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中国的主人.第十五集(下)

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
杨银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字号】    
   标签: tags:

7.Time:21:33。鸿兴公司大门。

(普溪派出所所长邹思坤心惊胆颤地向密密麻麻的示威群众走去。愤怒的人群发现了他)

示威者之一:狗日邹思坤来了!

(人群喊著“打”、“打死他”、“整死他”。几个愤怒的小伙子冲上去挥了两拳在邹思坤脸上,邹思坤被打趴在地,又爬起来)

彭辰罡:不要打!邹思坤,你到这里来。

(邹思坤走向花台。人群质问“为什么打人”、“为什么要放走鸿兴公司的人”,有双弘村村民猛喊:“为什么要镇压双弘村?”)

邹思坤:你们这是火上加油。要知道受害的不仅是普溪人,也包括鸿兴公司的人,大家都有损失。你们这样闹,是搞敌对意识,为什么要分得这么清楚呢?大家都是灾难的感同身受者。

示威者之二:你他妈死不认罪!为什么打人?

示威群众齐呼:为什么打人?为什么打人?

邹思坤:你们现在是干扰鸿兴公司正常的工作秩序,我命令你们马上离开现场,不要再闹事,不要添乱。

示威者之三:日XX命令个屁!还有没有王法?警察把打手都放了,你们是非不分,袒护有钱的人。真以为我们普溪人是好惹的?普溪有脾气的人多得很!

示威者之四:老子也有钱。我杀一个鸿兴的人,也赔40万,谁拿给我杀?站出来!

示威者之五:天王老子犯法,也要杀头。冯雪刚,你XX熊了?站出来,不然整个普溪镇都要拿你的人头。我没刀就去买刀,没枪就去买枪,老子不想活了。

示威者之六:把冯雪刚交出来,把打手交出来!

示威群众齐呼:交出来!交出来!

(警察越来越多,围观民众也越来越多)

郝正阳:邹所长,我问你,你到底是普溪的派出所所长,还是普溪的黑社会老大?你说句话。你要是说你是所长,那好,这个所长你不要当了,你给我滚出普溪,不要让我在普溪见到你,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要是说你是黑社会老大,那好,我把真正的黑道请到这里来,让黑道收拾你。你是所长还是老大?

(邹思坤不说话)

示威群众齐呼:说!说!

有人喊:日XX说不说?说不说?

邹思坤:我是派出所所长,你们这是非法集会,非法游行示威。

郝正阳:放XX的狗屁!鸿兴公司的打手把我儿子郝纪锋打成脑震荡,还割了舌头,你们怎么把人都放了?我来找你们,你的那些手下又为什么把我的腿打成骨折?你才在普溪呆了多少年?

邹思坤:这个事情我不清楚。

8.Time:21:48。鸿兴公司大门。

(约150名防暴警察陆续赶到,从防暴警车上跳下,冲入现场。防刺靴、作战腰带、防弹背心、防弹头盔、催泪弹、警棍、盾牌,这约五公斤重的东西搁在每个防暴警察身上。这威风赫赫的一幕,反而激起人群的斗志。防暴队长万锦雄走向花台)

万锦雄:我是荆南区公安分局防暴大队队长万锦雄。防暴警察是专门担负处置各种突发事件、打击严重暴力恐怖犯罪活动和制止严重骚乱事件等艰巨任务的攻坚力量!现在,我命令大家赶紧散开,不要跟着起哄。你们是被不法分子利用了,赶紧散开!

(一部分防暴警察进入花台之下,将人群隔开)

郝正阳(拿着喇叭):你们到底还有没有是非?非但不问问派出所所长是怎么回事,反而还一个劲地把我们当成捣乱分子、不法分子。今天这么多人在,你们如果敢抓人,我们就跟你们这些走狗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范宁臣走向公司大门)

范宁臣:我,就是鸿兴公司总经理范宁臣。冯雪刚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如果他真的犯了案,我绝对不袒护他,我要求依法处理。大家有什么气,就冲着我来,我不是一个胆小怕事、不负责任的公司老板。

郝正阳:我们要见冯雪刚,你把人给我们交出来。我们要亲眼看看,他到底有多么嚣张?他究竟敢杀多少个普溪人?

示威群众齐呼:交出来!交出来!

范宁臣:他不在公司。你们当中,可以出来十个人,这里警察也在,武警也在,可以带十个人进去搜,如果搜到了,我这个总经理可以跪在这个门口,跪24个小时。

示威者:你们跟警察都是一伙的,我们不信你。你少在那里充好人。

彭辰罡:大家听我说,听我说。问题的重点是:第一,范宁臣要表态,自己的公司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给普溪镇带来灾难?第二,邹思坤要表态,这个派出所所长到底是怎么维护我们的公共安全?这些武警本来是要推双弘村的土地,后来又灭火,他们现在站在我们周围,是要干什么?他们端著枪干什么?

范宁臣:我可以表态。鸿兴公司确实在人的素质管理上有严重的问题,我是法人代表,我是领导,我有责任,我向大家赔罪。

(范宁臣向人群鞠了三个躬,有些人面有所动)

范宁臣:我还要表态,公司的思想教育严重缺乏,我们会把这一块抓上。冯雪刚将会被公安局依法逮捕,进行刑事调查,会给大家一个透明的结果。这次油库爆炸,死者的赔偿将依法进行,伤者的医疗以及我们公司的抚恤金,都会跟上。这不是自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我们是真诚的悔罪,因为谁都不希望悲剧发生。

万锦雄:范总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们就散开吧。散开!赶紧散开!不然我们就要抓人了。你们清楚你们是什么性质吗?这是文革式的批斗,是目无法纪的做法。你们把公安局当成了什么了?无论如何,大家快点散开,不要捣乱。

范宁臣:这位警官,这是突发事件,你不能这样激怒群众。

万锦雄:你没资格说这个话!我给大家10秒钟时间,如果还不散开,那我们就非抓人不可了。

范宁臣:要是有任何后果,你就是罪魁祸首!

万锦雄:你滚一边去,这是执行紧急防暴任务。1、2、3、4……

(人群愤怒的火焰更加猛烈,人们纷纷在建筑工地捡起钢筋、砖块)

万锦雄:7、8、9、10!全体警力,听我命令,驱散人群!

(警察打出催泪弹,一时间烟雾弥漫,众人的眼睛、鼻子、呼吸道以及皮肤等刺激强烈,人群剧烈咳嗽,流泪不断,喷嚏不止,口水也止不住。警察奔向人群,拿起警棍往前冲,见人就打)

郝正阳:我们拼了!冲进鸿兴公司去!把这个狗日的公司砸了,把这些狗日的杀了!

(郝正阳、彭辰罡被当场逮捕。姚崇崧逃出人群。万锦雄拔枪往天空一打,一声枪响,更是激起示威群众的愤怒,人群奋力往前冲。提着钢筋、砖块,逢着警察便打,警察与示威群众打成一片。一些人已经率先冲入鸿兴公司底楼,保安被吓跑,那底楼一个人也没有,人都跑到顶楼去了。范宁臣也遭了一砖头,流出了鲜血,被张天焕拉出人群)

范宁臣(压住血):别管我!

张天焕:姚崇崧!姚崇崧!快过来,送范总上医院。

范宁臣:你们认识?

张天焕:公民党的同志。

范宁臣:把喇叭给我!给我!

(姚崇崧把喇叭拿给范宁臣)

范宁臣(以最大的喊声):我是范宁臣!所有人都听我说,听我说!都住手!统统都住手!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没人停下,警察打群众,群众打警察。武警也端著枪冲了进去。范宁臣拉住一个武警)

范宁臣:你XX干什么?

武警:让开!

(武警接着往里面冲)

范宁臣(以最大的喊声):陶如高!魏邦华!你们这些混蛋,到哪儿去了?哪儿去了?

(范宁臣瘫软在地,看着眼前慌乱如麻的打斗,掏出手机,拨给柯远生,可是最终显示的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9.Time:22:06。鸿兴公司底楼。

(电脑砸烂、电视砸烂、玻璃砸烂,档抛洒,一一烧毁,桌子椅子全部烧起来。有的警察被打趴在地,有的示威群体也被打趴在地。这边有十多个群众猛攻一个警察,那边有十多个警察猛攻一个群众。整个状态,已经成为敌我大战。突然,三声枪响,来自武警)

武警官员(拿着喇叭):我们是武装警察。里面的人听着,如果还要执迷不悟,我们就要开枪了。你们马上停手,否则我们就真的开枪了。

(人群仍无反应,继续往楼上冲。先冲的两个,被打了两枪,没死,但腿被打中了)

武警官员:所有防暴警察,全部撤离。

(防暴警察不愿意撤离,继续打)

武警官员:所有防暴警察,全部撤离,撤离!撤离!撤离!

(武警官员往天空连开五枪。警察嘴上纷纷骂着“撤你妈个逼”,但还是拼命往外跑,没跑掉的警察被逮住,又是一顿狠打。流着血的范宁臣正要走进底楼,却被武警拦住,不得入内)

武警官员: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停手,不然开枪了!

示威者:大家不要怕,给我狠狠地砸,冲上楼去!

(一些人砸破窗户,往公司大楼的另一边跑开,纷纷说:“走,到政府去!”人跑得越来越多,未跑的是看见跑的人增多,也转身欲跑。一瞬间,如蚂蚁全体转移一般,现场只留下200余人了。武警把枪口对准了里面慌乱的人们)

武警官员:开枪!

(枪声大作。有三人被当场打死,六人被打伤,其余人赶紧从后窗逃出去。武警冲进底楼,将没跑掉的群众按住,带走。120的救护车在鸿兴公司大门外等候,受伤的警察被一一送上救护车,被抓的群众被一批批押上警车。藏在鸿兴公司的部分调查组官员这才探出头来,皆大欢喜)

聂建成:这些人太自不量力了,无知,幼稚,愚蠢,盲从!

10.Time:22:31。普溪镇政府。

(从鸿兴公司逃出的群众,一边奔跑,一边呼喊道路上的人:“走,砸政府!”有人也在高喊:“起义了!起义了!”人群的规模剧烈增加,迅速达到3,000多人。这3,000多人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政府。群众提着钢筋、砖块、酒瓶、汽油瓶、菜刀、齐刀、弯刀、匕首、砍刀、杀猪刀,有人甚至驾着摩托车带上煤气罐,冲向政府。警车、面包车、吉普车、轿车,逢车便砸。政府里面几乎空无一人,人都一一逃走了。唯有派出所里,只剩王旭钊和一个办户籍的女警察,王旭钊被拳打脚踢的群众打倒在地,爬不起来,唯有一身是血地匍匐爬出派出所。女警察直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有群众想照打不误,被一些群众制止:“滚吧!”派出所的所有电脑、办公桌、沙发全被焚烧,窗户砸烂,电视砸烂。一些人冲进一间屋子,看见被铐在长椅上的任子鹏)

群众甲:你是谁?犯了什么事?

任子鹏:我是双弘村的维权村民任子鹏,是这帮狗日的把我铐在这里。

群众乙:钥匙呢?

群众丙:管它什么钥匙!把椅子砍了。

(一个人举起齐刀,一刀刀地宰,终于宰掉了一块椅子木料,任子鹏得救)

任子鹏:枪!找枪!

群众丁:没枪了,派出所绝对没枪了。

(人群奔向财政所、房管所、国土资源所、司法所、民政所、计生办、文化站、农业站、招待所……三栋大楼能燃烧的都燃烧了起来。保险箱被砸开,里面居然一分钱都没有。财政所亦如此,没有一分钱。提着煤气罐的人打开煤气,远远丢出一把火,一瞬间,派出所里一声惊响,大火汹涌地喷向楼上,火势汹汹。正当群众亢奋之时,大批武警、防暴警察、派出所警察赶来。也恰好在此时,任子鹏在党委书记办公桌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把六四式手枪,赶紧放在身上,与人群一起砸开窗户,从大楼的另一边跳下。武警、防暴警察、派出所警察端著枪,向人群开枪,有四个人被打中,一人当场死亡,另外三人未打中心脏与头部,没死,但跑不动了。任子鹏目睹这一切,一枪向武警打去,结果枪法奇烂,竟偏向一名防暴警察的肩膀上,擦块皮而已)

群众纷纷惊喜:有枪!

警察纷纷恐惧:有枪!

(因此之故,警察防备起来,藏在各隐蔽角落。群众得此机会,赶紧逃跑。警察追击,任子鹏又打出一枪,警察再次隐蔽。人群跑得更远了。任子鹏似乎是来了开枪的瘾,看见冲上来的警察就是一枪。他后来连打五枪,只打中一个武警的小腿,那武警倒下。可再打一枪,竟打不出子弹,赶紧逃跑。所有警察冲向任子鹏,将任子鹏擒住。而那一个个的群众,都已跑得远远的了)

万锦雄(拨电话):魏局,普溪镇政府的三栋大楼都被烧了。暴民手里有枪,打伤了一个武警、一个特警。暴民已被抓获,其余人都跑了。

魏邦华:立刻展开全镇搜捕,封锁所有交通要道,挨家挨户地查,发现一个拘捕一个。我马上调集巡警、刑警、消防到普溪,一个都不准放过!把电话拿给武警队长。

武警队长:请首长指示。

魏邦华:从现在开始,把鸿兴公司、镇政府包围起来,保护现场,一般人禁止入内。

武警队长:是!

11.Time:23:08。荆南区公安分局门口。

巡警大队、刑警大队、消防大队,大批出动。警灯闪烁,警笛轰鸣,连防空警报也拉响了。从荆南主城区到普溪镇这段路,成了名副其实的“警察路”。整个普溪镇都戒严了。

12.Time:23:18。荆宁市公安局门口。

巡警支队、刑警支队、消防支队,小批出动。警灯关掉,警笛关掉。

13.Time:23:33。普溪镇各处。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还有人涌入卡拉OK,纵情高唱《血染的风采》、《爱不爱我》、《该死的温柔》、《Everyone is NO.1 》之类,尤其是“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一句,激起全场共鸣。啤酒、歌声、DISCO、麻将、夜宵,混杂在一片恐怖萧杀的普溪镇里,伴随在随时都有人被逮捕和殴打的嚎叫之中。今夜无人入眠,亢奋的人们,沸腾的灵魂,一一飘散在黑色与红色交织的夜幕下。
(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普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着。社会上计算著从鸿兴入驻普溪镇的那一天起,或因工伤,或因意外,或因人祸,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23人,有人说37人,还有人甚至说死了86人…
  • 思想的高度决定成就,而且是入世的思想。《中国鸿兴周刊》将是一份人文、政治、经济、历史、调查等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刊物,言人所不能言,就像维新运动那样。
  • (shown)没错,我是叛逆,但我是专制主义的叛逆!有空的话,你去看看《走向共和》这部电视剧吧。你会知道,我不是罪犯,我只是太想当这个国家的主人,真正像个主人翁一样活在这个世界,内心有太强烈的追求…
  • 复印店老板将《双弘村征地 政府惨无人道》复印了一份,递给许寒峰。许寒峰给出十元钱,复印店老板找钱。许寒峰仔细看那一元一元的零钱,突然看到一张一元人民币的正面右角有“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的字样…
  • 但那警戒线却拉向了整个双弘村三组,里面的人不能出来,外面的人不能进去,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由于武警及员警数量严重不足,魏邦华只好吩咐下去:雇佣年满18岁的人站岗,每人每小时十元。到执行这一任务的派出所所长邹思坤那里时,已变成每人每小时五元…
  • 整个医院,床位爆满,来自普溪镇的烧伤者,以及派出所员警史维洋,双弘村村民陈菊蓉都躺在这个医院里。烧伤者及员警史维洋被首先安置,陈菊蓉轮到最后仍然只能躺在医院的过道上,血被止住,人已昏迷,但无人理会。
  • 这不是普通的一天。荆宁市的移动通信与中国联通,在这一天被相似的两条资讯堵塞著:“武警强推双弘村土地”、“鸿兴公司油库爆炸”。太多人都将这两条资讯互为因果地看待,只是各人的目的并不相同。
  • 孟青彪(走进双弘村广播室):双弘村的村民们,我是普溪镇党委书记孟青彪。从现在开始,我限令双弘村三组的所有村民在今天下午两点以前,全部搬迁到政府安排的安置房里。荆南区公安分局已经下令,推地、拆迁任务由武警部队负责完成。请村民们理解政府,遵守纪律,遵守秩序,不要煽动闹事,不要阻挡武警。任何阻挡的人,将视为扰乱秩序,我们发现一个就会抓捕一个。
  • 武警已经全副武装,真枪实弹,原地待命。雷松战则更如荆宁市的另一种武警统帅,他已迅速召集80人左右,统一穿上迷彩服,只是未来得及戴上武警的军帽,扎马尾的、光头的、染黄发的、染蓝发的、染红发的、烫爆炸式的……各式各样的发型充斥其中。
  • 做好你自己,保存自己的良知,就是偿还罪恶。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好树就结好果子,唯独坏树只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