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二十集(下)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9.Time:21:50。某中国移动通信店。

(陶如高充好话费,边往澄豪酒店走,边打电话)

陶如高:厅长……

厅长: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澄江有人要杀你。

陶如高:怎么回事?

厅长:是你们刑警队吕荆科报的信。

(这时,陶如高看见远处澄江刑警队长卢锡光居然坐着计程车来了,冲入酒店)

陶如高:厅长,出事了,这边的刑警队长来了,往酒店里去了。

厅长:别进去,现在谁也不要相信。我已经让宋玮琪带人去了。你先躲躲。

10.Time:22:55。澄豪酒店门口。

(卢锡光从酒店里出来,看见宋玮琪局长站在车外面,有些惊讶)

卢锡光:宋局,你来这儿干什么?

宋玮琪:上车再说吧。

(卢锡光刚一低头,就被三名警察控制住,戴上手铐,押进车里)

卢锡光:宋局,怎么回事?

宋玮琪:人呢?

卢锡光:什么人?

宋玮琪:田榕生。说话!

卢锡光:1207房。

(两名警察打开车门,往酒店楼上冲)

11.Time:22:58。澄豪酒店1207房。

田榕生正在轻声地清理现场,突然,一阵敲门声。田榕生通过门孔看外面,只看见一名女服务员。田榕生说:“我什么都不要!”女服务员走开。田榕生继续清理现场。两名警察从服务员那里拿出房间钥匙,一开门,立即扑向田榕生,田榕生倒在地上拔抢一打,打中天花板,人一下子就被控制住了,铐走。

12.Time:23:24。澄江市刑警队审讯室。

(陶如高、宋玮琪坐在戴着手铐的卢锡光面前)

陶如高:我现在坐的这个位置,应该就是你以前坐的位置,你这个刑警队长可真有意思。一切都被我们控制了,省厅也知道了这件事,你没有退路了。我们都是刑警出身,所不同的是,我曾经在刑侦总队做事,而你只是闫洪贵的小卒子。大家都直率点,好不好?我们没有那么多废话跟你讲。

卢锡光:潘明达今晚要过来。

陶如高:很好。这说明你这个人虽然糊涂,但总算知道分寸。你打电话给他,怎么做,你清楚。

卢锡光:你们得保证,不能让“阎王”知道是我在配合你们,否则就算在看守所里我也会死,连法庭都上不了。

陶如高:可以。你不要耍花招,是什么后果你自己知道。

卢锡光:手机在我腰上,把卡换了,卡在我的警服里。拨18932966285。

(陶如高将卢锡光的手机换上卡,拨18932966285,通了)

卢锡光:关。

陶如高(按“关”键):什么意思?

卢锡光:再拨。

(陶如高又拨18932966285,又通了)

卢锡光:关。

陶如高(按“关”键):到底是什么意思?

卢锡光:拨第三次,这次可以了。

(陶如高又拨18932966285,通了,把手机放在卢锡光耳旁)

闫洪贵:下没下?

卢锡光:下。

闫洪贵:光不光?

卢锡光:暗。

闫洪贵:好。

(闫洪贵关机)

陶如高(有些紧张):什么意思?这人是潘明达吗?

卢锡光:“阎王”。你别紧张,程式就是这样,很复杂,一线传一线,从我到“阎王”,从“阎王”到老二,从老二到某个堂口的头儿,从堂主到田榕生,不过这个时候田榕生必须死,我必须杀了田榕生。田榕生只是个下三滥的杀手,不是我们这条道上的人。堂主这个时候等于是与我联系。我再回馈给堂主,堂主一直回馈到“阎王”那里,“阎王”再下达指令。每一个程式都有暗号。田榕生的手机马上就会响。

(果然,田榕生的手机在审讯桌上响了,陶如高一时不知所措,卢锡光则示意不必紧张)

某堂主:蛇,蒸发了吗?

卢锡光:鼠被蛇吃了,蛇被鹰吃了。

某堂主:很好。

(所有人屏住呼吸)

13.Time:23:28。荆宁市刑警队审讯室。

吕荆科:喂?

厅长:你们陶局已安全,继续审。

吕荆科:是。

(这时,孙君鸿收到手机短信,短信显示为:“欢迎接见刑卢队,可以买单了,夜两点。”)

吕荆科:这是谁的短信?

孙君鸿:我哪知道?但意思大概就是让我转告潘明达,到澄江去见一个姓卢的刑警队长,让潘明达付款。

吕荆科:澄江姓卢的刑警队长?姓卢的……卢锡光!

孙君鸿:没听说过。

吕荆科:做你该做的。

(吕荆科把孙君鸿的手机递给孙君鸿。孙君鸿发短信:“欢迎接见刑卢队,可以买单了,夜两点。”)

14.Time:23:31。荆宁市潘明达家。

潘明达一看短信,哈哈大笑,自言自语道:“原来我们的同志遍天下!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原来是刑警队长帮我办事。”潘明达立即抠出瓷砖地板,将一叠叠包着黑口袋的钞票拿起,装进手提箱,坐着车悠哉悠哉地奔向澄江市刑警支队。

15.Time:23:35。澄江市刑警队。

宋玮琪:陶局长,你要暂时牺牲一下,我让局里的人做几张你死亡惨像的合成照片。

陶如高:同意。给你们澄江添麻烦了。

宋玮琪:这是我身为公安局长的失败,我非常惭愧,真的。

16.2009年5月25日。Time:02:00。澄江市刑警队长办公室门外。

潘明达(在门外跺了三脚):盛世中国。

卢锡光:四海太平。

潘明达:逃之夭夭。

卢锡光:如何高兴?

(门开了,潘明达微笑着走了进去,关上门。卢锡光面无表情地扔了几张照片在桌上,这些照片皆是陶如高的“死亡之相”,逼真之极。潘明达看后,极其振奋)

卢锡光:事儿办了。钱带足了吗?

潘明达(将手提箱放在办公桌上):请清点。

(卢锡光打开手提箱,150万人民币呈现于眼前)

卢锡光:满意。

潘明达:代我谢过“阎王”。

陶如高:你恐怕再也谢不了啦!

(潘明达吓得一转身,猛的看见陶如高竟活生生地站在自己后面,并且还看见陶如高拿着一把枪对准了他)

潘明达:你XX没死?

陶如高:可你离死期就不远了!

(两名警察迅速从外面冲进来,擒住潘明达,欲将其铐走。潘明达激烈挣扎,指著卢锡光)

潘明达:你是XX的卑鄙小人!(又冲天乱叫)闫洪贵,我日你祖宗!我XXX!

(卢锡光猛击潘明达脸部两拳,被警察制止,也被戴上手铐)

某警察:得罪了,卢队。

卢锡光:潘明达,你XX给我消停点,不然我把你往死里整。

潘明达:你现在又比我好到哪儿去?

卢锡光:以后你就知道了。给我小心点!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时的荆宁市,不可能像任何编剧文人想像的那样干干净净,矛盾照样深深地沉积著。人民的欢腾,往往只有一两天或者几个钟头,风吹过,一切如旧,草还是草,木还是木,羊还是羊,狼还是狼。
  • 物欲的贪婪,权势的跋扈,生存的威逼,使心灵被毒化、个体被僵化、社会被冷漠化。人民不一定都是盲从的,大家都能判断。21世纪的中国,民智已开,民思已启,天下就是天下人的天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 普溪事件,是一起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尽量减少损失,减低矛盾激化程度的事件。但是,灾难已经发生了。灾难发生前,我介入到了普溪镇双弘村的征地案调查之中。
  • 挺长一段时间了,憋得我都受不了啦。我这个治安队长也不想当了,没劲。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当马富华他们的走狗了。
  • 双弘村里的男人已经所剩无几,妇女们担心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公安机关还是在某个隐藏的寄宿点。公安局的警察们比平时辛劳十倍以上,有的吃着速食面,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面前是一批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来源复杂,涉及面广。
  • 去年贵州省瓮安县的6.28事件,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被一一免职,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线民仍然在网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受害人的冤屈还没有昭雪”,“事件的真相仍被隐瞒”…
  • 互联网于中国而言,其汹涌之势,其勇敢之风,高于一般人所知的死水一般的社会状态。关于普溪镇的流血冲突事件,各网站删帖不断,即使平时颇敢言的高人气网站,网路编辑们也是忙得神经紧绷。
  • 我在普溪镇为了发展经济,需要真正的稳定,需要与普溪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团结,如果这个时候的我,还要睁着眼说瞎话,这里的百姓今后怎么看待鸿兴?
  • 5•22事件的冲突全程,一般记者拍不到,他们被勒令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准出来——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胆量出来的。只有少数记者,要么是被允许的,而前提是报导必须通过审查,否则必须问罪;要么就是偷偷爬上高楼,秘密地拍摄。最真实的记录者是带着手机的群众,他们拍下了最真实的一幕幕。
  •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