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6)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且说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老子被抓时,成了罪人,你们都幸灾乐祸。你们为了迎合毛泽东的追随者,说我是刘、邓资产阶级的追随者,那时你们为什么不来向我学习,不来采访?现在毛泽东的追随者倒下去了,你们又来迎合有势力的邓小平。邓小平要把经济搞上去,我搞分田单干,正是邓小平所需要的。他为了拢络人心,坐稳江山,而搞单干,我是为了农民有碗饭吃而搞单干。我和邓小平想得根本就不是一码事。邓小平想利用我为他歌功颂德,为他当吹鼓手,办不到。如果你们认为我是有良知的人,就抛掉你们摇头摆尾的狗奴才像,把我所说的话,登在报刊上,用电台播出来。如果你们没有这个胆量,都给我滚开!去做你们的哈巴狗!”

从此,冯大郢的干部学习、记者采访,消声灭迹。而远离冯大郢300里的凤阳小岗村,却成了共产党大肆宣扬的对象。这个小岗村,搞分田单干在冯大郢后一年多。农村有一句俗话叫做“鬼头把戏。”共产党惯用的“鬼头把戏”办法,把他们分田单干如何神秘,如何不怕风险,又是共同订立的条约,每人盖上私章,按上手印,拿出来展示。好一个有胆识的小岗村人呀!令你佩服不已,又显示了广大人民对邓小平搞单干的迫切愿望。邓小平多得人心啊!

安徽凤阳的小岗村,成了全国学习的榜样,这些固然是好事。可是这一学习,又给人产生对它的可信度。正如毛泽东时“农业学大寨”,大小干部都去亲眼参观过,到头来却是共产党制造出来的“伪劣产品”,越学人越穷。那时是强迫学的,现在的“个人承包责任制”都是自愿的。尽管农村的既得利益者的干部们,用种种借口不让单干,但也挡不住受压迫的广大农民抗争。由于干部们的阻挠,分出的责任田极不合理,所以又产生了分田后许多纠纷。这是冯大郢分田后所没有的,冯士郢是根据大家提的意见,得到大多数人同意的。订出的条约,大家无法不遵守,产生不了纠纷。

尽管其他生产队,单干后纠纷不断,但农产品的产量还是大增。农民除了丰衣足食,手里有了钱,就向更高要求发展。他们拆掉几十年摇摇欲坠的稻草棚,盖起了砖瓦房,农村出现了一片繁荣景象。由于农村向市场经济先走一步,国有企业还按计划经济的老办法,与农村的经济不配套,农民多收的粮食无处卖,只得卖给国有粮站,粮站的仓容不够,现金又跟不上,又加上粮站的收购人员懒散惯了,就用打白条、压级压价的办法,来消极抵制收购。

话说肥东县路口乡有一农民高习强,他看人家砖瓦房都盖了起来,看着自家几千斤稻子卖不出去,好生着急。于是他写封信向他在部队官到师级的哥哥诉苦。哥哥找到一位战友,托他把这封信转到安徽省委书记万里手里。大抓粮食的万里,见信大发雷霆,粮食生产,抓出的粮食竟然没人要。派他手下配上记者去路口粮站调查。并直接向高习强了解情况。粮站头头见省里来人,哪敢压级压价打白条,只得及时付现金。收购一天,记者一走,他们又打起白条来了。过了几天,记者又来到高习强家,了解收购落实情况。高习强只是干笑。记者先后去了他家七趟。高习强的粮食卖光了,连他亲戚的粮食也冒充是高习强的卖了,可是其他人的粮食照样卖不掉。

农民蓬勃发展的经济开始受阻。干部们,特别是城市里的干部们反以为农民富的“滴油”,又产生了“红眼病”,开始向农民勒索,农民的负担逐渐加重。(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
  • 余波暗惊:五七年猪肉每斤只卖五毛四,猪肉一贯比鸡贵,他的两只鸡相当一个肥猪价钱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紧张,可见农村生活更苦了。
  • 他们把冯士民给的五百元作为生命支柱,不是万不得已,不轻易花一分钱。一天饿得实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镇买吃,却买不到了,个个饭店关门闭户,市场没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是怎么回事?
  • 女子走到榆树下,见一老者闭目养神,与相约者无异,便开口说出暗语:大叔有波无浪。老者回道:大姐双口难辩。他俩对上暗语,都很高兴,齐声说道:“我们快走!”
  • 冯士民说太好了,他们有说有笑走在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上,拐过一个山角,侧面突然有一女人说道:“小凤!只顾自己走,你怎么不把客人行李拿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