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则灵”的实验证据

一夫

“绵羊-山羊效应”给人们常说的“信则灵,不信则无”提供了实验基础,在心理学上提供了科学依据。(摄影:李昀茱/大纪元)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美国心理学教授格特鲁德•施梅德勒(Gertrude Schmeidler)女士1942年在哈佛大学做了一组有关“超感官知觉”(ESP)的实验[注] 。她在实验之前给每一个参加实验者一份调查问卷,问他们对ESP的态度。她把信ESP的参加实验者称为“绵羊”(sheep),把不信ESP的参加实验者称为“山羊”(goat)。

然后,施梅德勒博士对参加实验者进行经典的“超人的视力”(clairvoyance)测验(测试人们说的遥视功能),即猜为研究ESP而设计的牌(ESP Cards)。实验结束后,她对“绵羊”和“山羊”们的实验结果进行了比较,惊奇地发现“绵羊”们的平均成绩明显比“山羊”们的平均成绩好。这个信和不信者之间的区别被称为“绵羊-山羊效应”(The Sheep-Goat Effect)。在1948年至1951年间,施梅德勒博士又做了一系列的实验,进一步证实了“绵羊-山羊效应”。她和合作者的实验结果在美国心理学等学术刊物上公开发表了出来 [1-7] 。

许多研究人员重复了施梅德勒博士的实验,得到了同样的结果,给“绵羊-山羊效应”建立了坚实的实验基础 [8-11] 。这个实验结果的重要意义是,信仰(belief)对参加实验者自身“超能力”的表现有明显的影响,信ESP者可以增强自身的特异能力,更容易见到“特异功能”现象;而不信ESP者减弱自身的特异能力,不容易见到“特异功能”现象。

“绵羊-山羊效应”给人们常说的“信则灵,不信则无”提供了实验基础,在心理学上提供了科学依据。有意思的是,在信不信特异功能的辩论中,“绵羊-山羊效应”双方都支持:不仅支持信的一方,也支持不信的一方。换句话说,不要轻易地给信的人扣上“迷信”的帽子,人站在哪一方都会看到有利于自身的现象或证据。这可能是佛家讲的“相由心生”的一种表现吧。

如果深入地想一想,“绵羊-山羊效应”本身说明特异功能是真实存在的。可以用反证法来证明:因为如果特异功能不存在,那么信和不信不会产生任何区别。现在实验上发现,信和不信是有区别的,所以证明特异功能是真实存在的。

和信不信特异功能有关的是信不信神的问题。因为“绵羊-山羊效应”涉及的是精神和灵界领域,所以我们自然地用这个效应来帮助理解精神信仰问题,帮助我们理解信不信神的问题。信神的人常常讲述自身感受到的“神迹”,感受到(甚至看到)神的存在;而不信神的人会说,哪有神啊?谁看见神了?(即使感到“神迹”,可能也不相信,认为是“巧合”或“偶然”)。这和“绵羊-山羊效应”是一致的,“信则灵,不信则无”。因此,一些科学工作者用现代实证科学来否定神的存在是片面的,而在中国,共产党用“无神论”的政治力量打击包括法轮功在内的信仰自由更是野蛮的。

“绵羊-山羊效应”揭示出人的精神(意识)后面有现代科学还无法认识到的深层的力量,精神信仰本身具有真实的力量。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所表现出的正是强大的精神力量的体现。

注:“超感官知觉”—— Extrasensory Perception ,缩写为ESP,即人们常说的“特异功能”。

部分参考文献

1. Schmeidler, G. R. (1943). Predicting good and bad scores in a clairvoyance experiment: A preliminary repor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37, 103-110.

2. Schmeidler, G. R. (1943). Predicting good and bad scores in a clairvoyance experiment: A final repor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37, 210-221.

3. Schmeidler, G. R. (1945). Separating the sheep from the goat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39, 47-49.

4. Schmeidler, G. R., & Murphy, G. (1946). The influence of belief and disbelief in ESP upon individual scoring level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36, 271-276.

5. Schmeidler, G.R. (1952). Personal values and ESP scores.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47, 757-761.

6. Schmeidler, G. R., & McConnell, R. A. (1958). ESP and personality patterns. Oxford, England: Yale University Press.

7. Schmeidler, G. R. (1966). The influence of attitude on ESP scor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europsychiatry, 2, 387-397.

8. Lawrence, T. (1993). Gathering in the sheep and goats … A meta-analysis of forced-choice sheep-goat ESP studies, 1947-1993. In Proceedings of Presented Papers: The Para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36th Annual Convention (pp. 75-86).

9. Smith, M. D., Foster, C. L., & Stovin, G. (1998). Intelligence and paranormal belief: Examining the role of context. Journal of Parapsychology, 62, 65-77.

10. Storm, L., & Thalboume, M. A. (2005). The effect of a change in pro attitude on paranormal performance: A pilot study using na’ive and sophisticated skeptics. Journal of Scientific Exploration, 19, 1 1-29.

11. Walsh, K., & Moddel, G. (2007). Effect of Belief on Psi Performance in a Card Guessing Task. Journal of Scientific Exploration, Vol. 21, No. 3, pp. 501-510.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建议尊重知识、尊重科学的人士不妨仔细深读《转法轮》,深入地了解法轮大法及大法在人间的洪大展现,您就会得出你的真知,那将使您受益无穷。
  • (shown)依傍着现代科学的“无神论”恰恰回避了存在着无数其它空间、现代科学至今不掌握通往另外空间的途径这一事实。
  •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如果人人重德行善,这个国家就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反之,则天灾人祸不断......
  • (shown)固执保守的人,当他遇到当代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他一概把它归为自然现象而不再深入研究。那么自然是什么呢?宇宙规律又是什么呢?其实,宇宙规律就是神,神就是宇宙规律。
  • (shown)如果以人的能否见到或以人能认识到的科学去验证是否存在,是不是还是把主观放在了第一位,而把客观上是否存在放到第二位了呢,这是“唯物”主义吗?
  • (shown)信仰是防止一个人做坏人的第一道防线。可在中国,这条防线让外来邪灵给摧毁了。这正是整个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
  • (shown)我是快60岁的过来人了,在我身边的长辈、亲朋好友中,重德憨厚的人,他们的子女都非常优秀;而狡诈阴险的人,子女多犯罪或多病,他们都没有善终,所以我确信因果报应,我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
  • (shown)其实中共也是虚伪的“无神论”者,很多人都被这种假理邪说给蒙蔽,就像它们鼓噪的共产主义是一样的,它们自己也不相信共产主义,只是打着共产党的旗号来维持其统治而已。
  • (shown)当贾会平一看这些,回头就想去找赌钱这些人,这时被他妻子拦住了,说了他几句。贾会平也清醒了,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和鬼耍了一宿钱。
  • (shown)长期信奉神佛者,个人清心寡欲,社会安定祥和。当“善恶有报”成为社会的常识,哪里有毒大米呢?当“天人合一”是追求的目标,哪里有这么多环境污染呢?当“忠孝节义”是人们奉行的典范,哪里有这么多贪污腐败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