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72)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船上所有人员都纷纷来到客舱。刘永生请台湾同胞上坐,要他们讲话。其中一人站了起来对大家说:“同胞们,你们受苦了,今天有幸能帮助你们,我们很高兴,请兄弟们提出需要我们哪些帮助?我们将竭尽全力。”

船员和学生们欢欣鼓舞,发出掌声,有学生问:“我们想去美国,不知如何?”

“没有问题,只要是民主国家,我们都能办到。”

学生,船员们高兴的议论纷纷。刘永生对大家说:“没有想到,这样顺利,我们遇到了救星。请大家暂时不要说去哪个国家,先去台湾再说如何?”

大家齐声说:“好!我们先去台湾。”

刘永生却说:“我不想去了。”

大家听他这话都木然了。王世杰走到他的跟前拽了他一下衣角,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刘永生对大家说:“我这个决定,大家会感到意外,我也感到意外,本以为这次出逃,将要吃尽千辛万苦,才能把兄弟们送到自由世界,未想到竟然如此顺利。这使我突然想到大陆还有许多向往自由的人们,他们是多么需要我们帮助。”

“我不回去!”王世杰坚定地说。

“那当然,我不是要你们和我一块回去。好不容易有这一天,我哪能忍心让你们回去受苦呢?”

有船员问你一个人怎么回去,其他船员也附和说是啊!

“没有问题,我会克服困难的。”

船员中有一个叫宋前进的年轻人说:“你一个人无法把这么大的渔船开回去的,最少也得有一个人做帮手。不然我和你一同回去吧?”

“你不是最先要求和我们一块出逃的吗?现在是不是又后悔了,还是小梅拖你后腿了?”

“没有,是小梅鼓励我出逃的。她要我到美国安定下来,再设法把她带到美国。我们要在自由世界结婚。”

“有这等事,好!那你和我一同回去,有机会我再把你和小梅一块送到美国。”

此时有一船员问道:“光你们俩人,能把人送出国吗?”

刘永生说:“家里船员多呢。”

“船员是多,像我们有投奔自由的思想的人有多少?不就是我们这几个人吗?大多数人被共产党洗脑,他们不知道外面世界,如果要他们帮助出逃,是不可能的事。不如我们船员都回去,不知船长意见如何?”

“不行!好不容易出来了,你们不能回去!”

“回去当然要自愿,为了更多的人能得到自由,愿意回去的请举手。”他说着举起了右手,其他船员除了王世杰,都接二连三的举起手。

刘永生见们们都举起了手,非常兴奋说:“我们这次能够顺利出来,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大家不后悔吗?!”

“不后悔!和你在一起,我们还会有机会的!”

“好!我们先把学生和兄弟们送到台湾再回去。”刘永生话音未落,快艇上一位同胞说:“不用你们送了,我已打电话叫我们的人来接,他们很快就到。”

此时,周顺德拉住刘永生对要回去的船员说:“这就辛苦大家了,非常感谢你们!”

刘永生说:“不用感谢,能够送你们走出牢笼,我们很高兴。以后的事就拜托你和王世杰了。我现有的10万现金,你带去和学生用吧。”

“这怎么好用你钱呢?你们怎么办?”

“我们好解决,你们路上是很需要的。”

周顺德接过大包的钱,再三表示感谢。王世杰在舱内,两手搓著,来回走动。只听一声停泊的汽笛声,大家一齐走出客舱,见一艘较大的快艇,停到渔船边。艇上来了两人和大家握手,表示欢迎,请大家上艇。王世杰让学生们先到艇上,自己和周顺德最后走上快艇。

当小宋在解缆绳时,王世杰大声喊道:“小宋,你等一等”说着一跃跳到渔船上,要小宋让他解开缆绳。只见大快艇和渔船分开。刘永生见状,忙走到王世杰跟前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走了。如果我一个人在那里,我会不得安心。”王世杰道。

此时,两艘快艇上的人都举起手,向渔船人员挥手告别“再见了,同胞们,兄弟们,我们后会有期!”

渔船上的船员们也都挥手告别:“同胞们再见!同学们一路平安!”

~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与‘两杆子’大有关系,他们用‘枪杆子’镇压人民,用‘笔杆子’欺骗人民。如果哪个人不相信笔杆子的欺骗,就用枪杆子镇压他,再用笔杆子欺骗被蒙蔽的民众来围攻他。
  • 快天亮时,一艘巡逻艇向他们驶来,刘永生忙叫王世杰把预先准备好的《舟渔22号》塑胶膜覆盖到《舟渔1号》上,此时《舟渔1号》变成了《舟渔22号》。一会巡逻艇上的按照灯射向《舟渔22号》,并发出命令
  • 六月十二日晚十时,是他们约定的出航时间,除了四名船员,竟然来了十三人,既然都是爱国学生和仁人志士,只是船员王世杰还没有到,有船员要求刘永生不要等他了,理由是:在这非常时刻,岂可违犯规定时间,稍有疏漏,将全盘皆输。
  • 刘永生一觉睡到日落西山,梦中被机枪声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却见自己坐在床上。他忙下床,叫妻子把五个心腹的船员请来,有事相商。
  • 共军撤走坦克,取而代之的是几百辆消防车。消防车的水龙头,拚命冲洗著市民和学生们的鲜血,七时,天安门广场的血水才洗刷干净。广场虽被洗刷,却洗刷不掉共产党的罪恶,洗刷不掉民众心中的伤痛。
  • 指挥连长为了早日到达天安门广场,能够立功受奖,他兽性大发,机枪射角是射不到履带边的人群,他竟然拿起冲锋枪,跳下坦克,向坦克前的人群扫射,市民们纷纷倒下,血流如注,哪里是橡皮子弹,而是真枪实弹。
  • 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的民主要求,受到各界爱国的有识之士的支持,甚至有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播出了有识之士的声音。但中共的实权人物,强烈反对,认为学生的要求危害了他们的政权。
  • 冯士研从此着手买材料盖房。此时他才发现钢材的价格,平价与高价相关竟是四五倍,所有国营工厂出的产品都有平价高低之分。于是太子党们,利用老子的老革命招牌,大量购买国营的平价物资,按高价向市场出售
  • 王兵情人回到广州,又到当地派出所查孙利来住处,查了多时,也查不到孙利来名字。她又到菜市场查问,知道孙利来的人甚多,但不知道他的住处。他的真名都不知晓,孙利来是他的绰号。
  • 王兵一见,火气全消,不但不责怪发货员,反暗赞他忠心,有眼力。转而对孙说:“我们有你这样讲信用客人,我一百个放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