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9)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还有十天就是共产党的国庆日了,在这期间,干部工人要放两天假,趁这时,冯照阳和冯士研叔二人,在合肥市奔波,与有关部门联系协商,终于有了结果,在市中心的青云楼下,租下了一间门面房,又租下两间仓库。他们把孙利来的摩托车放进门市部,标上一万元价格。在大门外右侧墙上,贴上了大红广告:国庆期间,大量销售摩托车,欢迎选购。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谈笑风生。孙利来虽也西装革履,却相形见绌。其中一名女士站了起来,要孙坐下,并指著一位矮胖男士说:“这是我们领导,王一把。”

孙利来说:“一把手在,我们更好谈了。”

王一把名叫王兵,是上层有名的高官小儿子,在太子党内有目共睹。他对孙说:“我不在,由他们作主是一样。听说你要摩托车,没问题。”

孙说:“今天来是落实价格。”

“每台一直是三千元。”

“如果是批发,能优惠多少?”

“如果一次买50台,可按二千五百元”

“一百台呢?”

“你一下买一百台!有这些钱吗?我们可不赊账”

“那你就不用担心了,不给钱,你不发货。”

“好!真是一百台,就按二千一台。”

“是否签个合同?”

“不用,不用,讲话算数”王兵转过脸向他的下属说:“不管我在不在都按这个价格。”

孙利来站了起来说:“好!我明天来取货。”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一辆日产大三菱货车,满载一百台韩产摩托车,徐徐向青云楼下开来,冯士研带领全体员工,鸣放炮仗迎接,一时吸引了许多人围观,待车停稳,搬运工人忙上车卸下二十辆摩托车,其余送往仓库。

有意买摩托车的人,都涌向门市部内抢购,不到两小时,二十辆摩托车被抢购一空。还有几人未拿到车,都带着发票去仓库取货。

孙利来看罢此景,喜上眉头,抬头看着‘青云楼’三个大字,不由感叹道:“我从广州的白云楼,来到合肥的青云楼,还真的要青云直上了吗?但愿能发大财。”

晚上九点,孙利来拨通守在白云邮电局的刘会计,要他明天带二十万元,到龙潭村买一百台摩托车,带来合肥。

短短的十一期间,二百辆摩托车就销售完了。后来虽没有十一期间火爆,每天都有数辆出售。接近春节总共销售近四百辆。

此时没有广告公司,全凭宾士在公路上的摩托车做宣传。周边省份,也有来合肥购买。一九八七年,有人要批发,孙利来和大伙商讨,决定按每二十台,单价8,000元批发。

此时摩托车虽然很畅销,但真正有钱买车的人却是少数,这些人多数是官员们的亲属子弟们,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又轨的体制下,倒买倒卖国营物资,谋取暴利。也有少数人,利用异地差价,贩卖物资。如山东日照市与合肥市的花米差价竟有二倍。(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
  •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
  • 余波暗惊:五七年猪肉每斤只卖五毛四,猪肉一贯比鸡贵,他的两只鸡相当一个肥猪价钱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紧张,可见农村生活更苦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