜集在红妲己尸身之上为虎作胀,在华夏大地营造了一个悲惨魔鬼世界,劫贫济富,奸妻霸女,变异灵魂,无恶不作。他们身为人害、人祸而不敢直面,更不愿自承。在他们堕落深渊之前,我们有责任向他们,首先是向胡温,发出振聋发瞆的告诫:

〔一〕同改恶迁善前的周处一样,尔等非蛟非虎,胜于蛟虎,绝对是明白无误的人害人祸!

〔二〕除己恶己害,难于屠蛟屠虎,非大智慧不能猛省,非大决绝不能痛割。一朝猛省痛决,可以化明珠,可以入圣贤!

但是,胡温硬著头皮,黑下脸皮,“名不正,言不顺”地调情红己,绑架国人,垫背中共,成为红朝末世贪恋权势、自持有枪、不怕玩火的蠢物。而且愚蠢得近于疯狂,在大厦将倾之际,有持无恐地驱动鼠猢狲、耗子娘娘,在众目睽睽之下五鬼搬运忙。可见,胡温多维持一日红己恋,徒增何止百世罪衍!

二千零九年六月七日法轮功创始人在大纽约国际法会上一针见血地明示:既然中共邪灵已死,“那为什么它的政权还存在哪?就是一帮子流氓,想要欺压在人民头上的、想要那个手中权力,这帮道德极其低下的东西,在维护着那个权力。”

笔者相信:这一讲话必能帮助世人首先是大法弟子深刻理解:共产红朝至今垮而不塌的真正原因与症结所在,以及究竟何种利害驱使邪共庙堂之上一帮道德极其低下的东西甘作政治流氓,将“窃国器,耍流氓”演绎成末世亲民爱国大秀,从根本上看清他们的欺诈手段和屁帘功能,看清这种手段与功能的欺骗性与危害性。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不能深切理解这段讲话,就不可能真正把握末法末劫最后阶段的时代特点,并完满地完成讲真相、救众生的历史使命。刮骨疗毒,方显大爱;溺爱杀人,源于偏狭。论到讲真相,首先要识透真相,才能讲好真相。论到救众生,一定要像名医辩证所以必救之处;不然,养痈贻患,妄谈妙手回春。弄明白为什么我们宁愿将慈悲之心及于执迷不悟恋红己的胡,而拒赦二奸二假反人类的江;为什么我们宁愿借力江的烂鬼式邪恶丑,而又必须示众胡的迷魂式流氓秀。弄明白究竟是谁用反人类恶行诠释《九评》,反证中共不可救要;又是谁处心积虑制造幻觉,裹挟无明,“硬的更硬,软的更软”,在事实上成为天灭中共不可忽视之阻力。

事实上,《九评》问世以来的每一天,逆天行事的胡温不惜动用党国名器,大搞“非人政治”,除了欺骗、撒谎,就是窃国器、耍流氓,为遍布全国的黑店淫窟以及大小西门庆、高衙内看家护院,免费提供刀笔服务与鹰犬镇压。在瞒报汶川地震,坐视毒奶杀婴,制造汕尾、西藏、新疆血案,玩忽、听任H1N1禽流感夺命酿祸等等重大天灾人祸事件中,总有两个节制邪党中枢的维持会董的身影晃动,不是台前表演,就是幕后捣鬼;和谐不成,干脆提刀杀人!事实胜于雄辩:正是“这帮道德极其低下的东西”,对“改旗易帜”公开喊“不”,悍然决策共产制度核心利益高于一切,甚至以“迎中华世纪,打核子大战”为号召,寻求续命中共的鼓动力和红肿愤青的兴奋点,“在维护着那个权力”。

维持会维持到今天,为了解渴明知鸩酒也往肚里灌。最最不应该发生的事丢人现眼地发生了,一出笑掉天下大牙的“捉放捉”闹剧就这样粉墨登场了!在这场以窃国公器为道具的政治魔术表演中,务必要判手刃淫官的抗暴烈女有“罪”,一定要掩藏党徒秽行不被曝光。更有甚者,西、高杀人,胡温舔血,公然组织以毁尸灭迹为目标的军事行动,封疆大吏奉命挥军,只为争抢焚灭一具冤尸。谁说书生握兵缺乏军事想像力?仅“石首抢尸大捷”一战,足为人类军事史提供一个流氓无限荒唐至极的战例!

虽说“捉放捉”与“石首抢尸”只是地方性的局部事件,但是胡温全然不顾脸面快速包裹中共肢体远端恶疮,全然不计后果“挖”公信道义之“肉”,“补”西、高丑类道德沦丧之“疮”,未免行为乖张、举措疯狂,逞心术之小“智”,激民心之巨变,尽显胡温惶急无奈与愚不可及,以及心术卑下与道德堕落,同时也坐实了胡温与全国大小西门庆、高衙内同气连枝、风雨沉舟的真实。据此不难断言:

〔一〕中共政局危亡只在呼吸之间,实在已经到了“一疮之溃溃决全身,小伤口随时引发亡命证侯群”的临终时刻。

〔二〕事实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红妲己维持会”维持一天,必然是鲜廉寡耻、顶风作恶的一天,必然是绑架炎黄、强奸民意一天,也必然是日暮途穷、倒行逆施的一天。可见,一旦恋上红妲已,伐性命,腐肝肠,再好的人也会变成政治流氓,此乃共产红朝之铁律也!

〔三〕与红妲己维持冥婚的人下场一定十分悲惨,除了身败名裂、挂电线杆、遗臭万年,没有别的可能。说白了,硬著头皮维持下去,只能维持出一个个反人类罪犯来。

君不见:藏疆屠城日,多少兄弟血!反观红楼梦里那条中山狼,虽然得志便猖狂,折腾了一年多,才折腾的那个“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梁”。毋庸置疑,这样的人害人祸,远胜中山狼多多!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4-11 2: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