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十九集(上)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字号】    
   标签: tags:

旁白:稳定在中国,常常是一个似乎永远无力辩驳的全民方向。篮球不跳,这是稳定的一种;如果它老在跳,也必须穿根绳子在上面,按照既定的方向跳动。总之,压力的承受者是不能越线的,一旦越线,那可能是八杆子也打不着的陌生人,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你面前。此时的荆宁市,一切都平静得令人窒息。荆宁互助会的《助网》封了便封了,此前要进行的游行示威,没有进行。网上的连署签名,虽然有,但重视者已经不多,人们的眼球更多地被吸引到新闻发布会上。“傅敬源事件”此时的意义,不亚于“郝纪锋事件”。人们把这当作一种寄托,当作一种希望。然而,希望在个体的体现上常常是短命的。谭振东照样被关在看守所,岳安桐照样被关在监狱,沈世龙在监狱沉默著,邵昌建在监狱几近崩溃,章群力坐在荆宁市刑警队审讯室里面无表情,陈菊蓉躺在医院里昏迷著,任子鹏连说话的力气也快没了,方翠琼只能像做贼一样偷偷躲在普溪,孙君武已经逃得不知影踪,林祥毅的尸体至今没有找到,康巧香痛苦地抹着眼泪,邓淑颜的案件至今未破,裴敏琳照样在省委党校学习,刘宇棠照样在果农基地考察,秦建勋的命运正掌握在省委组织部手中,谢荣山和龚汉祥的案件已被移交到检察院,钱瑞青选择了沉默。与此同时,柯远生的官场体系基本实现一统化,中国式的稳定看似再次实现于荆宁市。

1.2009年5月24日。Time:11:30。荆宁市委会议室。

柯远生:同志们,旧的一页即将过去,新的一页又将翻开。下面,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刚刚来到荆宁市的省委组织部部长蒲玄恒同志讲话。

(众官员鼓掌)

蒲玄恒:唐省长和吴副省长已经回到省城。省委书记庞启明派我来处理荆宁市的残局。之所以说是残局,是因为荆宁市的社会形象在这次事件中显得非常丑陋,这跟相关官员的失职、渎职有关。下面,我宣布省委组织部与荆宁市委组织部、荆南区委组织部讨论后的五项决定:一,免去秦建勋的市长、市委常委职务,任命聂建成同志为新市长,聂建成同志同时兼任市委副书记;二,免去陶如高的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长、市委常委职务,任命魏邦华同志为新局长和局党委书记;三,魏邦华离职荆宁市荆南区公安局长,该职务由荆宁市刑警支队队长武文峰同志担任;四,免去荆南区普溪镇党委书记孟青彪的一切职务,开除党籍,镇党委书记一职由代镇长余海宽同志担任,余海宽同志同时兼任镇长;五,免去荆南区普溪镇派出所所长邹思坤的一切职务,开除党籍。这五项决定,今天将由荆宁市人大常委、荆南区人大常委通过。有没有意见?

秦建勋:我有意见。

(众官员不屑一顾)

陶如高:我也有意见。

(众官员不屑一顾)

潘明达:我也有意见!

(众官员异常惊讶)

柯远生:潘明达,你有什么意见?跟着瞎起哄。

潘明达:魏邦华根本不配担任市公安局局长,他过去是派出所所长,一跳就跳进区公安分局当局长,这次又是一大跳,跳到市里来当公安局长,这比火箭还快!

柯远生:这是省委、市委、区委组织部的决定,要服从组织安排。

潘明达:如果魏邦华都能当公安局长,那么荆宁市的所有人都能当这个公安局长。我今天终于要忍不住说,魏邦华是犯罪分子!他老婆,也就是原来的普溪镇镇长,就是他雇凶杀害的。这个人应该坐大狱!

柯远生:潘明达,你不要在省委组织部面前信口开河。

陶如高:他没有信口开河!

(人们惊呆了)

陶如高:事实上,市国保队、刑警队已经掌握的证据显示,魏邦华牵扯到了几桩罪案。第一桩,是雇凶杀妻案;第二桩,是强行向犯罪分子索贿案;第三桩,是向某公司间接索贿案。从党纪的要求看,魏邦华也牵扯到了严重的违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曾经包养一名离家出走的女学生窦明婕,从15岁包养到18岁。各位有的也许知道,有的也许不知道。省委组织部要撤我的职,我想可能跟我多多少掌握著某些权贵的涉案证据有关。我想请问蒲部长,你是否知道魏邦华的涉案?

蒲玄恒:不知道。

陶如高:你想一下,市局在查他,他现在又来管市局,这等于毁灭一切证据。再有,查他的人,武文峰就是一个,如果武文峰到荆南区当公安局长,他的上司却是他的查案对象魏邦华,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荒唐!

蒲玄恒:他雇的是哪个凶手杀的妻?

陶如高:凶手一共是三个人,钟培钧、巩鑫良、孙君武。钟培钧已经抓了,他同时对油库爆炸案也有失察之责;巩鑫良还没抓到,这个人,同时也是殴打郝纪锋的主犯,还在通缉之中;孙君武也在逃。这三个人,原来都是普溪中学的学生,曾经是八年前一桩强奸案的共谋,共同参与犯罪,当时三人都在念高三。三人的父母行贿给魏邦华,魏邦华放了他们一马。魏邦华的索贿、包养,邓淑颜都知道。邓淑颜移情别恋,与某人产生感情,两人曾设计杀害魏邦华,想吞并钱财,结果被魏邦华发现。魏邦华由此展开报复,花了60万,雇佣了八年前的犯罪分子钟培钧、巩鑫良、孙君武,这三人将邓淑颜杀害。

蒲玄恒:这个某人是谁?

陶如高:邓淑颜的情夫,也是邓淑颜渴望凭借其权力进入更高权力层的人。

蒲玄恒:你就直说,是谁?

陶如高:我不能说,因为这个人就在我们在座者的中间。而且,这个人现在已经开价150万,雇佣澄江市黑社会老大闫洪贵,要杀掉魏邦华。还有,窦明婕在15岁第一次遭到强奸,然后在23岁被又一次包养,这个强奸者和包养者也是一个人,这个人也在我们在座者的中间。

蒲玄恒:你不要管后果,直截了当地说。省委组织部会考虑你的意见。

陶如高:邓淑颜的情夫,就是潘明达副市长。强奸和包养窦明婕的人,就是柯远生书记。

(潘明达选择了沉默。柯远生怒不可遏)

柯远生:陶如高,你在捏造事实,嫁祸于人!

陶如高:我们已经掌握了荆宁大酒店808房的全程录影。一份重要的举报信,就在市刑警队,里面牵扯到了你。魏邦华之所以被重用,是因为:第一,他掩盖了你八年前的犯罪事实;第二,他很听你的话,你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他是你的一颗棋子;第三,位于荆西区的巨森公司,法人代表是柳月玲,就是你老婆,双弘村征地案的重点,就是魏邦华集合警力强行推地拆迁,搞得民怨沸腾,完成柳月玲下达的任务;第四,我的前任公安局长龚汉祥并不是糊涂蛋,他只是怕你,其实他早了解这一切,我们的刑警队已经在市纪委双规点对他进行过秘密调查。柯书记,并不是所有人都只能站在地方一把手的角度考虑问题,尤其是我的部下武文峰,你看走眼了,他只是隐忍不发而已。蒲部长,我知道柯书记是你的学生,按理说不该讲这么多,但是国家利益在这里,我的利益也在这里,我不能不说。

(整个会议陷入僵局,众官员沉默)

秦建勋:我要发表我的意见……

陶如高:秦市长,还是我帮你说吧。你的冤枉我看得清清楚楚。这里的所有人,除你我之外,基本上都是一个派系。关于你妻子程丽颖被打成植物人的事情,沈世龙是凶手没错,主谋是前任市长谢荣山也没错,但是最大的主谋,是柯书记。你和柯书记之间的恩怨,省公安厅也秘密调查过,是关于蒲梦雅的感情纠纷。蒲部长,包括你在内,省公安厅也做过秘密调查。你的野心太大了,你也介入了征地案的包庇之中,你就是柯远生派系的保护伞。同时,你不应该不择手段地打击吴丹慈副省长,包括她的智囊秦建勋。秦市长无疑是一位有着现代政治观念和民本思想的了不起的共产党官员,但是一到了荆宁,秦市长就成了弱势市长,遭到劣胜优汰机制的排挤和陷害,我有义务为秦市长打抱不平。有些涉及更高侦查机密的话,我就不说了。

蒲玄恒:你到底是什么人?

陶如高: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队长。我到荆宁来,是省公安厅亲自交代的任务。如果我被免除职务,省公安厅将不惜一切代价,重新安排省厅人手接手我的职位。省委组织部对我职务的免除决定,将被视为无效。

(包括蒲玄恒在内,众人都一一沉默。秦建勋颇为感动地看着陶如高)

2.Time:13:00。荆宁市电视台。

(秦建勋走向电视直播室,坐下,面对着镜头。主持人坐于一旁)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现在是《荆宁焦点》时间。今天的节目很特殊,来到我们节目现场的,是荆宁市市长秦建勋先生。秦市长,您好。

秦建勋:主持人您好。(站起来向摄像机鞠躬)荆宁市的父老乡亲们,你们的市长来迟了,大家好!

(秦建勋坐下)

主持人:在今天的节目里,秦市长将和大家一起沟通,欢迎大家拨打萤幕下方的电话,与秦市长一起交流。我们的节目,将在本台和《荆视网》现场直播,节目时间将由30分钟延长为90分钟。秦市长要求我们,这期节目不做任何删节处理。

秦建勋:耽搁大家一个半钟头,我想在这里跟荆宁市人民交交心。我这里没有稿子,没有任何助手为我写任何打官腔的话。问责制到了此时的荆宁市,都可以认定为:作为市长,我必须引咎辞职。普溪事件,是一起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尽量减少损失,减低矛盾激化程度的事件。但是,灾难已经发生了。灾难发生前,我介入到了普溪镇双弘村的征地案调查之中。从双弘村回到市府,我就被软禁起来,接受省委组织部的调查。在无奈地接受调查中,普溪事件突然爆发了,那一刻我的心在流血。我不被允许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甚至差一点不被允许当这个市长。如果事实已成定局,那么我可能就是中国任期最短的市长。我是荆宁人,我热爱荆宁这片土地,我愿意和荆宁市人民一起,同呼吸、共命运。只要我还能争取在任一天,那么我就会为人民的疾苦奔忙一天。请大家支持我,支持政府。当然,大家也可以反对我,批评我,在网上、报上砸砖、骂娘。新型的政府官员,应该有宽阔的胸襟、勇敢的担当、悲悯的情怀、开明的思想。我想让荆宁人看到真正的文明,恢复我们的善良、正气,真性情、真思想。普溪事件足可以让我辞去职务,但是,我请大家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在反省和奋斗中,使大家接受我、鞭策我。我的话完了。

主持人:秦市长,电话很多。我们来接听第一个。

观众一:秦市长你好。

秦建勋:你好。

观众一:你为什么会被软禁?是不是像89年赵紫阳的命运那样,因为同情学生运动,被邓小平软禁?

秦建勋:情况有一点差异,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征地案的介入,意味着在案件查处上的重启,也意味着高度关注弱势农民的利益,这对荆宁市某些腐败分子构成了威胁,但我绝不会妥协。无论任何人都必须遵守法律,要依法行政,尤其是征地案件,最容易导致民间反弹。政府的立场,必须是化解矛盾,而不是激化矛盾。将我软禁并不是防止激化矛盾,相反却是制造更大的矛盾。

主持人:下一个电话。

观众二:我不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值得我们同情和理解,你也是政府的人,你只会站在政府立场上说话。

(电话“叭”的一声挂了)

秦建勋:这位观众,我希望你在挂了电话之后也能看到我的回复。我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市长。当这个市长以前,我一直是作为官方智囊的存在,做过很长时间的民间问题研究。我的思想构成,不是唯官方的,也吸收了非常多民间化的营养。未来的自由中国,其希望,更大程度上在于民间。我愿意虔诚地向民间求经,增加与民间的交流。我这些天的行程安排,就包括到看守所和监狱看望一些被民众视为冤枉和良心的人。

主持人:下一个电话。

观众三:秦建勋,你是在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是脱离党的领导,这样下去是非常危险的。我提醒荆宁市电视台,马上停止这期节目。

秦建勋:我们的社会到处都在呼喊言论自由,在呼吁兑现《宪法》关于公民权利的承诺,但是为什么当大家都在呼吁改革、进步的同时,却有人要求我们保守、退步,去违背宪法?没错,我是共产党员,可是共产党也可以成为一个吸收普世价值的政党。这样的声音,不是我的独有,在党内,在政界,在军队,在警察队伍,在许多地方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之中,这样的声音一直活跃着。这种历史性的转型,是跟随潮流而进步,是救党,而不是脱离党。

主持人:下一个电话。

观众四:我一直在打,一直在打,好不容易才打进来。秦市长,我强烈要求荆宁市公安局释放中国公民党荆宁党部负责人彭辰罡。如果这个电话导致我被捕,那么我会认为你今天的表演纯粹是作秀。我不挂电话。

秦建勋:我与彭辰罡在双弘村见过一面。从个人的角度说,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智慧的人,也是有远大的政治抱负和入世理想的人。我接下来的直接交流物件,也包括他在内,我将过问他的案件。台湾批判型作家李敖曾经登上北大讲台,他以为他非常敢言,敢摸老虎屁股,但是他不敢跟中国大陆的政治犯面对面接触,不敢有实质性的交流。中国政府即使面对西藏问题,国家统战部部长也曾与达赖喇嘛交流。当前两岸之间,国共之间,也在积极探索未来道路。问题都是可以谈的嘛,双方立于人民大众的平台,彼此监督,彼此进步,可以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

主持人:下一个电话。

观众五:秦市长你好。

秦建勋:你好。

观众五:现在网上很多人都说,中共没有希望了,普溪事件太让人伤心了,搞得大家都很绝望,都变得自己只顾自己,再也不敢也不想跟腐败分子斗争了。你觉得呢?

秦建勋:历史是会回圈的,相似的一幕曾经闪现过无数次。戊戌变法是这样,57反右是这样,89运动是这样,当然普溪事件还不是这种追求民主与自由的高度,不是针对制度的呼喊。普溪事件,由一起纯粹的伤人案件,演变为彼此暴力的冲突,加大了仇恨与敌视,而后又采用高压政策,在人民内部进行清算处理。但是,现在有高层已经意识到深层次的问题,我们要解决这些深层次的矛盾。现代的维权运动,主要是针对利益而行的,直接关怀人民生计和个体冤情,大家不要绝望,要保存善良和正义,拒绝谎言与暴力,从长远的历史看,人民永远是胜利者。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中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中国人民,一定要有这个信念。

主持人:下一个电话。

观众六:我怎么总觉得今天这期节目特别像引蛇出洞的阳谋?秦市长,你为什么要突然做这个节目?动机在哪里?现在大家都知道,像你说的这些话,简直不可能是市长这个身份说得出来的。到底是什么背景,使荆宁的政界一反常态?难道我们来到台湾,来到美国了?

秦建勋:这是一次冒险。也许这期节目之后,我就不再是市长了,甚至可能是囚徒,我有这个准备,我要留下我的肺腑之言。今后无论谁来替代我这个市长,我都要让他知道,他的前任曾经这样冒险过。这是我压抑了几十年的声音,今天必须发出来。荆宁在中国极其普通,它的问题具有普遍性,我这样做,也是想发出党内的自由之声,让人民重新认识不一样的共产党人,让全中国的市长们都来共同思索具有相似性的课题。

主持人:下一个电话。

观众七:秦建勋先生,你好。

秦建勋:你好。

观众七:荆宁市的腐败问题,根源在哪里?谁是腐败的头目?腐败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另外,是不是所有主张权利的群体行动,一定就要开枪,就要镇压,就要逮捕?请回答我的问题,不要回避,不要虚与委蛇。

秦建勋:我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我反对一切暴力,尤其是来自国家机器主动且急切的暴力。群众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是革命党,但是当改良走向末路,革命就是必然。在近代史上,无论是路易十六、尼古拉二世,还是当年中国的慈禧太后,他们都知道:改革就是为了预防革命——革命如不发生,改革照常进行;革命如若发生,改革必须终止。我们要争取时间,争取可以坦诚交流、解决纠纷的时间。暴力斗争的哲学是最坏的哲学,会留下非常多的后遗症。我是非暴力的信徒,因此强烈反对动不动就开枪杀人,动不动就逮捕人,关键是要谈,如果谈不好,那再接着谈,再谈不好,那就再接着谈,总之,不要把矛盾的怒火转嫁给无辜的人民。你的第一个问题,最有发言权的是法院,是纪委,是反贪局、监察局。荆宁市的腐败,根源在于制度,这个制度在明里就是权力无限,丧失监督,在暗里就是潜规则,派系化,团伙化。它的形成,跟权力来源有关,跟权力运作有关,还跟人本身的心灵黑色化、灰色化有关。唯一不能回答的是,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腐败的头目是谁,不过荆宁市人大有权提起弹劾,我也有权向省纪委、中纪委反映。我只想承诺一句:我,秦建勋,大家可以把我当作共产党里的异议人士,可以把我当作另类的共产党人,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市长,将永远与肆无忌惮的腐败分子抗衡到底,永不妥协!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挺长一段时间了,憋得我都受不了啦。我这个治安队长也不想当了,没劲。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当马富华他们的走狗了。
  • 双弘村里的男人已经所剩无几,妇女们担心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公安机关还是在某个隐藏的寄宿点。公安局的警察们比平时辛劳十倍以上,有的吃着速食面,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面前是一批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来源复杂,涉及面广。
  • 去年贵州省瓮安县的6.28事件,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被一一免职,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线民仍然在网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受害人的冤屈还没有昭雪”,“事件的真相仍被隐瞒”…
  • 互联网于中国而言,其汹涌之势,其勇敢之风,高于一般人所知的死水一般的社会状态。关于普溪镇的流血冲突事件,各网站删帖不断,即使平时颇敢言的高人气网站,网路编辑们也是忙得神经紧绷。
  • 我在普溪镇为了发展经济,需要真正的稳定,需要与普溪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团结,如果这个时候的我,还要睁着眼说瞎话,这里的百姓今后怎么看待鸿兴?
  • 5•22事件的冲突全程,一般记者拍不到,他们被勒令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准出来——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胆量出来的。只有少数记者,要么是被允许的,而前提是报导必须通过审查,否则必须问罪;要么就是偷偷爬上高楼,秘密地拍摄。最真实的记录者是带着手机的群众,他们拍下了最真实的一幕幕。
  •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
  • 普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着。社会上计算著从鸿兴入驻普溪镇的那一天起,或因工伤,或因意外,或因人祸,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23人,有人说37人,还有人甚至说死了86人…
  • 思想的高度决定成就,而且是入世的思想。《中国鸿兴周刊》将是一份人文、政治、经济、历史、调查等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刊物,言人所不能言,就像维新运动那样。
  • (shown)没错,我是叛逆,但我是专制主义的叛逆!有空的话,你去看看《走向共和》这部电视剧吧。你会知道,我不是罪犯,我只是太想当这个国家的主人,真正像个主人翁一样活在这个世界,内心有太强烈的追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