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48)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字号】    
   标签: tags:

余波无话可说了,两人背靠在岩石上,西下的阳光,把他俩晒的睡着了。夜深了,山凹里的阵阵凉风吹来,浑身感到凉意,又更紧地依偎在一起。他们醒来时,太阳已是老高,他们下到沟里,捧起水来洗洗脸,吃了剩下的山芋,走下山来,来到小集镇,买了两把锄头、铁锹、几把刀铲、斧头,又买了几十斤不用烧煮的吃食,到就近的牛棚,请求看牛人卖给他二十斤稻草。回到凤凰山下,把所买的东西放在悬崖下,悬崖就成了他们的家。白天开垦荒地,饿了上山找野生食物,晚上用稻草当被褥。从此在凤凰山下过起野人生活。

在凤凰山下,苦苦挣扎到一九五八年四月,把去年开的荒地,种上了黄豆,栽上山芋。他们把冯士民给的五百元作为生命支柱,不是万不得已,不轻易花一分钱。一天饿得实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镇买吃,却买不到了,个个饭店关门闭户,市场没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是怎么回事?余波向一个坐在木头上休息的中年人询问,他说现在是大炼钢铁时代,一切都要为它让路,吃饭不要钱,没有人进饭店,还要饭店干什么;老弱在生产队大跃进,青壮都来炼铁,不准有闲人,哪还谈交易。其实哪是什么跃进,炼铁,都是干部们在瞎吊哄。我们社员只要有饭吃,叫到哪就到哪。你看我扛这根木头去工地做风箱,只要二十分钟就能扛到,但现在不能到,一到,他们又叫我干其他活,不如在这里休息,等到吃饭时再扛去。我看你们年纪轻轻,不如主动去拣石头,在那里鬼混,到吃饭时吃饭。不然被他们抓去,编到班组,就由不得你了。”

余波惊道:“有这种事!多谢指教,不知吃饭在什么地方?”

“你们坐到我木头上歇歇,到时我们一块去吃饭,吃过饭我告诉你拣石头的地方。”

到了十一点多,余波和那男子抬了那根木头,来到炼钢场所,只见人山人海,团团围在数个大饭桶边,他俩没有饭碗,只见墙头上,窗台上有用过的饭碗,他们拿来洗了一下,盛了满满一碗饭,一连吃了三大碗。那中年男子指出拣石头的地方。这里没有监工,人们来去不息,好似有撒不完的尿,拉不完的屎。余波干了一会,向吕翠云噜噜嘴,示意她走。他们路过饭桶,见桶内还有剩饭,余波解下作腰带又作围巾的布带,包起饭来。被炊事员看见,问他包饭干什么,余波反应敏捷地说:“我向班长请假,回家讨衣服,离家有七十里,怕中途饿了搞不到吃。”

“你这个呆家伙,现在哪里搞不到吃,共产主义了,放开肚皮吃饱饭。你要不放心,你就拿去吧,省得我来清理。”

从此余波他们也过上共产主义生活,天天下山来混饭吃,还做了一个布口袋,专门装剩饭。有人问,就说家里有一头小猪。把带回来的饭,放在山石上晒干,以备后用。他们又看到经常有拖拉机运来满车木头、竹杆之类东西。驾驶员跑到工地,要人去收货,收货人卸下货,给驾驶员一张指挥部收条。余波凑上去看收条什么样子,心中暗喜。第二天,他们不去拣石头了,坐到公路边等拖拉机。咚!咚拖拉机来了,余波迎上去,拖拉机停了,余波问道:“你们是哪个公社的?”

“我是陈集公社的。”

“路北边要盖公棚,你随我来。”余波在前,拖拉机随后,一直带到拖拉机不能走了的山嘴处。余波和吕翠云卸下货来,给驾驶员一张收条。驾驶员接过收条,看过数字,下面竖有指挥部字样,放进衣袋,开着拖拉机走了。

余波和吕翠云把材料转移到山嘴东北处,搬运完了,他去工地吃饭,送到凤凰山的悬崖下,送了两趟,又到吃晚饭时间,吃过晚饭回来,扛起木头,回到悬崖下,他们已不感到苦了,第二天又是如此。用了五天时间,把所有的材料运到悬崖下,又用了五天时间,搭起了两间小屋。

肥东的炼钢基地,青阳山下,白天人山人海,山上炮声隆隆,夜晚火光冲天,喊口号声此起彼伏,好一派大跃起进景象。其实他们炼出的东西,既不是钢也不是铁,是一堆从社员家拿来的铁锅、门环与焦炭的混合物。余波穿梭在小高炉之间,竟看到一口三张大的小锅,没有被砸碎。他正需要这东西,趁那些睡在地上喊口号的社员不备,把它塞进怀里。从此他就在夜晚寻找对他有用的东西带回来。其他人也不在意,认为共产主义了,什么也没有用了。

大炼钢铁,使他们不饿肚子,帮他们建起了藏身小屋,又添置了炊具。“好景”不长,秋收后,稻子收割完,大米饭也不纯了,先是掺些豆类,后就掺山芋片,也还能吃饱。后来就按人头分配,再后来就饱一餐饿一顿,直至散伙。留下一堆堆铁屎,如荒坟一般。(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子走到榆树下,见一老者闭目养神,与相约者无异,便开口说出暗语:大叔有波无浪。老者回道:大姐双口难辩。他俩对上暗语,都很高兴,齐声说道:“我们快走!”
  • 冯士民说太好了,他们有说有笑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上,拐过一个山角,侧面突然有一女人说道:“小凤!只顾自己走,你怎么不把客人行李拿着。”
  • 一九八二年,清明时节,从远处回家祭祖的人络绎不绝。小东山顶上没有坟墓,却有一个老妇,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约十岁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树下磕头。此时又上来三个人
  • 树碑的机会终于来了,毛泽东死后,不久他的接班人华国锋下台,共产党开始清算文化大革命,为四类分子摘掉帽子,一时间中国没有了反革命。树碑不会定为“反革命”了。
  • 妇人看了看田思元惊道“哎呀!恩人,你们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啊!快请到我家坐。”
    田思元随妇人进了她家。还是那个房子,却整齐、干净,有生气多了。
  • 他一时功劳显著,共产党正准备培养他先入党后提干时,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里饿死了五个人,全村饿死七十四个人,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等等共产党的累累罪刑。
  • 被魔鬼缠昏了头的人民,哪能一时醒悟过来。毛泽东死后,一时间全国各地,哭声恸天,如同没有毛泽东天就要塌下来,大祸就要临头一般,可见毛泽东“造神”的力量。
  • 冯影勤在茶壶山上又打开收音机:“这里是英国BBC广播电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号人物,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坠机身亡,死在温都尔汗。”冯影勤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
  • 刘少奇被打倒了,红卫兵对毛泽东来说,已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毛泽东又来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把城市没有上过一天课的中学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强行放到闭塞的农村去。
  • 约离冯影勤二十来米时,突然一声巨响,冯影勤被炸得粉碎,飞向天空,四散飘落下来。造反派们吓得爬在地上,不敢抬头。泥土落定,如乌龟般的人头,纷纷翘起了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