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5)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冯士民夫妇和儿子,在冯大郢过完头七,告别伯父母及全家,和弟弟冯士青一同来到江西景德镇,见过弟媳侄女,又去拜望岳父母。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欧阳化成拉住外孙,当初女儿女婿离开时,正如现在的外孙一般年龄,不觉已是二十多年,他感叹不已。一会儿春岚的两个弟弟,也陆续下班回家,一听说是自己的亲姐姐、姐夫回来了,都大吃一惊:“你们不是都埋在小东山的土里了吗?怎么又活了?”

春岚笑道:“你姐姐、姐夫不但埋葬过土里,还埋葬过大海里。我们命大,死了也能复生。”

二弟问道:“难道那天晚上,我和哥哥敲打的是空棺材?”

“一点不错,趁你们悲痛时,我们已和照阳大伯走向八家滨的路上。”

“埋葬过大海是怎么回事?”

欧阳春岚把“浙渔2号”的刘大副,如何把他们送到台湾“基渔十号”的轮船上,如何做假象,说他们掉到大海里淹死的经过向大家叙述了一遍。“近二十年了,刘大副已有七十多岁了,不知现在如何,我们准备去看望他老人家。”

冯士民三人,在景德镇和岳父母、弟弟等人,亲亲热热地过了几天。想到爷爷临终时对他说的话,心中有初步计划,于是给岳父欧阳化成,弟弟冯士青,各人五万美元。告别大家,他们去了舟山群岛。

到达舟山,来迎接他们的是刘大副的孙儿刘永生,此时刘永生已是二十四岁的青年。冯士民假称自己是他的弟弟冯士青,为死去的哥嫂来感谢刘大副。刘永生滴下泪来说:“爷爷去世两年多了,请大伯屋里说话。”

他们走进屋内,刘永生给各人泡上一杯茶后,对冯士民说:“你不是士青二伯,你是士民大伯,你们并没有死,你的情况,爷爷临终前,只对我一个人说了。他说不出三年,必来我家,要我有什么要求,就对你说。我想你在国外,我对你能有什么要求呢?我不明白爷爷的意思。”

冯士民说:“我明白他老人家的意思,我一定完成刘大伯的夙愿,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机会总是有的,你现在在船上干哪一行?”

“船三副。”

“很好。这一定是你爷爷生前的安排,实现你爷爷的心愿更有条件了。我给你五万美元,等有机会,自有用场。”

“不可!不可!我对你们没有丝毫帮助,怎么可以收你钱呢?”

“这不是你收不收的事情,是我为实现你爷爷愿望做准备,你不可不收。”

岛上渔民十分好客,刘永生忙去找回在鱼网厂织网的父母,又分头请来地方上的头面人物,为来客祝酒接风。自然也少不了原大队书记陈阿狗,他见到冯士民夫妇一下怔住了。刘永生忙上前介绍,说是冯士民的弟弟冯士青,是爷爷在冯士民掉到海里后,写信给他的,他这次来指望拜见爷爷。陈书记心想,已近二十年了,冯士民的弟弟还如此重情。握住他的手说:“我对不起你,没有把你哥嫂照顾好。”
冯士民说:“哪能怪你们,只怪他们自己玩心太重。感谢你们对他们生前的关照。”

酒席办得十分丰盛,摆满了山珍海味,数不尽的海产品,各种鱼虾不断变换,数不清的多种贝类,鱼、鳖、虾、蟹,不下五十盘。

酒后大家发自内心,畅谈大好形势,称赞邓小平把土地包产到户,农民得到了好处。渔民们也实行了责任制,收入比以前高了许多。又给四类分子摘帽子,共产党不镇压人民了。展望未来,人们兴奋不已。冯士民却很担扰:邓小平还抱着一个“四项基本原则”,这可是套在人民头上的紧箍咒。也许这是暂时的权宜之计,会逐渐改进吧,但愿如人们想像的那样,向光明方向走去。

第二天,冯士民夫妇带着儿子,离开舟山,飞往美国……(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
  • 余波暗惊:五七年猪肉每斤只卖五毛四,猪肉一贯比鸡贵,他的两只鸡相当一个肥猪价钱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紧张,可见农村生活更苦了。
  • 他们把冯士民给的五百元作为生命支柱,不是万不得已,不轻易花一分钱。一天饿得实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镇买吃,却买不到了,个个饭店关门闭户,市场没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是怎么回事?
  • 女子走到榆树下,见一老者闭目养神,与相约者无异,便开口说出暗语:大叔有波无浪。老者回道:大姐双口难辩。他俩对上暗语,都很高兴,齐声说道:“我们快走!”
  • 冯士民说太好了,他们有说有笑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上,拐过一个山角,侧面突然有一女人说道:“小凤!只顾自己走,你怎么不把客人行李拿着。”
  • 一九八二年,清明时节,从远处回家祭祖的人络绎不绝。小东山顶上没有坟墓,却有一个老妇,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约十岁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树下磕头。此时又上来三个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