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十九集(下)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3.Time:13:36。荆宁市委书记办公室。

柯远生:这个秦建勋完全疯了!简直就是疯狗!疯狗!疯狗!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简直没把共产党放在眼里,他以为他才是共产党,他才是正义的,幼稚!像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维护稳定、发展经济?半罐水就摇晃得不行。汪立熹,你XX是怎么当的宣传部长?你看,你看,这是煽动人民造共产党的反,这还了得?

汪立熹:我也没办法啊。是吴副省长同意的,电话都打给电视台了。我没那个权力啊。

柯远生:我来!

(柯远生把电话拨给荆宁电视台台长)

柯远生:你是吃干饭的?我命令你,马上停了这个节目!马上!

台长:你是谁?

柯远生:市委书记柯远生!

台长:我办不到。吴副省长打来过电话,务必保证这期节目全程直播。现在节目的收视率达到41.9%,《荆视网》的服务器都到了极限。如果我们马上停,肯定无法收拾。柯书记,除非省委书记、省长勒令停播,否则我真的办不到。

柯远生:你们怎么这么没有党性原则?这是公然向我党挑衅,跟法轮功恶意插播电视有什么区别?

台长:副省长的命令,我实在是不敢叫板。请你体谅。

(台长把电话挂了。柯远生拨电话给陶如高)

柯远生:你们公安局等著荆宁市人民来造反啊?马上把《荆宁焦点》那个热线电话给我停了。

陶如高:我不知道你是谁。对不起。

(陶如高直接挂了电话。柯远生骂了声“混蛋”,拨电话给荆宁市电信局局长)

柯远生:我是市委书记柯远生,你马上把《荆宁焦点》那个热线电话停了,马上!

电信局局长:你是柯书记吗?

柯远生:我就是柯远生!马上停了那个电话。

电信局局长:怎么啦?

柯远生:秦建勋在《荆宁焦点》搞反党宣传。

电信局局长:对不起,我还在澄江开会。我借个手机打电话问问局里,你等一下啊。(走路声,拨电话)喂,小颜啊,那个《荆宁焦点》的热线电话怎么回事?

小颜:我查查,没什么障碍啊。

电信局局长:不是,市委书记说有人反党什么的?

小颜:不清楚。这事又不归我们管。

电信局局长:说得也是。喂,喂,柯书记……

柯远生:你XX就是一个饭桶!要你有什么用?

(柯远生又把电话拨给《荆宁焦点》热线电话,总是占线,拨了七八次终于接通)

柯远生:是秦建勋吗?

秦建勋:这位观众你好。

柯远生:我不是你的观众!你在严重危害党和政府的形象,完全不计后果地攻击他人,攻击社会主义制度,你这简直就是反共反华的丑陋宣传。《荆宁焦点》的所有工作人员,你们听清楚了,你们最好小心点,会有人跟你们算账的。马上把节目给我停了!停了!不然都等著坐牢吧。

秦建勋:你的声音很熟悉,我知道你是谁,不过我还是不愿意向大家透露你的身份。你的口气,很像晚清的慈禧太后,要整谁就整谁,要让谁倒楣谁就倒楣。中国栽就栽在你这种打着忠党爱国的幌子,到处打压自由之声和愤怒呐喊的丑陋权贵。共产党有6,000万党员,中国有14亿人口,你都能打压得过来吗?

柯远生:秦建勋,你就是历史的罪人,共产党的叛徒!真正爱党爱国的人士,是会让你看到自己是什么下场的。你等著吧!

(柯远生挂了电话。《荆宁焦点》主持人异常紧张)

秦建勋:主持人,你不要有任何恐惧,恐惧的是刚才打电话的这种人。权力恐惧是非常恐怖的一种症状,要治疗这种恐惧,需要完成找寻自己、复归良知的重大任务。中国人普遍都有恐惧症,要么恐惧这个,要么恐惧那个。有人选择无知者无畏,我的选择是仁者无敌、勇者无畏。物欲的贪婪,权势的跋扈,生存的威逼,使心灵被毒化、个体被僵化、社会被冷漠化。人民不一定都是盲从的,大家都能判断。21世纪的中国,民智已开,民思已启,天下就是天下人的天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做你自己的主人吧,让每一个中国人都真正成为中国的主人

4.Time:15:35。省委书记办公室。

庞启明:丹慈啊,秦建勋以前是你的部下,你给我一个解释。

吴丹慈:庞书记是不是担心有政治后果?如果在荆宁没有秦建勋这样的人,荆宁能不能稳定?市委书记带头腐败,谁敢不从?安徽阜阳案,一连串的窝案,数百人下马。湖南省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有一本内部刊物《清风》,我是认真看过的,每一期都看。秦建勋这样的声音,早已出现于《清风》之中。这是进步的力量,应该权衡处理。

蒲玄恒:荆宁已经够乱了,还要乱下去吗?还有,你怎么确定市委书记带头腐败?

吴丹慈:不要来探我的风。如果要探得仔细,请到省公安厅。庞书记,从网路的反映来看,秦建勋的节目普遍受到激赏,从一个弱势的市长,一跃成为最受关注和支持的政治人物,这种人我们要保护。可以提醒,但不能打压。

庞启明:权衡处理确实是个办法。可以释放出一些善意,跟民间磨合一下,弥补一下伤痕。但是总体原则不能变,我总认为秦建勋虽然坚持正义,不过也有某种政治偏执狂的现象,容易将个人化的东西太多地带入实际行政之中。我们毕竟是在中国,有些地方还是要尽量克制一下。景尧,你的意见呢?

唐景尧:我支持庞书记的意见。这次我和吴副省长到荆宁,对荆宁的政界风气已经有所察觉。可以惩治一批,释放一批,比较均衡地处理。

蒲玄恒:既然如此,那么我建议将柯远生调离职位,到其他地级市当市委书记。这样震荡不会特别大,否则就会引发官场地震。

吴丹慈:这叫丢卒保军,对吧?让一切都尘封起来,不去揭开?我建议,立即由省里成立调查组,专门彻查荆宁市的腐败窝案。从已有的证据入手,与当事人直接接触。

庞启明:这样动静太大,我也无法向中央交代。我还是倾向于赞同蒲部长考虑问题的大体方向,要动,但是不能动得太凶。不过蒲部长必须回避这件事,不能插手。像柯远生这种人,能量不小,给一点颜色,也许会让他有所醒悟。腐败也不是突然的事情,而是长期累积的结果。可以先让他停职检查,由副书记聂建成来当这个代书记。我也考虑过让秦建勋兼任书记,不过这样走可能会偏,还是要有彼此牵制的力量在里面。

吴丹慈:万万不可。

庞启明:你就不要再为秦建勋解释了。像《荆宁焦点》这样的事情,以后不准再发生,这次我就不追究你这个副省长的责任了。有些事情可以鼓励,但是有些事情,必须有个限度,不能全部撒开了腿跑。

蒲玄恒:庞书记,我有一个建议,也许比秦建勋的政治作秀还有效。现在的农民,也就是所谓的弱势群体,他们已经非常政治化了,越来越偏激,越来越冲动。如果再不想出一个对策,今后恐怕真的都要走到我们的对立面。我的建议是,可以纳入一些农民到基层当官,套紧了,他就跳不起来了,总之不能给实权。

吴丹慈:你实属可耻!这叫阴谋,根本就不是良性的出发点,只可能适得其反。你以为每个人只要给点好处,就都去当奴才吗?你这不是在救荆宁,而是在控制荆宁,扼杀荆宁。

庞启明:我同意蒲部长的意见。吴副省长,你也是,思想太西化了,蒲部长这个意见非常开明。请君入瓮,也是一种政治手法,对于缓解干群矛盾有很大的作用。就这样办。人家不是都批评中国专制吗?那好,我让我们的某些有可能被改造的专政物件和我们在同一个体制里共事,问题都在内部解决,不冲击到外面去,这是个共赢的办法。

5.Time:17:33。省电视台《新闻纵横》节目。

主持人:各位观众,本台刚刚收到省委组织部联合省公安厅、荆宁市市委组织部、荆宁市公安局、荆南区区委组织部、荆南区公安分局关于荆宁市普溪5.22事件的各级干部任免通报,现宣读如下。一、对荆宁市市委书记柯远生予以停职检查处分,代书记由原荆宁市市委副书记聂建成同志暂任;二、对荆南区区委书记温德勤、区长卫剑茂予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三、免去魏邦华的荆宁市荆南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四、荆南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由原荆宁市刑警支队队长武文峰担任;五、免去万锦雄的荆南区公安分局防暴大队队长职务,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六、免去孟青彪的普溪镇党委书记职务,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七、普溪镇党委书记一职由代镇长余海宽同志担任,余海宽同志同时兼任镇长;八、免去邹思坤的普溪镇派出所所长职务,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关于荆宁市刑警支队队长、荆南区公安分局防暴大队队长、普溪镇派出所所长职务的具体人选,将由荆宁市公安局、荆南区公安分局内部讨论产生。下面,是本台记者对省委组织部部长蒲玄恒的采访报导。

记者:观众朋友,普溪5.22事件受到省委省政府和全省人民群众的高度关注和重视。现在站在我身边的,就是省委组织部部长蒲玄恒。请问蒲部长,你认为这个干部任免通报的意义是什么?

蒲玄恒:这次普溪镇的5.22突发事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公共财产破坏极其严重。省委、省政府不折不扣地贯彻落实中央领导的重要批示和指示精神,切实把尽快平息事态、维护稳定放在第一位。现在,事态已得到基本控制,大局已恢复稳定,处置过程是克制和有效的。但是,现在撤查问题的根源,发现有少数党政干部缺乏危机意识,更缺乏党性和正气,有一定的失职、渎职行为,一些干部工作不作为、不到位,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有关的党政干部对此次事件的产生、发展和恶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省委书记庞启明同志已经发出指示,要求我们绝对不能姑息这样的党政干部,要让人民知道,我党是纯洁的党,是廉政的党,是文明的党,是与人民永远站在一起的党。

6.Time:17:48。荆宁市主城区各大街小巷。

鞭炮震天响,敲锣打鼓者涌入街头庆祝。有人打出横幅“贪官统统滚出荆宁”、“人民信真理,不信镇压的人”,也有人高喊口号“人民万岁”,还有人打出“向共产党致敬”的横幅,高喊著“共产党万岁”、“胡锦涛万岁”乃至“庞启明万岁”等。

7.Time:17:52。普溪镇各大街小巷。

武警全部撤离。巡警大批撤离,只有少数警察维持秩序。普溪人一一涌上街头,放鞭炮,打锣鼓,腰鼓队又一次被群众请出沿街表演。狂欢的人们流着泪,高喊“还我丈夫”、“还我土地”、“普溪万岁”、“人民是不可战胜的”、“孟青彪去死”、“秦市长,救救普溪吧”等等。

8.Time:18:03。鸿兴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范宁臣靠在窗前,冷漠著俯视着外面欢腾热烈的场景,端起酒杯,一口酒喝下去,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人民啊,哎,我们的人民啊。”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普溪事件,是一起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尽量减少损失,减低矛盾激化程度的事件。但是,灾难已经发生了。灾难发生前,我介入到了普溪镇双弘村的征地案调查之中。
  • 挺长一段时间了,憋得我都受不了啦。我这个治安队长也不想当了,没劲。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当马富华他们的走狗了。
  • 双弘村里的男人已经所剩无几,妇女们担心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公安机关还是在某个隐藏的寄宿点。公安局的警察们比平时辛劳十倍以上,有的吃着速食面,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面前是一批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来源复杂,涉及面广。
  • 去年贵州省瓮安县的6.28事件,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被一一免职,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线民仍然在网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受害人的冤屈还没有昭雪”,“事件的真相仍被隐瞒”…
  • 互联网于中国而言,其汹涌之势,其勇敢之风,高于一般人所知的死水一般的社会状态。关于普溪镇的流血冲突事件,各网站删帖不断,即使平时颇敢言的高人气网站,网路编辑们也是忙得神经紧绷。
  • 我在普溪镇为了发展经济,需要真正的稳定,需要与普溪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团结,如果这个时候的我,还要睁着眼说瞎话,这里的百姓今后怎么看待鸿兴?
  • 5•22事件的冲突全程,一般记者拍不到,他们被勒令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准出来——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胆量出来的。只有少数记者,要么是被允许的,而前提是报导必须通过审查,否则必须问罪;要么就是偷偷爬上高楼,秘密地拍摄。最真实的记录者是带着手机的群众,他们拍下了最真实的一幕幕。
  •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
  • 普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着。社会上计算著从鸿兴入驻普溪镇的那一天起,或因工伤,或因意外,或因人祸,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23人,有人说37人,还有人甚至说死了86人…
  • 思想的高度决定成就,而且是入世的思想。《中国鸿兴周刊》将是一份人文、政治、经济、历史、调查等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刊物,言人所不能言,就像维新运动那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