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岁月神偷》改写香港古迹命运

梁珍

六十年代一间旧鞋铺,一家四口如何面对风雨跌宕、人生悲喜?导演罗启锐将童年经历搬上银幕,拍成电影《岁月神偷》,回味旧香港的种种人情,在今年二月第六十届柏林影展上,令不少观众感动落泪,为香港首度夺得“新世代”最佳影片水晶熊奖。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4月6日讯】编者按:《岁月神偷》中的旧香港,本来将被时代巨轮辗碎,但因为影片在海外获奖,不到一个月就改变了香港一个老街道的命运,成功上演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戏外戏。

六十年代一间旧鞋铺,一家四口如何面对风雨跌宕、人生悲喜?导演罗启锐将童年经历搬上银幕,拍成电影《岁月神偷》,回味旧香港的种种人情,在今年二月第六十届柏林影展上,令不少观众感动落泪,为香港首度夺得“新世代”最佳影片水晶熊奖。

影片在海外扬威之际,也掀起一片保留剧中取景地——上环永利街的呼声。永利街是香港上环一条街道,位于上环南部必列者士街以南,楼梯街与城皇街之间。该处以保留香港一九六零年代特色而著名,街道上充满着一幢幢保留着老香港回忆的唐楼,但这条街却面临清拆的命运。


香港电影《岁月神偷》在今年柏林影展获最佳影片水晶熊奖。(网路图片)

左起《岁月神偷》主演任达华、吴君如、导演罗启锐以及担任监制的妻子张婉婷,齐声为保育永利街呼吁。(网路图片)

剧组、民众同声请命

《岁月神偷》在庆功记者会上齐声替永利街请命。导演罗启锐表示,永利街唐楼群是唯一保留了本港六十年代风貌的建筑物,呼吁政府不要拆除;监制张婉婷直言,“如果不是这条街,我们就要去马来西亚或者去广州拍 。多么荒谬,一个讲香港的戏,要去马来西亚或者广州拍。”

自幼在上环毕街长大的吴君如,姑公就在附近的永利街一间印刷公司工作,童年时代她经常在这几条街穿梭,几十年后因拍戏重游旧地,她感触良多:“在永利街开工拍《岁月神偷》时,记忆童年好多往事,又想起姑公。”任达华指近年不停清拆旧楼,香港缺乏标志,“英国就算发展城巿建设,但都会维持外墙,保留特色,香港维护古宅的工作作不够,令香港没有本土化的建筑物,没有特色。”

在一片保留古宅声中,已收购永利街一半业权的市区重建局,三月十六日突然转态,宣布为期两年的收购行动可能要暂停,建议将永利街列为印象“保育区(即保护区)”, 由原本只保留十到十二号三栋唐楼,到原汁原味保留全部十二幢唐楼及附近环境。消息传出后,受到大多数保育人士和永利街住户的欢迎,《岁月神偷》剧组人员更拉队到永利街庆贺。

保留建筑?保留了历史?

在永利街九号居住了七年半的租户董姐,在政府一声清拆命令下,去年六月搬离了原址,被安排到港岛东区的一个公屋。得知永利街戏剧化地得到保留,她非常高兴。她对本刊记者表示﹕“很高兴这个地方能够保留,可以重新看到我曾经住过的地方。永利街外观台阶都有完全旧香港的风貌,这在香港很少见。”

但她同时也表示,永利街非常残旧。房子结构里面都是泥沙,没有水泥,四处漏水。“我零二年住进去,一下雨就用十个盆来接水,前后花了十多万装修,一直到零五年才解决问题。”她建议如果政府要保育,希望投入更多资源重建内部结构,才能够永久保存。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日,一批市民游行抗议,要求政府立即停止拆卸旧天星码头和钟楼。 但可惜最后仍然难逃清拆命运。(新纪元资料室)

相对当年数万人守夜抗议,仍难逃清拆命运的天星码头,以及正在进行的高铁清拆项目——菜园村,永利街托电影的福,得以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为港人的集体回忆添上活生生的宝贵一页。然而,香港有多少文物建筑能如永利街般幸运?政府的文化保育政策究竟是保存了历史的内容,还是不过留住了建筑的外壳,以搪塞社会上的保育呼声?◇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66期【焦点新闻】栏目 (2010/03/25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68/7764.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4-06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