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7)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冯大郢的冯士研,看透了官僚们的心态,为了避开他们的敲榨,他抛弃农产品的生产,搞起水产品来了。他利用靠近巢湖水源的优越条件,把农田改成池塘,养起鱼鳖虾蟹来了。待鱼长成,他把池塘里的大鱼网起出售,所得竟比安种农作物收入高出几倍。在出售鲜鱼期间,发现市场上的老鳖价格猛涨,而且不是以前号称的“笔杆黄鳝,马蹄鳖。”那时的老财们认为小鳖鱼肉嫩,小鳖价高,又好出售。现在不同了,按重量计算,越是体重,价格越高。每斤竟然高达二三十元。平民百姓未见问津,多被一些鱼贩子收去。冯士研心想,看来还有比本地价格更高的。于是他带了三只个大体重老鳖南下,去了解市面行情。三日后,来到广州白云菜市场,选了一个空位,揭开小鱼篓盖,等待买主。一买菜老者,一见老鳖,眼睛一亮,也不问价格就要买一只。冯士研问道:“老先生,你还没有问价,知道这只老鳖值多少钱吗”?老者答道:“这只不过两斤重,给你四百元行吗”?冯士研一惊:“此处每斤200元”?!他万万没有想到有如此高价。便又平和地说道:“老先生,就按每斤200元,你也得给七百元。”老者惊喜道:“这老鳖有3斤半重”?!他连忙掏出700元给了冯士研。老者带着占了一个大便宜的喜悦,笑嘻嘻地走了。人们一见老者的老鳖,都挤到冯士研的鱼篓边,抢购余下的两只。他的三只老鳖卖掉,竟然得两千多元。他在惊叹中,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老兄,是初次来广州吧”?

冯士研向这位地道的广州腔回道:“是的,来此处看看行情。”

“有这种看行情的吗?价格由买主定。你的三只老鳖就少卖八百元。”

“难道每斤能卖250元”?

“一点不错,价格还在上涨。”

“我就不明白,此处甲鱼价格为何这样高”?

“现在癌症不是无药可医吗?传说甲鱼能防治此病,会用脑的人就发明一种用甲鱼做成的叫‘中华鳖精’口服液,于是甲鱼用量大增,价格自然也就大增。”

“啊!原来如此,请问兄长尊姓大名?我没有做过生意,你们广州人历来经商,有经验,请您多给我指教。”

“我叫孙利来,长期在这菜市场叠买叠卖,对行情了若指掌。听你口音,好似安徽合肥人。你要想把四千里外的甲鱼运到这里来,要先了解这赶时髦的当天行情,才能保证你有盈利。稍为把握不好,就要亏本。”

“您讲得很有道理。我叫冯士研,确是住在合肥郊外,请您告诉我,怎么个联系法?”

孙利来掏出一张名片,给冯士研说:“你如信得过我,你回去按这上面打电话和我联系。”

冯士研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小“玩意”,只见上面标明,孙利来,是市场的联络员,有电话号码及住址。忙说:“谢谢,谢谢,麻烦你了,我们以后多多联系。”

“不用谢,以后或许有请你帮忙的时候。”

“需要我时,我会在所不辞。”

冯士研回来后,每晚去邮局打电话给孙利来。他掌握广州甲鱼价格,第二天天一亮,就去集市收购。他先是乘火车,后来得知准许乘飞机。来回三天就可一趟,而且每斤涨到300元。每趟100斤,几个月后,就赚了几十万元。甲鱼收获期过,冯士研不忘孙利来给他的说明,给孙利来五万元,以表谢意,孙利来坚决不收,并表示都是生意场上的人,互相帮助,情意为重。只要求他回去帮助他了解一下,合肥的摩托车行情。冯士研满口答应。

冯士研回到合肥,不见出售摩托车的商店。没有销售,哪知价格。他又来到市百货大楼,却见大门前停放两辆新摩托。但不见车主,他只得在车旁转悠,等待车主到来。一会只见一青年拿着钥匙,插进点火开关锁孔。他忙上前问道:“请问小大哥,我想买辆像你这样的摩托车,不知从何处买到?”

只见这个小伙对他上下打量,看他的年龄与穿着都不像是骑摩托车的人。冯士研忙说:“是朋友请我买的。”

小青年笑道:“我说呢。我这摩托车来路可就远了,是从温州买来的,搞到家共花去八千元。有人出我一万,我可不卖,自己享受。”

冯士研随即打电话给孙利来,告诉了这一资讯。(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
  • 余波暗惊:五七年猪肉每斤只卖五毛四,猪肉一贯比鸡贵,他的两只鸡相当一个肥猪价钱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紧张,可见农村生活更苦了。
  • 他们把冯士民给的五百元作为生命支柱,不是万不得已,不轻易花一分钱。一天饿得实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镇买吃,却买不到了,个个饭店关门闭户,市场没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却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是怎么回事?
  • 女子走到榆树下,见一老者闭目养神,与相约者无异,便开口说出暗语:大叔有波无浪。老者回道:大姐双口难辩。他俩对上暗语,都很高兴,齐声说道:“我们快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