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鞍山副检察长入股民企 骗取逾千万资产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28日讯】鞍山一检察长入股吴云富的耐火材料厂曾让他有了“借得东风水路宽”的感觉,但从这一刻开始,与赵余龙的种种“合作”却让他陷入倾家荡产的深渊。

2004年,吴云富是身家上千万的老板,拥有一家耐火材料厂,还顶着辽宁鞍山市政协委员的名头,意气风发。可如今,吴云富无家可归,只能寄宿在友人家中,“窘困到连一罐液化气也买不起的地步”。

4月2日,辽宁鞍山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赵余龙,因被其商人朋友吴云富举报违规经营而被撤职。过去5年,两人曾合资办厂,享受权力和资本结合的蜜月期;最后因400万贷款引起纷争而以翻脸收场:一个失去资产,一个丢掉官职。吴在举报过程中,发现赵在老家违规开矿,赵老家的村委会阻拦赵家开矿,结果,村委会欲举报赵时,其中5人被抓,并被判刑。

吴云富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现在我才明白,赵余龙利用手中的权力设计好一个个陷阱,目的就是霸占我的耐火材料厂和供货合同。”

“检察长太好使了”

吴云富和赵余龙相识于2005年。吴云富当时在鞍山岫岩县办耐火材料厂。赵余龙则时任鞍山铁东区检察院检察长。经朋友介绍,两人结识。

据吴云富说,赵余龙提出要投资300万,入股耐火材料厂,今后则按照0.5%的月息收取利息,此后厂里利润则各拿50%。吴云富说,和赵余龙结交,确实想,“生意人,认识一个当官的总不坏”,而赵余龙检察长的职务也确实给他带来过不少便利。

“当时我已投资了1250万。”但吴云富考虑到“赵说过鞍山政界有什么事,他都可以摆平”,便于2006年1月12日签了协议,并在协议上明确,“乙方(指赵余龙一方)负责甲方(指吴云富)与上级各部门关系的协调。”

随后,吴云富很快认识到检察长确实“太好使”。例如,2006年初,岫岩县供电局的用电安排,耐火材料厂需生产一天停产一天。吴云富去找赵余龙,从此耐火材料厂从没停过一天电。

虚报资产 骗贷数百万

在检察长赵余龙的帮助下,吴云富顺利获得银行的“超额”贷款、800余万。2007年,赵余龙与吴云富商议,认为办企业不能只靠自己投资,打算从鞍山商业银行建钢支行争取1700万的贷款额度,而耐火材料厂的流动资产没有那么多,无法为这个贷款额度提供担保。

耐火材料厂为增加自己资产,虚报了厂区土地面积,但土地证无法更改,于是他们采取买假证的办法,花400元买一个假的土地证,并刻了假的岫岩县国土资源局公章和国土资源部土地证书专用章。

于是,厂区的面积由6452平方米增加到23452平方米,比实际的评估价值超出274万元,最终耐火材料厂评估价值为1300万,赵余龙又运用自己的关系找鞍山远东集团公司做了担保。吴云富称,这一切都是赵余龙的主意。

决裂导火索:400万欠款

吴云富称,赵设计侵占其资产;而赵余龙父亲说,吴将钱用于赌博才被限2个月内还款。

赵余龙和吴云富的关系决裂发生在2008年。2007年12月,吴在银行办理了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令吴云富没想到的是,“承兑汇票发放后,赵余龙先拿走了600万元”,实际只有400万元投入了耐火材料厂,但吴却还要承担缴纳2000万元承兑汇票的利息。

2008年到期后,吴云富向赵余龙表示耐火材料厂资金周转紧张并提出办理延期,赵余龙称承兑汇票由其先还,包括用于耐火材料厂的400万元。赵说:“你给我写个400万的借据吧,限你一个月还我400万元,这一个月400万元按3分钱利息还我。”

但吴云富无法到期归还。赵余龙替其向银行还了400万,并让吴立下借据,限期一个月内归还,同时收三分利息。但吴云富一直没有归还。随后,赵余龙的妹夫孙波凭“抵债协议书”将吴云富告上法庭。法院判令吴还款。

由于吴云富依旧无力偿付,最终,“他的”耐火材料厂于2009年2月18日以560万元的价格,被成功拍卖。最后发现,拍卖是赵余龙在运作。

“违规开矿” 举报人被抓

彻底失去工厂的吴云富于2009年6月开始对赵进行检举揭发。过程中,遇到一个陌生人程希忠。程揭开了关于赵余龙的另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2年前,赵老家的村委会阻拦赵家开矿,2年后,村委会欲举报赵时,其中5人被抓。

围绕矿山,瓦子沟村委会开始与赵余龙在内的矿主们产生各种矛盾。2006年4月中旬,一些村民堵住了赵家运矿车辆,因为车辆把路严重轧坏;2006年12月,他们把矿主吴世强和杨明显的矿封了,因为村委会认定他们的承包费太低。

事情都在当年得到平息,而到了2008年6月12日,村委会主任程威忽然被刑拘,罪名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原因是2年前其参与了堵路封矿。举报信上签名的吴东文、辛兆刚、王振志、辛功伟等4人相继以相同罪名被刑拘。

在一审和终审中,5人罪名均被判成立而获刑;其中程威刑期最长,为5年。

程希忠有疑惑,“为何村委会头天写信,第二天被抓?”“为何2年前事情闹得那么大而没人管,2年后却有人管?”程希忠认为,这和2007年当上鞍山市副检察长的赵余龙对村民打击报复有关。

经调查,赵余龙违规收入共580万元,他拿出其中的560万元竞买吴云富的耐火材料厂属违规;当初入股该厂也属违规。如今赵的违规收入已被没收,耐火材料厂也交由岫岩县国资局处理。

今年1月25日,赵余龙被解除“双规”,4月2日,赵被撤职。但举报者吴云富和程希忠认为,市纪委做出处理过轻,有包庇赵余龙之嫌。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4-28 9: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