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43)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一九八零年春,山东的小宝已是三十岁的人了,他早已取名叫田思元。今天是星期日,田思元把儿子带在火车的餐厅里,收拾洗刷完餐具,他抚摸著自己的小宝,又想起冯爷爷来了。七零年结婚时,就想带妻子去看望他老人家,那还是“天翻地覆”时候,只得搁置下来。现在自己的小宝已经十岁,二十年了,还没有去看望他老人家,忘恩啊!负义啊!田思元深深地自责著。

火车快到平阳车站,田思元不由向刘家庄看去,只见庄东树起一块大石碑,他异常惊喜:那位伯母还健在,她没有失信,真的按冯爷爷的吩咐做了。他连忙请同事们为他代劳一下,他要下车去看看。

在平阳车站的小店里,他买了两刀烧纸,拉着小宝,来到石碑旁。只见石碑北面,一个大坑的轮廓,清晰可见。坑里已见不到人骨头,坑上面已盖上一层泥土。石碑约两米多高,上端一排横字:“六零年饿死亡魂纪念碑”,横字下面竖刻着密密麻麻的人名,共是八百七十四人。“哎呀!这许多人。学大寨时,共产党叫群众参观‘万人坑’,那是共产党玩的骗人把戏,表示他们对日本的痛恨,毛泽东内心却是感谢日本侵略中国,由于日军的入侵,消耗了国民党的力量,共产党才能夺取政权。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共时,曾表示向中国人民道歉,但毛泽东却情不自禁地说出是日本人帮助他夺取江山的感谢话来。彭德怀指挥百团大战时,取得抗日大捷,却遭到毛泽东的批评,说他消耗了积蓄打国民党的力量,为此彭德怀对毛泽东骂娘,后来被毛泽东迫害致死。中共至今也不要日本偿还损失,以表日本帮他夺取江山的谢意。但他们却自称是抗日英雄。如果按共产党爱把事实扩大千百倍的做法,把饿死八百多人的大坑,称作“千人坑”就成了千真万确的事实了。

田思元点燃了纸钱,和儿子跪下,向石碑上的亡魂磕头,他口中念道:“亡灵在上,你们的苦难,将唤醒活着的人们,觉悟起来,人们不会忘记你们,安息吧!”

田思元起身正准备去找那位婶婶,却见一位头发花白的妇人向他们走来。她见到田思元的儿子,惊奇地喊道:“小神仙!小神仙!果然是小神仙!神仙是不会老的,请小神仙受老妇一拜”说着就跪下磕头。
田思元连忙扶住妇人惊道:“不!不!他不是小神仙,是我儿子。”

“儿子?!胡说!你敢说神仙是你儿子,你该当何罪!”她愤怒地手指田思元喝道。

田思元上下打量这位妇人问道:“请问婶婶,您是不是刘家庄唯一的幸存者?”

“你怎么知道?”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六零年您在坑上,是我和冯爷爷拿窝窝头给你吃的。”

妇人看了看田思元惊道“哎呀!恩人,你们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啊!快请到我家坐。”
田思元随妇人进了她家。还是那个房子,却整齐、干净,有生气多了。又见一位五十多岁,面带笑容的大叔迎了上来。妇人向他作了介绍,大叔忙递烟拿茶,十分客气。一会儿老妇人摆满一桌酒菜,他们边喝酒,边叙述各自二十多年来的情况。

原来这位婶婶,自那次上了火车,找不到冯影勤和小宝,又转乘其他火车,也没有找到。她认为西方是极乐世界,神仙多在那里,何不向西找找看,她又找到新疆和苏联交界处的阿拉山口,也见不到他们的踪影。她无可奈何,只得回家。此时已是六二年春天,刘家庄的土地已被周围大队分了,干部要把她编入其他大队,不管哪个大小干部来向她指手划脚,她不反驳,也不理睬,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始终一言不发,如哑吧一般。干部们拿她没办法,只得由她一人在刘家庄自生自灭。她在家就近处,任意选了几亩地,安种庄稼。(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一时功劳显著,共产党正准备培养他先入党后提干时,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里饿死了五个人,全村饿死七十四个人,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等等共产党的累累罪刑。
  • 被魔鬼缠昏了头的人民,哪能一时醒悟过来。毛泽东死后,一时间全国各地,哭声恸天,如同没有毛泽东天就要塌下来,大祸就要临头一般,可见毛泽东“造神”的力量。
  • 冯影勤在茶壶山上又打开收音机:“这里是英国BBC广播电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号人物,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坠机身亡,死在温都尔汗。”冯影勤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
  • 刘少奇被打倒了,红卫兵对毛泽东来说,已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毛泽东又来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把城市没有上过一天课的中学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强行放到闭塞的农村去。
  • 约离冯影勤二十来米时,突然一声巨响,冯影勤被炸得粉碎,飞向天空,四散飘落下来。造反派们吓得爬在地上,不敢抬头。泥土落定,如乌龟般的人头,纷纷翘起了起来
  • 大抓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之风,席卷全国。上至国家主席,省、县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队,都成了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农村贫下中农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 不知是老天爷故意考验一下单干农民的能耐,还是农民的灾难还没有完,一连几个月,不下雨,旱得没有水下秧,只得改种旱粮。整地平土,种下黄豆、绿豆、芝麻、花生之类,更多是山芋。
  • 欧阳化成也想到回他老家欧阳村,但一想到那一阵,大队干部要改划他成富农成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千万不能回到那是非之地。他考虑冯士青不担心成分问题,便对他说:“你回去吧,爷爷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
  • 欧阳化成一家和冯士青,五九年秋后逃离家乡,来到江西南昌,却没有料到南昌是省会,为不影响市容,不让游民在市内。他们只得无目的地四处行乞,虽然难以讨到饭,却可以拿钱买到。
  • 石建峰有一肚子感谢话要说,又咽了下去了,他明知是冯影勤是叫自己不要说出来,也许这就叫天机不可泄露吧。他忙改口说:“冯老哥,虎子他们把生产队搞得这样好,你看下一步该怎么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