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十八集(上)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字号】    
   标签: tags:

旁白:这是不平静的一夜。统战的统战,拘捕的拘捕,逃难的逃难,恐惧的恐惧,谴责的谴责,赞颂的赞颂……当然,如果你能克制自己,不去点击新闻,不去看电视,不去找视频,不去听电台,不去打电话,不去发电邮,这些都不存在。双弘村里的男人已经所剩无几,妇女们担心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公安机关还是在某个隐藏的寄宿点。公安局的警察们比平时辛劳十倍以上,有的吃着速食面,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面前是一批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来源复杂,涉及面广。若纯以个案的方式来处理倒是简单,但是一旦牵扯到群体,其难度就高了好几倍。荆宁市委宣传部几乎调集了所有的人马,商量著正式的答复文字,以避免任何人将个人的判断带入公众的资讯知情范围。其摆门面式的技巧低级得不值一驳,但所涉及的解答却是面面俱到,就像一连串的双簧表演。汪立熹带着统筹舆论全局的快感,安安稳稳地睡下了。有些人则是无法安睡的,譬如魏邦华和孟青彪,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夜是一次冒险,也是一次契机。

1.2009年5月23日。Time:21:36。双弘村村口。

(孟青彪和派出所所长邹思坤各自带着一群武警、警察,走入双弘村各家各户。与以往不同,这次几乎没有了抵抗,没有了冲突。老人、妇女们大都只是收拾了重要的财物、存折、单据。武警、警察们则酷似不动声色的搬家公司员工,将屋内的东西放入车中,又拉走,老人、妇女们也比较配合,上车。具体原因不言自明,具有反抗能力的男人完全在国家机器的掌握之中)

邹思坤(跨入某家):有人吗?

某妇女:我不搬。

邹思坤:识相点,这是政府紧急命令,为了避免黑恶势力冲击双弘村。我们收到消息,这次打砸抢烧行动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企业和政府只是次重点,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控制土地,搞颠覆活动。我们会运送你的所有财物、家俱、电器、衣服、餐具、粮食等,到安置房里面。

某妇女:我不信,你们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邹思坤(拿出一张照片):这是你老公,已经被拘捕了,他参加了打砸抢烧。如果你不希望他今后坐牢,就不要再抵抗政府命令,否则你老公在里面就要受罪。

某妇女:你们有什么凭证?

邹思坤(拿出一页《通告》,落款是“荆宁市荆南区公安分局”,还盖有印章):这就是凭证。

某妇女:你们这是想抢地!钱都还没给我们呢。

邹思坤(拿出一个邮政储蓄存折):这是政府为你们家开的存折,每一户都有一个。存折密码就是存折账号的后面六位元数,你们一旦搬出来,在这一周之内你们就会拿到2009年法定的全部土地补偿款、青苗补偿款、安置补助款和房屋补偿款,不是原来那个金额。你们要放心,现在省长、副省长都在荆宁,他们要直接过问双弘村的征地案。

某妇女:我还是信不过你们。

邹思坤:省里明确了今晚的现金补偿款,是总补偿款的50%,你们家今晚如果搬开,可以拿到38,381.5元。另外,明天早上,分局和派出所的警察要到安置房每家每户办理农转非手续,我们全部按照2009年最高一级的补偿标准给你们,是29,000元/人,这笔钱不在总额之中,完全是多出来的,明天早上就办。

某妇女:我要现在就办。

邹思坤:省里规定,必须“先搬后转”。再有,如果今晚搬迁了,不但可以马上拿到总补偿款的50%,而且牵涉到打砸抢烧犯罪行为的都可以免于刑事处罚,你老公就不用坐牢了。这么优厚的条件,你还有什么不满。签个字吧,签完字就拿钱。

(邹思坤拿出一份《自愿书》,妇女想一想,签了字,拿了38,381.5元和存折,乖乖地收拾东西,邹思坤面带笑容,格外客气)

2.Time:23:40。普溪镇某宾馆房间。

(魏邦华洗完澡,拿起手机拨打)

魏邦华:情况怎么样?

孟青彪:非常顺利。

魏邦华:这就叫人性化。能不动手的千万别动手,要多用脑子,多用嘴。挖掘机、推土机呢?有没有隐蔽起来?

孟青彪:没人知道。

魏邦华:要继续人性化下去。你们等会儿的任务,就是彻底清查双弘村三组还有没有人。现在要把能搬走的都搬走,万一遇到顽抗到底的,就抓到分局去控制起来。

孟青彪:本来以为在方翠琼家里会遇到问题,结果人都不见了,会不会又跑到哪里告状去了?现在唯一的障碍,就是董云升这一家,他母亲朱宁萍到医院去看董云高了,家里的董云升、董云斌两兄弟都在。下不下手?

魏邦华:再克制一下,尽量不要搞事。多给他们四五万,他们就不闹了。柳月玲来过了,你办完事,到我这里再拿点好处费。

孟青彪:万一董家还是不答应呢?

魏邦华:那就再多给两三万。大的问题都解决了,小的问题就不要怕破费。这事你甭去,让邹思坤搞定,他比你策略得多。推地的时候,动作轻点,你们派些人,帮帮那些农民。再派些人,把安置房围堵起来,谁也不让进,谁也不让出。策略点。

3.Time:23:51。双弘村三组董云升家。

董云升:把我当傻逼啊,我卖了多少力,才这点钱?

邹思坤:那你开条件。

董云斌:大哥,别信他,这帮人没谱。

邹思坤:董云斌,我们已经作出了最大的让步。毕竟你大哥是治安队长,过去跟我们的关系不错,我们也是看你大哥的面子。

董云升:甭来这套。我算个屁呀?钱当然是个好东西,什么都能买到。这样吧,我们全家四口人,以后也不想要什么农转非啊、土地费啊、房屋费啊,这些都不要。你们在想什么,我清楚得很。我们这四口人,你总共放30万在这儿,我们屁都不放一个。

邹思坤:你!你这简直是开玩笑!要不要我把董云斌带走?

董云升:扯蛋。云斌倒是想去抢他妈一票的,不过被我拉住了,没去。你那个什么狗屁《通告》,我随便弄,就能弄出一份来。别跟我装蒜,我们都是提着脑袋耍的人,谁也别跟谁过不去。钱又不是你的,事你又要办成。你要是跟我来硬的,我就跟你翘一翘,看到底是你牛逼还是我牛逼?

邹思坤:20万,一口价,撑破天了。

董云升:看来你对我的决心有怀疑。要不要我现在就跟荆宁互助会打个电话?

邹思坤:别,千万别!

董云升:那就丢下30万。你的那些烂点子,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你把人一赶,小钱一放,地和房一推,这地方就荒了。这任务,你再去领几个赏钱,要点领导的信任,再加上中间捞点油水,一石几鸟啊。

邹思坤:真是服了你了。30万就30万!

(邹思坤打开皮箱,拿出30万给董云升,董云升收下了)

董云升:还有一件事。

邹思坤:你这人怎么这么烦?

董云升:不是我的事。我们村的妇女主任郭树莲,你们给了多少钱?

邹思坤: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收好你的钱,赶紧搬。

董云升:我偏要问,那是我的梦中情人。郭树莲得了多少钱?

邹思坤:12万。

董云升:我X!你也太不懂事了吧?

邹思坤:已经够多了。看她是个村干部,给点面子。

董云升:不行,再给人家8万,不然我就不搬了。

邹思坤:我说你这是何苦呢?非要咱们撕破脸?她当妇女主任不过就是这几年的事,人又年轻,父母都没什么本事,我这已经够开恩的了。

董云升:听话!再给她8万。我董云升要娶的媳妇就是她。邹所长,8万块钱在你眼里算个屁啊,一通宵麻将少说也是10来万啊。你们玩得大,不就是给点牌钱吗?我听说你和孟青彪他们在荆宁大酒店开包间玩麻将,那酒店服务员光是抽点自摸税,一通宵就是1,000多块。

邹思坤:行,我再给她三万。你不要闹了。

董云升:那你把这三万给我,我亲自送给她。不然我还是不答应。

邹思坤:得,你牛逼。办喜事的时候,别忘了请我喝喜酒。

(邹思坤又拿出三万扔在桌子上。董云升一脸冷漠,把三万拿走,又把30万交给董云斌。两人开始收拾东西)

4.2009年5月24日。Time:01:44。双弘村村口。

此时的双弘村三组已经空无一人。武警驾驶挖掘机、推土地,整齐行进,一一推进,毫无阻挡,再也没有比这更无风险的任务了。

5.Time:02:05。双弘村安置房。

(警察围堵在安置房周围,村民们甚至带着喜悦住进新房。只有极少人看着如此多的警察围着,总在议论纷纷)

村民一:肯定在推地拆房!肯定!

村民二:人家有枪,咱们没有。推就推嘛,只要有钱,总能干点别的什么事。

村民三:不知道我男人是不是真能放出来?

村民四:谁都知道这是骗人的。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你没看到处抓人那个阵势?这是把我们当敌人看啊,我们人在屋檐下,由不得我们做主。

村民五:天一亮,警察会不会办农转非?

村民六:办肯定要办,但是会不会给那么多钱就难说了。我跟你说,政府完全靠不住,没信用的,忒不耿直。

村民七:就这么推了,那我们的家人回来肯定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

村民八:谁保得齐呢?现在的人都他妈没良心,专门整穷人。我们实在是搞不过人家,下面没好人,上面好人也不多。都他妈不是好人!

村民九:你看那边,你听这声音,谁家的房子?倒了,听,真倒了。

村民十:你要一下去,打你骂你倒是小事,万一开枪,你又是什么打砸抢分子,肯定弄死你。

(村民们正在议论之时,董云升走了过来)

董云升:看见郭树莲了吗?

某村民:跟人跑了吧?

(众人哄笑)

董云升:说正经的,有急事。

某村民:这天都黑尽了,早晚也要等到你们扯了结婚证才行啊。

(众人哄笑)

董云升(厉声地吼):郭树莲在哪儿?

某村民:在……在五楼。

(董云升冲向五楼)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去年贵州省瓮安县的6.28事件,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被一一免职,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线民仍然在网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受害人的冤屈还没有昭雪”,“事件的真相仍被隐瞒”…
  • 互联网于中国而言,其汹涌之势,其勇敢之风,高于一般人所知的死水一般的社会状态。关于普溪镇的流血冲突事件,各网站删帖不断,即使平时颇敢言的高人气网站,网路编辑们也是忙得神经紧绷。
  • 我在普溪镇为了发展经济,需要真正的稳定,需要与普溪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团结,如果这个时候的我,还要睁着眼说瞎话,这里的百姓今后怎么看待鸿兴?
  • 5•22事件的冲突全程,一般记者拍不到,他们被勒令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准出来——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胆量出来的。只有少数记者,要么是被允许的,而前提是报导必须通过审查,否则必须问罪;要么就是偷偷爬上高楼,秘密地拍摄。最真实的记录者是带着手机的群众,他们拍下了最真实的一幕幕。
  •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
  • 普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着。社会上计算著从鸿兴入驻普溪镇的那一天起,或因工伤,或因意外,或因人祸,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23人,有人说37人,还有人甚至说死了86人…
  • 思想的高度决定成就,而且是入世的思想。《中国鸿兴周刊》将是一份人文、政治、经济、历史、调查等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刊物,言人所不能言,就像维新运动那样。
  • (shown)没错,我是叛逆,但我是专制主义的叛逆!有空的话,你去看看《走向共和》这部电视剧吧。你会知道,我不是罪犯,我只是太想当这个国家的主人,真正像个主人翁一样活在这个世界,内心有太强烈的追求…
  • 复印店老板将《双弘村征地 政府惨无人道》复印了一份,递给许寒峰。许寒峰给出十元钱,复印店老板找钱。许寒峰仔细看那一元一元的零钱,突然看到一张一元人民币的正面右角有“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的字样…
  • 但那警戒线却拉向了整个双弘村三组,里面的人不能出来,外面的人不能进去,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由于武警及员警数量严重不足,魏邦华只好吩咐下去:雇佣年满18岁的人站岗,每人每小时十元。到执行这一任务的派出所所长邹思坤那里时,已变成每人每小时五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