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47)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字号】    
   标签: tags:

满桌菜上齐,余波说:“今天我们两家并作一家,边喝边谈。首先为我们能够相逢干杯!”大家都一饮而尽“再为我们患难与共干杯!”又是一饮而尽。

冯士民开口道:“酒要喝,但不能过量,我们还是叙叙为主。”

吕翠云和欧阳春岚都附和说:“是是。”

余波说:“我首先向士民兄表示道歉,我没有完成任务你交给我的任务,没有把吕翠云找到好丈夫,反而留给自己,使她跟我受苦。”

冯士民笑道:“哪里,哪里,吕翠云和你成家我是巴求不得,也是我的本意,我感谢你还来不及。”他又对吕翠云说:“我俩谁好谁坏,吕翠云心里有数,你说对不对?”

吕翠云笑道:“你变得会说话了。当然啰,你以前那样呆头呆脑,当然比不上他了。我们逃出来,虽然受尽了苦,还是很幸福的,在那时也不知道什么叫苦了。”

“那倒也是,只要能脱离魔掌,就是甜,哪还有苦。”余波接过这话头,滔滔不绝叙说他们逃难经历:
一九五七年九月九日,余波受冯士民之约,在东山小河下游五里处的一棵大榆树下,头戴烂草帽,胡须齐胸,衣服破烂,手握菜铲,坐地乘凉,等候一个青年女子,这女子头扎双辫,身穿蓝色衣服,脚穿新布鞋,定有暗语。女子走到榆树下,见一老者闭目养神,与相约者无异,便开口说出暗语:大叔有波无浪。老者回道:大姐双口难辩。他俩对上暗语,都很高兴,齐声说道:“我们快走!”他们拣没有人常走的小道,快速行走,却不显得慌张,一直往公路走来,走了三四个小时到达公路,才放慢行走速度,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东来货车。此时的货车都是公车,只要给驾驶员钱,他是愿意带的。一会一辆东风货车驶来,他们招手,车子停了下来,他们上了驾驶室。到达肥东下车,在一僻静饭店,饱吃一餐,就向有山的方向走去,天黑了,就钻到路边牛棚旁的牛草堆里睡了一夜,天未亮,他们又往前走,走到一座小山下,见一个放牛的老者,问他北边的大山叫什么山,他说叫卧虎山,卧虎山北边叫凤凰山。山名虽好,却很阴森,如果进去,饿了再找不到吃,将无力返回,那真就被卧虎所吞。于是向老者请求买了几斤山芋带着,向深山走去。走了一段,没有了路径,只得顺着草浅处摸索前进,走到山前,看不到与山名有任何联系,可能从远处看像是一只卧虎。只是山坡不大,适合开荒种地,但离公路较近。他们绕过卧虎山,又来到凤凰山,只见山下有泉水流动,泉水上边有十几亩面积较平坦的地带,再上面就是悬崖绝壁的岩石,寸草不生。余波看罢甚喜,前有卧虎山挡道,后有绝壁屏障,陡峭挡风,上有阳光照射,这是藏龙卧虎的好所在。此时方感饥饿,清洗了两个山芋,二人坐靠陡壁吃了起来。余波边吃边说:“等我安定下来,把你找个好丈夫,我就安心了。为避免暴露身份,万一遇到人,你就称我二叔,我就叫你品云翠,你看如何?”

吕翠云说:“我现在毫无主见,一切听你安排。”

大概是饿了,余波大口大口啃山芋,嘴角上下波动,不想右上角的胡须拖挂下来,他毫不知觉。吕翠云好生奇怪,胡须怎么会成片拖下,她突然抓住一角,往下一扯,胡须竟然全扯下来,现出一个小白脸。余波忙用手盖住嘴巴,她又趁势掀掉他烂草帽,现出一头黑发。眼前的糟老头没有了,现出一个小青年。吕翠云惊怒道:“你是什么人!你和冯士民合伙来糊弄姑奶奶,你要不讲清楚,姑奶奶和你拼了!”

余波看已瞒不过去,只得低下头来,不由泪水涟涟说道:“请吕大姐息怒,实不是糊弄你,以防外界看破,故扮成一少一老,少生疑心。听我细说原委……”他把自己怎么被划成右派,生不如死,冯士民怎样救他,一五一十全说了。“如果认为我们欺骗了你,你就打我吧,狠狠地打,只要你能解掉恨,我心也安了。”

吕翠云听着听着也滴下泪来,举起的手慢慢地收了回去,原来同是落难人。冯士民虽是心中的白马王子,眼前的人一点也不次于冯士民,只有心痛他,哪有狠心打他,便道:“早知如此,我哪有怒发。我是杀人犯,你是大右派,都是逃难人,我们应该相扶相持才是,这也是天意。”

“你不怪我了,我以后一定报答你,只要保住这条小命,千方百计也要把你找个好丈夫。”

“还找什么呢,你就是找个玉人,我也不要了。我们就相依为命吧。”

“不,不,我受苦,不能要你跟我受苦。”

“什么叫苦呀,有吃有喝就幸福吗。我和冯士民倒是有吃有喝,也并不幸福。倒是患难之交才是真正的幸福。”吕翠云说着头就搭到余波肩上。(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冯士民说太好了,他们有说有笑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上,拐过一个山角,侧面突然有一女人说道:“小凤!只顾自己走,你怎么不把客人行李拿着。”
  • 一九八二年,清明时节,从远处回家祭祖的人络绎不绝。小东山顶上没有坟墓,却有一个老妇,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约十岁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树下磕头。此时又上来三个人
  • 树碑的机会终于来了,毛泽东死后,不久他的接班人华国锋下台,共产党开始清算文化大革命,为四类分子摘掉帽子,一时间中国没有了反革命。树碑不会定为“反革命”了。
  • 妇人看了看田思元惊道“哎呀!恩人,你们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啊!快请到我家坐。”
    田思元随妇人进了她家。还是那个房子,却整齐、干净,有生气多了。
  • 他一时功劳显著,共产党正准备培养他先入党后提干时,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里饿死了五个人,全村饿死七十四个人,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等等共产党的累累罪刑。
  • 被魔鬼缠昏了头的人民,哪能一时醒悟过来。毛泽东死后,一时间全国各地,哭声恸天,如同没有毛泽东天就要塌下来,大祸就要临头一般,可见毛泽东“造神”的力量。
  • 冯影勤在茶壶山上又打开收音机:“这里是英国BBC广播电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号人物,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坠机身亡,死在温都尔汗。”冯影勤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
  • 刘少奇被打倒了,红卫兵对毛泽东来说,已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毛泽东又来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把城市没有上过一天课的中学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强行放到闭塞的农村去。
  • 约离冯影勤二十来米时,突然一声巨响,冯影勤被炸得粉碎,飞向天空,四散飘落下来。造反派们吓得爬在地上,不敢抬头。泥土落定,如乌龟般的人头,纷纷翘起了起来
  • 大抓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之风,席卷全国。上至国家主席,省、县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队,都成了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农村贫下中农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