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从中国现状看法轮功4.25事件(2)

1999年4月25日约一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地到国务院信访办工室(中南海附近)和平上访。他们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阻塞交通,静静地站着等候十几个小时。当问题得到基本解决后随即离开,走时把周围的环境清理地干干净净。(明慧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26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好,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现场,我们接一下洛杉矶吴先生的电话,吴先生您好。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吴先生:我姓吴,我对于共产党对法轮功当时有1万多人在中南海这事的理解,只是一句话,很简单──作贼心虚。因为中国共产党在颠覆其它像国民党政权时候,所用的手法就像它现在所看到法轮功1万多人聚集在中南海一样,它吓死了,它就赶紧要制止。江泽民这个扬州佬并不是有什么了不起的胆子,“作贼心虚”,我只有这四个字。

主持人:好,谢谢吴先生。我们现在接下一位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今天这个题目也很即时,4.25又到了周年纪念日。历史怎么说总是有相同之处,温家宝下乡访问农民的时候,问农民缺什么?他很关心农民的疾苦。农民说就缺陈胜和吴广,其他都不缺。这说明什么问题呢?当然这个事情本身也没有必要去验证是不是真的,原话怎么样,它反映了一种民情,就是说这个民怨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只不过法轮功事件,仅仅是这个临界点当中的一种集中的表现而已。

所以从历史上来看,当初美国开国的先贤,以华盛顿为首的总司令的大陆军如果没有把英军打败的话,你就是再和平请愿也无济于事。马丁路德.金60年代的民权运动,是建立在美国有了民主法治基础之上的一种改革进步。那么假如说现在如果还是继续这样搞下去的话,好像有点前途渺茫,因为面对的是一个武装到牙齿的这样一个邪恶政权。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各位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从中国现状看4.25法轮功事件”,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您的意见,或是向我们现场的嘉宾提问,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skype是RDHD2008。那先请现场嘉宾来回应一下刚才两位观众朋友的意见。文昭先生先请。

文昭:刚刚纽约张先生已经谈到了,说现在中国的民怨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以我的看法,中国现在这个民怨实际上是和4.25,以及4.25以后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有直接关系。因为4.25事件本身是一个影响很大的群众聚集活动,所以给当时中共中央是施加了很大的压力。那么在这个事件之后呢,中共高层越发有这样一个想法,它特别不愿意民间有任何诉求就直接找到中央政府来。

因为对中共高层来讲,如果你直接找到中央政府,可能影响就比较大,可能就成为一个国际性的事件,那么就会有很多国际媒体,国际上不同的声音、不同的人士来关注,那它迫于压力,可能就不得已要做出一些回应。所以呢,从镇压法轮功开始,它就反复强调所谓“维稳”、“维稳”的重要性,要把所谓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那么地方政府就特别体会了它们上峰的意志,地方政府越来越肆无忌惮地破坏法律来压制人民的生命。

从这一点上来讲,它堵死了中国社会自新之路,上下就隔绝了,民怨无法疏导,那么积累久了,它很可能就以极端的方式爆发出来。所以这个民怨的凝结点是和4.25及4.25之后对法轮功的镇压有直接关系。

那么共产党一定是恐惧的,它的恐惧在于几个方面:一个是它好像事先不知情,一万多人就来了;再有一个,它最深层的恐惧感是,因为当时是1999年,正好是“八九”的10年之后,它感觉它一直有“八九”年后严重的危机感、不安全感,它感到它对社会的控制力正在削弱,有那么多人可以不听它的。

你说共产党要动员一万人干个什么事,那可不是个容易的事,那可能它的宣传机器、行政系统得全面发动起来才行。法轮功好像还没有共产党这样的组织力量,但他一万多人就来了,它感觉对这个社会的控制力在减弱,一旦减弱,人民如果都敢于这样做,那很可能要清算它以前的旧账,这对它来讲,它就感到特别恐惧。所以为什么江泽民后来给政治局写信说,这事情如果共产党不处理就要亡党亡国,它是发自于内心的一种深度的恐惧。

主持人:那竹先生呢?

竹学叶:我觉得刚才吴生先讲的作贼心虚,它是很传神的一句话。如果我们以正常的心态看这件事情,可以说这些人静静地站在那儿表达一种心愿,这对任何一个政府都没有任何威胁。事实上在当时的中央负责人把这件事情和平处理之后,国际社会对共产党的评价并没有因这件事情就说它统治不行了,反而是说看来共产党是可以改变的,进步了,它这件事情就处理得非常好。

当然外界是把这件事情当成是在共产党的意志之下和平处理的,其实我们回过头看不是这样的,是共产党里个别的人出于正常的处理就是这样,所以和平的请愿,他和平的处理。可是作为共产党本身,尤其是当时江泽民主政,以他的心态,他就把这件事情看得和一般人完全不一样,本来是一件非常和平、非常好的事情,用他的心态来看就觉得是对他的威胁。因为他觉得你这些人很和平,处理得也很好,这是不是意味着共产党的权威就没有了或者怎么样。

所以后来的镇压都是基于这样一个作贼心虚,因为它做的坏事太多了,它再要下去可能觉得自己会失控。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够为了做坏事的人,给它找千百种理由说它应该做坏事,我们就是跳开这件事,站在旁边来看,那人家是一个很合理的要求,又已经和平的处理完了,为什么你还回过头来掀起全民的、好像政府开足了马力要把这些人打……

主持人:对您这问题,有多种不同的说法,我就听说过一种,说4.25事件直接导致了对法轮功之后的镇压。它认为你的确对它构成了威胁,你那么多人突然就到了政府的机要重地,而且不但如此,你就算不是在中国北京,你到白宫围一个试试,那奥巴马也饶不了你,布什也会跟你过不去。您怎么看呢?

文昭:这个问题,从共产党自己的心态来讲,有一点非常明确,共产党它不要人们去爱它,它要人民怕它,它自己也没这自信,也已经放弃希望,说人们还能热爱它,没有任何可能性,人们只能是怕它!人们一旦不怕它,它就很害怕。就说你这么多人居然敢到中南海去,你居然不怕我,那我就得制造恐惧,我就得让你怕,我得制止你,让全国13亿人民都看一看。

所以这就谈到极权统治的一个特点问题,极权统治它当然要依靠军队警察、暴力机构,依靠管制媒体,依靠信息封锁等等手段。那么极权统治有一条非常重要的就是实现对精神的控制,它要你想什么,它让你觉得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规范,你就应该去遵守,你不能够超乎它给你划的界限之外去思考问题。

而法轮功学员他是信仰真、善、忍的,他看问题,他判断问题,看这个事情对不对以及他该不该去做,他是用真、善、忍的标准去衡量,他不是按共产党给的条条框框去衡量的。

如果共产党一旦失去了对人们的精神控制的话,今后它再想发动任何事情,发动任何运动,任何政治运动,不管对内对外,人们都可能会不服从,当然它整个统治就岌岌可危了。所以它为什么要去强化这一套东西,它需要透过恐惧来强化这个。至于你刚刚所说的,美国奥巴马……

主持人:你要是去围白宫的话,他也不会允许你去围白宫。

文昭: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美国是民主社会,什么叫做围白宫?只要你是实行宪法赋予的权利,并且事先申请得到许可,在白宫或者白宫之外或者国会山前面去及集会的话都行,是吧?这个事情之前也发生过,这个是很正常的,这个情况是不存在的。

主持人:那竹先生您觉得呢?

竹学叶:我觉得要是在美国发生上万人到白宫请愿,那将是爆炸性的、全世界的新闻,那要比共产党所谓的中南海被一万人所谓的围住要更加震惊,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有如此多的人,在短时间内都对奥巴马或者对美国政府有这么大的民怨……实际上在还没有到达这个状态之前,这些民众早就会通过他的国会议员,在国会通过一些法案,或者就把这个总统弹劾掉了,政府早就被推翻了,他可以要求重新选举嘛。所以说绝对不需要走到这一步,美国人的诉求就已经解决了。

主持人:所以他就不需要信访办。

竹学叶:没有信访办,美国不存在信访办,不存在说我法院解决不了了,我什么解决不了,我还要去信访,没有这个概念。所以对于西方人来说,你这么多人到中南海,他就觉得很奇怪,你怎么到那个地方去干什么?你去找议员,你去打官司,你去告状啊,你怎么到这个地方来呢?其实这是他不了解中国的情况,不了解在共产党的体制之下,中国人是没有办法去表达自己的诉求的。而法轮功学员又是采用这样平和的一个状态,所以很多人他一开始就看不透,这件事情怎么了?

主持人:好,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线,我们接一下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好。

张先生:你好,我刚才没讲完,再接着讲两句。4.25有意志的话,那么这个4.25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明是中共内心的恐惧的一个大暴露,为什么这样讲?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安娜小姐你听说过没有,什么叫“臭老九”?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这个概念?

主持人:您接着说。

张先生:什么叫“臭老九”?“地、富、反、坏、右、军、警、宪、特”,然后再加上一个知识分子,所有这些善良的人都是被共产党屠杀、迫害、抢夺、斗争的对象。所以在夺取政权以后,它无时无刻不在恐惧当中。上大学要清查你家里爷爷、父亲是不是地主、富农,是不是国民党旧政府的军政官员等等,如果是,大学入门正式的第一关你就过不了。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安娜,嘉宾大家好。被迫害者当然是要上访的,不管过去是什么实例,现在是什么实例,假设有贪官污吏这种财魔、权鬼,有这种人存在的话,只会把福田变成废墟,不可能把废墟变成福田的。所以只要有一个贪滥(指泛滥的滥),这风气不彻底把它清除的话,ACFA就像废纸一样,何必还要辩证呢?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下一位新泽西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我周围也有很多法轮功的学员,而且我在90年代从国外回去的时候,也听说过很多法轮功学员。现在我有一个问题是我很不能想通的,到底是信仰导致修炼,还是修炼了成为自己的信仰?这个问题我一直不太理解,两位嘉宾都是高手,想请他们解释一下。

主持人:那高先生第二个问题。高先生可能掉线了。那我们来回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的意见还有高先生的问题,文昭先生请。

文昭:好的,刚才几位嘉宾都谈到了一些对法轮功的理解,那么我也想谈一点,实际上客观讲,现在法轮功仍然是社会上有一定争议的话题。但是有一点,这几年以来,法轮功学员做到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很不简单的事情,不管你是支持者、反对者,你是同情者还是冷漠者,我觉得都要去正视这问题。

在20世纪,有两场最大的非暴力、和平抗争运动,一个是甘地领导的印度独立运动,一个是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民权运动。我们谈它是一个非暴力运动,是因为它的主流是非暴力的,它的基本主张是非暴力的,并不是说它这个运动过程中绝对没有出现过暴力。事实上它也发生过,由于印度教教徒和伊斯兰教徒之间的冲突,甘地曾经多次绝食,包括在美国黑人民权运动期间,在某些地区也发生过比较激烈的冲突。

但是呢,从4.25开始,法轮功真正成为一个国际关注的焦点,进入了大家的视野,但到今天为止,法轮功学员的抗争完全是和平的,我们甚至找不到一次暴力抗争的个案。特别是刚开始镇压不久的那段时间内,很多人还不理解。在海外,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街上炼功,甚至都有华人过去恶言相向,甚至还有个别人想动手的,这都是有的,但是都没有发生任何一个暴力冲突事件。

这是一种怎样精神力量,这是怎样一种信仰的力量才能够使人有这么强的自我约束力?在外界这么大的压力下,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平和理性的态度。所以我想今天人们可能是需要正视这一点,有这样一种表现,我觉得今天的世人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动心吗?

那么刚才高先生说信仰导致修炼还是修炼导致信仰?我个人是这么看的,每个人选择他的人生道路,选择他的信仰的时候,情况都是各异的,这并没有一个很具体的道路。那么有的人他可能长时间接触过其它的宗教,接触过气功,或者对人生有长时间的思索,他不得其解,而在法轮功得到答案了,那么你就可以说他是由信仰导致修炼。但是他的信仰也不是平白无故来的,他是由于长年的困惑,而在这里得到了解决。

那么另一部分人是由于身体有病,长时间身体不好,中医看不好了,西医看不好了,偏方看不好了,这回听说有个气功,朋友也说挺灵,他去碰碰、试试看行不行,这么一去试,效果不错。那么从这儿开始他去了解法轮功的教导是什么,同时从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得到印证,这个可以说是修炼导致信仰。

具体情况还有各种各样更复杂的,但是我想其中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真、善、忍这个基本精神、基本原则吸引了他们。他们心中向往美好事物,而法轮功在这一点上有一种终极关怀,他是真正地解决你生命的根本问题,大家都觉得在这里找到了心灵的家园,这是共同之处。

主持人:那竹先生您对高先生的问题,您会怎么说?

竹先生:我觉得他这个问题好像是把修炼和信仰对立起来,或者好像把它当作不同的两件事情。但据我了解,法轮功学员是把它当成一件事情,他的修炼就是他的信仰,他的信仰也就是他的修炼,他所谓的修炼就是按照真、善、忍去做,怎么提高道德,怎么样做得更好。

主持人:一般从宗教的信仰来说,可能都有一个宗教中的神去信仰,那么法轮功修炼有没有?法轮功的信仰是信什么呢?

竹学叶:这个问题,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可能给你一个不同的答案,我所能得到的答案就是他信仰“真、善、忍”,这就是他的信仰。当然他有师父,是这个师父告诉他,李洪志先生告诉他真、善、忍。当然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三个字,什么叫真、善、忍呢?如何提高啊,他有好多的道理在后面,这当然是由师父教的。

信仰这个真、善、忍,他当然就相信这个师父能够帮他往真、善、忍这个道路上去引导,所以他就是这么个关系。当然,他也炼功,而有的人不了解法轮功,就以为练动作就是修炼,其实你去问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他都把炼动作和提高道德结合在一起,他称之为修炼。所以刚才高先生的问题在我看来啊,他实际上是一个问题,他分不开。

主持人:噢,是一样,是互相联系的。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从中国现状看法轮功4‧25事件(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从中国现状看法轮功4‧25事件(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4-26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