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达娜伊谷,我们从头开始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阿里山山美村迄二十一日仍断电,连外道路中断,幸未传人员伤亡,但阿里山乡最具邹族代表性的高山鱼保护据点“达娜伊谷”已经全毁,族人在不胜唏嘘之余,升起了重整家园的勇气。


月十八日,“八八水灾”过后第十天,我攀过阿里山乡山美村产业道路的乱石、泥浆,经过半天的跋涉,来到了曾文溪河岸边,三位居住山美村第五邻的族人悲伤的告诉我:“Dannayiku(达娜伊谷)全毁了。”


原横跨曾文溪的山美大桥被洪水冲得无影无踪。前方右岸是昔日的达娜伊谷。

站在土石杂乱的曾文溪堤岸边,远处青山仍然翠绿,而脚下的曾文溪河床已被山壁崩坍下来的土石填满。这里原来是“达娜伊谷”的入口,入口道路及横跨曾文溪通往达娜伊谷的山美大桥已经被大水冲走,连一点踪迹都找不到了,脚底下浑浊的溪水仍然滚滚流着,远处绿色的青山与满溪满谷的乱石看起来搭不上调,成了一幅美丽与丑陋的拼贴图。

大水冲下来的那一天

从左边山壁残缺的一块不规则的柏油路面,依稀能够看出这里原来是通往山美大桥的道路,岸边山坡上一片红色屋顶从黄土里冒了出来,我与三位族人站在堤岸边,他们望着那个红色屋顶,情绪又回到大水冲下来的那一天……


土石流冲进第四邻一片狼藉,幸无人员伤亡。

那栋红色屋顶的房子本来是山美村的多功能活动中心,八日被土石流淹没了,旁边还有一栋青年聚会所,能够容纳整个村的人,也被山上滑下来的土石流全部盖掉了。姓杜的男性族人怯怯的说:“那天早上雨下得太大了,我们看到土石从活动中心上面滑下来,旁边那栋房子已经不见了,我们就冲过去救人。”

另一位姓庄的族人拿手掌比划着膝盖说:“土石流已经淹到这里了,连走路都很困难。那个房子住了三个人,一对夫妻、一个小孩,男人行动不方便需要坐轮椅,我们冒着风雨冲到那里时,以为房子连人都被大水冲走了,就拚命往溪谷里喊,结果没有找到,就折回来了。”

他们担心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有人通报说找到了,于是他们连夜又赶过去。“就是他。”这时前面山坡上有人影移动,这位姓庄的族人指着那个人:“还好他们往山上逃,就是他现在走下来那个方向,他在地上爬,小孩子在前面拉他,太太在下面推他,他们逃到了比较安全的地方,在草蓬里躲了两天,第二天傍晚才被发现,我们就上去把他们背下来。”

另一位安姓族人开怀的说:“我们整天一直想他们,水都爆满了,土石流还在滑动,一定凶多吉少,为了救人还是要过去,找到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他说:“救回来以后又担心另一户,一个人住在溪边的养鸡场,就是六邻对面那户,后来发现他也平安,大家都非常高兴,那天晚上就小酌了一番,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这几位。”

现在,雨已经停了,这三位族人坐在凉亭里,表示水灾伤害再大,他们还是要从新做起。

收不到空投物资

时间要往前推到八月七日,中度台风“莫拉克”从东方海面直扑台湾,以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台湾从七年来最严重的干旱,进入一个五十年来最严重的水患时刻。

豪雨不断,十日高雄县甲仙乡小林村即音讯中断,国军派直升机进入灾区,救出了四十四人,生还者并无劫后余生的喜悦,被救援至旗山的小林村民徐吉禄说:“我听到轰隆轰隆几声,抓着妻子、儿子往外冲,朝山头看,土石流排山倒海倾泄而下,才五秒钟全村就不见了。”十五日,甲仙乡公所在小林村死难者“头七”法会现场公布全村失踪人数四百九十一人,失踪者可能惨遭活埋。

与高雄县三民乡相连的阿里山乡灾情惨重,阿里山风景区包括番路、阿里山、梅山、竹崎四个乡,累计降雨量近三千毫米,约近万灾民受困,“这是阿里山公路受创最惨的一次。”台湾公路总局表示,沿线隧道崩塌,路基流失,铁路腾空悬崖上,损伤多达二百九十处,阿里山地区有十八个村落对外交通中断。

十七日传出,一位阿里山乡山美部落的邹族女子,透过网路号召了一批大学生,帮助收不到空投物资的山美村搬运物资上山,并且号召族人返乡重建达娜伊谷。

走进山美村

十八日早晨,我穿过阿里山公路十八线38k附近崩塌最严重的泥泞路段,从龙美进入山美村,车子把我放在第一邻一家小商店前,然后一位热情的原住民青年用摩托车载着我转了几段山路,在一个居家前停了下来,他指着绑在麻竹枝干上的蓝布条,告诉我要走捷径的话就顺着蓝布条的指标走,“第二邻以后就不好走了。”


两位军人在山美村产业道路上巡防。

从龙美下来,山美村蜿蜒的山路从海拔一千公尺左右至五百公尺,在群山环绕中向山谷盘旋而下,我不准备抄小路,顺着产业道路往下走。走了一小段,路就被一堆巨石阻断了,眼前整片山坡裸露出肌骨,乱石像天上落下来似的,从山头一直推向脚下的山谷,似乎要冲向对面的山坡,把转弯的路几乎打直了,几条清澈的水,却细声的流过石头隙缝。我在乱石上跋涉,艰困地走过一段坍方。

一位壮硕的族人在前面向我招手,他头上遮着毛巾,穿着短裤雨鞋,是一个退伍营长,住在山美村六邻,今天是游泳过来的。他告诉我,曾文溪对岸就是山美村第六邻跟第七邻,今天来看看自己种的麻竹笋有否损害,他说这里从八月七日起连续下了五天四夜的雨,七日就停电了,“山美部落及附近山区的麻竹笋大致从六月至九月开始采收,因路不通没办法采收,长大的竹笋不割掉新笋就长不出来。”他拉着我走到路边,指着远方的溪流说:“那是曾文溪,河床已经被土石添高将近五十公尺。”

前面的村落就是第三邻及第四邻,那是山美村最大的聚落,远处的曾文溪已成一条黄色的河,河床上隐约能看到一堆堆的飘流木。我想起了曾文溪支流达娜伊溪谷成千上万在溪流中闪烁的鱼,我决定走到那里去。

路断了,靠人员运补物资

退伍营长走远了,在断桥、残壁、塌陷的道路上,仍然随时可见背着竹篮运补物资的族人,也有三三两两或整队的穿着绿色迷彩衣的军人从路上走过去,让我感觉有一股生命力在缓缓流动。

架设“达娜伊谷”路标的这段路面被抛下十来公尺,形成一个陡降坡;有一户人家爬上了这个陡降坡,他们是从溪边走来的,正要到第一邻接运物资,他们告诉我,山美桥被水冲走了,下游原有的一座吊桥也被雨水冲断了,曾文溪对岸的居民只能靠临时架设的流笼进出。


第六、七邻在曾文溪对岸,人员与物资暂靠流笼渡河。

我急急赶着走向第三邻,山坡上滑下来的石头倾泄整个路面,一根粗大的水泥电线杆倒向下坡处,挖土机正在轧轧的翻动着一块大石头,我要走过去时,挖土机停在半空中,驾驶座里的操作人挥着手,要让我先过去,一位在旁边指挥的族人说,道路必须赶快抢修,不然族人都没法工作了。

山美村产业道路上处处都有塌方,我正担心可否走到溪边时,一辆登山车的司机大声吆喝着要我上车,开车的司机是个七十五岁的族人,精神好得像个年轻人。上了车我才开始后悔,车子在石头上跳跃前进,颠得我的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他说:“我六十年来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雨,下得太快了,这里大多种麻竹、茶业、生姜、朝天椒,这次水灾农产品伤害很大……也不要怪谁了,就是赶快把路修好最重要。”他握着方向盘,谈笑风生,我真正感受到邹族人乐天豁达的天性。

走过了第三邻,我走进山美国小,操场一片泥泞,两个篮球架倾倒地上,几位军人正在忙着清理校园。

我终来到了曾文溪边,刚刚在路上碰到的退伍营长正坐在流笼里准备过河。岸上的人把绳索松开,他抓紧绳索,流笼穿过河面,滑向对岸。

如何走好将来的路

一架执行空投物资的直升机飞过头上,在天空盘旋着,我准备告别达娜伊谷。

我又走在往第二邻的产业道路,一群邹族少年在路上横溢的水里嬉戏,一个少年说:“我们搬好了物资,可以玩了。”他拉紧弹弓,专注的眼神也跟着望向天空,我觉得少年纯真好玩的动作,与大自然浑然一体。

赶了一段路后,天空已经下起了小雨,我希望能在天黑前赶回去,还好我又拦到了一辆敞篷小货车,车上的邹族青年给山美村的长辈族人送咸猪肉去的,这是他们喜好的食物;回程顺便送一位孕妇跟她的女儿下山。他说自己种的三公顷茶叶还有溪边种的高丽菜,全都被水冲走了,他说:“水灾过去了,我在想如何走好将来的路。”

我坐在小货车上,雨越下越大,山美村已成一片迷雾。◇
 

评论
2010-05-14 7: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