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1)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一九八九年的年初八,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孙利来笑道:“小伙子,你阅世不深,不知其中奥妙。公司印章不起大作用的,真正能吓唬人的就是王兵名字。你可知道这王兵是刘大人战友家的子弟加亲戚。你一不小心,被撤了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位交警大惊连说:“快走,快走!”

孙利来暗地沉思:自贩运摩托车以来,交警们都用敬佩的眼光目送我们,从未查过。这次查车,看来风头有点不对。近来又传言盛起:“有钱买不到东西了。”于是抢购物资风行,尤其是日用品,竟有人抢购的肥皂,够十年使用。抢购风对于摩托车生意,只有好处,毫无影响,只怕此生意做不长久,可要谨慎行事。

二十天后,孙利来又来到广州龙潭村大院,开了八十辆摩托车发票,付了款,拿着提货单,不去取货,却去买了两瓶茅台酒,来到车库,见到发货员便笑着说:“老弟辛苦了,承你多方帮忙,给你两瓶酒喝喝,以表谢意。”

发货员笑道:“孙大哥,为我们做了许多生意,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多做你们生意,是你们方便的结果,以后还请多多方便。”

“好说,好说”发货员说着把茅台酒放进柜里。

孙利来拿出取货单,发货员看了数字问道:“这次怎么少了二十辆?”

“还欠20辆款未到,要等四五个小时,请老弟还按100辆发货。”

发货员作难道:“这恐怕不行,一旦王兵知道,我可要倒大霉了。”

孙利来说:“我们兄弟伙处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几个小时的事情,你都不敢承担,你怎么能做大事”!

发货员被他这一激,硬著头皮,给他装了100辆。

车出大院,走了几百米,迎面来了一辆轿车,车内坐着王兵。他们都是老熟人,双方都停下车,互相客套一番。王兵开口道:“孙兄,您好,今天又是100辆?”

孙说:“下次就不是100辆了,可能是几百辆。”

“好,好,我一定满足你的需求,路上走好。”王兵的轿车绕过了孙利来的货车,开向大院。他下了车,来到仓库,见到库内竟然还有七八百辆,他对发货员叹道:“都要照孙利来这样的客户,也不用为这些存货担心了。”

发货员一见王兵,就心慌意乱,生怕被他发现多发货的事。哪知王兵坐下不走,喝起茶来,伸了一个懒腰说:“你把孙利来所有的提货单,拿来给我看看,他总共从我们这里买了多少辆?”

发货员如大祸临头,抖动着手,拿出了提货单。王兵见他有点异样,看了他一眼,他这一眼,反而使他镇定了下来:“反正就这大事了,任他处置吧!”

王兵看完发票,数了数张数说:“老孙是我们的最大买主,每次都是100辆”说着他瞟了一眼提货单,上面的一张竟是80辆,而且就是今天。他疑惑起来:“我刚才看到明明是一车货,怎么是80辆,难道……怪不得发货员有点异样。”便问道:“你今天发给他多少货”?!

发货员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一百辆。”

王兵把桌子一拍:“你好大胆,竟敢私地多发货给人,你想没想到后果吗”?!

“想过了。”

“想过为什么多发?”

“想过既然为你工作,就要为你分忧解难。你不是急需把这些货脱手吗?孙利来还差几个小时,就把钱送来,不能为四万元,就把这位大买主得罪了。为了你的利益,我担了这次风险,如果他在五六个小时内,不送钱来,我甘愿受你处置。”

“怎么处置?!四万元,你能赔起吗?赶快去把我追回来。”(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亲被定为富农,在那受辱的年代,穷困潦倒,更谈不上娶老婆。在他邻村有一地主女儿,与他年龄相仿,虽互有爱慕之心,却无钱婚嫁。毛泽东一死,这个青年走出牢笼
  •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
  • 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
  •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 冯士民夫妇死里逃生,自那天晚上,从小东山西村逃到冯照阳大伯家,按爷爷吩咐,在家闭门读书,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们的一切都为了逃往国外做准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