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食点滴:民以食为天

杨纪代

清蒸白鲳(摄影:露露/大纪元)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中国人是个好吃的民族,中国人的饮食文化更是博大精深,号称天空飞的,陆上爬的,地里走的,水中游的……全能搬上桌,选择面之广,令人叹服。食材从极难取得的珍稀走兽,如鹿茸、熊掌……等等,到便宜得富人不屑一顾的豆腐、空心菜……,都能推陈出新,在大厨的掌控下,在蒸腾的鼎镬里做出一道道让人垂涎欲滴的美食。

“食色性也”,连道貌岸然的孔老夫子,都承认“填饱肚子”可是人的本性之一哪。历史上的许多名人、文豪,都是讲究美食的,例如丰腴不油腻、入口即溶化的“东坡肉”,以及“素菜粥──东坡羹”就是出自苏轼之手,那真是名闻中外,千古以来都是名厨传授不绝的菜肴啊!再说啦,有清一代,就出了两位注重养生与美食的文人,前有兼戏曲家的李渔,后为“乾隆三大家”之一的诗人袁枚。

《闲情偶寄》中的“饮馔部”,是李渔讲求饮食之道的专著。他主张于俭约中求饮食的精美,在平淡处得生活之乐趣;袁枚写有著名的《随园食单》,是清朝一部系统地论述烹饪技术和南北菜点的重要著作。该书出版于乾隆五十七年。可见历朝历代对美食的重视,上自天子,下至庶民都是一样的,只有环境条件的区别而造成口腹的需求有所差异而已,是吧。

“民以食为天”,随着回归自然食品的兴起,传统美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其实,这些食物的由来都有它美妙的传说。譬如“黄焖甲鱼”是一道以甲鱼、肥母鸡为主料的菜肴,出自山东潍坊,它的成名与郑板桥有关。

相传乾隆年间,“扬州八怪”之一的大画家郑板桥,在山东潍坊出任知县。当时县里有一陈姓乡绅,为了滋补身体,延年益寿,他取用甲鱼与鸡炖煮成菜,其味异常鲜美。有一次,乡绅邀郑板桥到家中做客,席上山珍海味、水陆杂陈。郑板桥食后,惟独对“甲鱼炖鸡”最为满意,称赞此菜味属上品,并欲打听此菜的做法。

乡绅毫不保留地一一直说:“先把甲鱼和肥母鸡分别宰杀洗净,下锅加水加姜丝和八角等调料,用旺火烧沸后,改用小火煨至熟捞出。然后把鸡拆肉剔骨,将肉切成长条,再把炒锅烧热,下花椒油、姜丝炒成黄色时,放入酱油,下煮甲鱼和鸡的原汤,放绍酒、味精,再把甲鱼和鸡条一起放入锅内,焖烧片刻,用湿淀粉勾芡,淋上麻油,将鸡条放入盆底,甲鱼置其上,此菜就做好了。”

郑板桥听得津津有味,后来,他还将此菜告诉一酒肆好友。这位好友在原来制作的基础上,增加了海参、鱼肚、口蘑等原料,先煨后焖,使之更为鲜美,“黄焖甲鱼”就此得名。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记得每天的早餐,都是母亲天不亮起来升火熬煮的“粥”,加上蕃薯签或番薯。浓浓稠稠的“白”里,翻滚著耀眼的几块“黄”,美极了!配上自家腌制的萝卜干,或亲友相互馈赠的豆腐乳,喝上一碗,玩儿去啦!慢慢的,光复啦!生活好过点儿啦!每天清早,就有挑担子沿街叫卖酱菜的小贩,开开门买点儿面筋、土豆或油条,吞下碗稀饭上学去!渐渐地,午饭的便当盒里,母亲会煎上一个自家母鸡生的荷包蛋!雪白的蛋包里,用筷子一捅,流出黄澄澄的蛋黄,色美!味香!引人食指大动!

每天的晚餐时刻最让人怀念!等齐了之后,一家八口在塌塌米上围桌而坐,幸福满溢!那时个个纯真、温厚,虽是粗茶淡饭,可就心满意足!那热闹劲儿,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一看就知:吃的是满满的爱意!喝的是浓浓的亲情!啃的是串串的关心!

最绝的是有一年的暑假,一天一家围坐吃午餐,母亲煎了一盘物美价廉的豆腐,那可真用心哪!每面外皮都煎得金黄金黄的,带点儿焦,焦里带点儿脆,淋上酱油,洒上葱花,香气四溢!让人垂涎!那时二弟大约刚上小一,抢著夹了一块,一不小心,那热腾腾的豆腐,不知怎么的却溜进了他短裤头的裤裆里,烫得他又叫又跳!急切间又弄不出来,登时把我们全家人都笑倒!这事儿一直到今天,仍成为他的笑柄,时不时的拿出来开开玩笑,回味回味!

这融入汗水与纯手工的“古早味”,如今又逐渐的被人重视起来啦!知道这是老天赋与人们的生活方式,你得劳动双手、辛勤付出之后,才能享有幸福,也才知道珍惜!这也就意味着,一般老百姓认为“吃”、“食”与“敬天”、“崇神”是等同的,是无分轩轾、不可忽视的,这也许就是“民以食为天”的原始内涵吧!@*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4-29 8: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