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下)

文/王金丁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之四. 千年绝技佛指神音

市集到了最后一天,买货的卖货的已经塞满了五里坡山谷。一个月的市集倒还没出什么大事,江湖上抢图的事七然爷也不放心上,他手里抓着烟杆由小箭子陪着从客栈走到河边码头,顺着村户走过月弯桥,在街道上绕了一圈,路旁尽是商摊买客,只觉得这一年一度的市集给五里坡添了升平气象。小箭子停了步,在医铺前石臼旁的地摊上买了竹铃铛,跟着七然爷屁股后面一路咕噜咕噜摇着,却让杂沓的叫卖声给掩盖了,就没趣的丢在一旁,不留意间,却在人群里看到大胡子侠客坐在茶摊上趾高气昂的喝着茶。

到了傍晚时分,清风客栈的茶棚里已经坐满了客人,七然爷倚着阁楼窗口吸着旱烟,棚里几个伙计在桌椅间忙着送茶递饭。茶棚中间,一个瞎眼老人坐在半高不矮的藤椅上拉着弦琴。

这时,大胡子侠客背着大刀从外面踏了进来,才落了座,两个袒着胸膛的青衣大汉跟着冲了进来,显然是追着大胡子侠客来的。小箭子看到了,提着脚步就赶了过去,哈着腰说:“两位大侠请走这里。”就把他们带到西边窗下,窗外临着一片池塘,这里只能瞧得着大胡子侠客的头。

两位青衣大汉悻悻地坐下后,还瞪大着眼睛,其中一位望着桌上盘子里的豆子,就出手操起一把,一掌向大胡子抛去,看来大胡子早瞧见了,伸手在空中打了个掌花,一堆豆子瞬间停在半空,他拿起盘子,将一粒粒豆子收进盘里。这过程客人不一定瞧见,可让小箭子瞧清楚了,他抬头望向阁楼上的七然爷,七然爷也正朝他使了个眼神,小箭子一转身,看见老和尚安详的坐在东边位子上,正巧靠着卖画赵家主仆的旁边,向他望了一眼。

有一位伙计给老和尚端去了一壶茶,小箭子倚着棚柱看到老和尚喝了口茶后,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赵家主仆,缓缓站了起来,用洪亮的声音说:“各位各位,恕老衲直言。”茶棚里静了下来,老和尚向众人拱着双手说:“五里坡市集今天就要结束了,各位大侠到这里,有偷来的抢来的东西,老衲奉劝各位,应该物归原主,五里坡民风淳朴,我们不要玷污了这个清净的地方。”那边大胡子侠客鼻子里“哼、哼”了两声,也不生气,只是不理不睬,仍然继续喝着酒。两位青衣大汉却是一脸讶异。

棚子里一时鸦雀无声,老翁的弦音更显得清晰,大家都把视线射向老和尚,等着瞧他要变出什么把戏来。

老和尚继续说着:“各位大侠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武林中人首重武德,不管那张宝图有什么神功密笈,孤儿老仆江湖卖画,理应济弱扶倾,怎可为了武功而把人家祖传遗物据为己有,老衲深信,有了武德,武功才能进步,纵使得倒了秘笈,已失了德行,也炼不出高功夫的,如果一个没有道德的人拥有高强的武功,那岂不危害人类。”

老和尚环视茶棚一周,眼见仍然没有动静,就合起双掌,双眼微闭,一掌缓缓擎天,一掌拖地,倏地,右掌掌心射向拉琴老翁,只见老翁急速的拉起琴弦,琴音如一股清流倾泻而出,老和尚继而转动双掌,气势宏伟犹如转动天地,老翁的脸庞顿时铺上一层温润的色彩,此时,琴弦忽然转慢,弦音像一股春天的微风,吹遍整个茶棚。不知何时,七然爷已经走到小箭子旁边,悄声对小箭子说:“太妙了,这是失传千年的佛指神音,高德之士运起此功法,能引导弦琴拉出美妙的音乐,能使听者心灵归正,心生慈悲。”小箭子看到众人似乎都沉醉在音乐里,大胡子侠客忽然从怀里拿出那张宝图,飞身至赵家孤儿身旁,把画送到孩子手里,老仆圆睁着两颗眼珠不断点头致谢,大胡子侠客转身又回到自己位子上。

这时,茶棚里欢声雷动,瞎子老翁仍然拉着弦琴,七然爷几乎看傻了眼,他向众人高声喊着说:“各位贵宾,这就是失传千年的佛指神音,这个绝妙工夫能在这里出现,真是五里坡的荣幸。”他瞧了一眼掌柜的说:“五里坡市集在大师高德引导下圆满结束,我真是太高兴了,今晚要特地开封本店珍藏的陈年麦酿来庆贺,请各位贵宾尽量喝吧。”话声刚落已引来一阵掌声,七然爷抱拳转向老和尚,已不见老和尚踪影。

之五. 云雾弥漫了码头

第二天早晨,云雾早早弥漫了整个码头,船夫们忙着把货物搬至船上,码头河边已闹成一片。七然爷带着小箭子赶来时,众多江湖人士已经站在岸边,几艘大小船舟停泊在河里,河水轻拍着船舷。

老和尚站在船头向大家挥着手:“后会有期了。”接着,后边传来一个洪量的声音,大胡子侠客站在小山上望向码头:“大师保重。”

船夫撑开橹桨,小船已缓缓离岸,老和尚靠着船舷不停的向大家挥着手说:“各位大侠不管为了什么目的来到五里坡,大家要珍惜今天这个机缘。”

七然爷手里仍然提着烟杆,远远的喊着:“敢问大师往何处去?”一阵云雾飞了过来,老和尚扬起衣袖,笑着说:“云深不知处啊。”

小箭子站在七然爷旁边一劲挥着手,一时才想起来,掏出兜里的那本经书看了看,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果然小箭子料想的没错,大胡子侠客走到“江东画杰”赵富客的小孙子的画摊前,抱着胸膛停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摊上挂着的画卷…
  • 三月的晨雾从五里坡山坳里悄悄泊进七然爷的“清风客栈”时,客栈前“酒”字旗旛高高的飘扬在晨曦里…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梁正颖轻淡的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打鼓者慈悲的心境。”
  • (shown)绵密的枝叶在阳光里迎风招展,红透了的枫叶纷纷飘落地上。记得那老头告诉清云寺在东南方向,正犹豫间,老头已经出现松树林旁…
  • 城顶街,台湾五十年代前后中南部小城镇一条默默无闻的街道,是老台湾社会朴实无邪、唇齿相依的缩影,现在虽然街道仍在,但已不见昔日的烟雨风华。
  • 萧寒天看着赵富客写好了,把毛笔往桌上一丢,从侍女手里接过茶碗,喝了一口茶,看着画说:“就叫《追泉寻仙图》,这画算是完成了,等墨干了明天再来题字吧。”
  • 小憨子抱紧衣襟,一时脚下踢到了石头,怀里的柑橘汹涌散落地上,四处翻滚,阿柱仔也懒得理会,一颗跳得快的柑橘却滚进了他的脚底,正要跳开,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身子瞬间滑了十几步。
  • 这江川一带五镇十八庄,任谁都称赞咱们的胡琴好听,真要这胡琴拿去了无妨,我早就想换把琴试试,这几年来总觉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这节骨眼上,过不去这座山倒是满痛苦的,只是这琴跟了我一辈,这样一夕之间丢了,心里也是怪难受的。
  • 牡丹把厨房的事料理就绪,抱着包袱轻声的钻出了张家宅院西角门,瞧见一辆牛车正奋力往上爬坡,倾斜的车轱轳颤危危的嵌住石板隙缝,车上高高堆着收割的稻子遮蔽了金黄的天空,驾车的荣贵伯嘶声吆喝着水牛,水牛嘴里“噌!噌!”的喘着气。
  • 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