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2)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话音刚落,一声摩托车刹车响,孙利来说道:“不用追,我来了。”他提着钱包,走了进来,放在桌上,并说:“对不起,钱刚到,感谢你们方便我了。”

王兵一见,火气全消,不但不责怪发货员,反暗赞他忠心,有眼力。转而对孙说:“我们有你这样讲信用客人,我一百个放心。”

孙利来走后,王兵对发货员说:“你确实未看错人,不过以后要向我打声招呼。”

其实这都是孙利来放长线钓大鱼的圈套。他在开票前,就安排他的采购员在10里外带着千万元等著。三个小时货车不到,立即骑摩托车到大院,如果货车即时赶到,改由采购员押车,自己骑摩托回大院付款,以获取发货员信任,未想到同时也得到王兵的信任。

孙利来连日劳累,十分疲惫,回到家里,倒床便睡。一觉醒来,已是次日早晨八时,洗漱之后,骑着摩托,又来到龙潭大院,走进车库,发货员笑脸相迎。孙利来笑道:“昨天给你受惊了,特来道歉。”

发货员说:“不瞒你说,真是受惊不小,要不是你及时救驾,我今天就不在这里了。是你的诚信,帮助博得了领导的好感。不用道歉,倒是我要感谢你才是。”说着他们都坐下喝茶。

孙利来扫视一下,宽大的一个车库,空着大片,便问道:“你们的车库,原来都是满满的,为何近来逐渐减少,是否不准备进货,另改其他行业”?

发货员吞吞吐吐说:“这个,这个,这是领导的事。”

“如果改行,可要预先打我一声招呼啊。我也随你们改。和你们合作,我很愉快。”

“如果有变化,恐怕我无机会和你打交道了。”

“这话怎么讲”?

发货员凑进孙利来身旁轻声说:“据说上面压力很大,要王兵赶快撤退,不然会惹出大祸。可王兵又舍不得丢掉这一百多万元货。一旦摩托车卖完,他定是缩回北京去了。想想你我还有什么交道可打。”

“啊!有这等事,怪不得王兵近来神情有点异常。”孙利来暗喜。

孙利来坐不住了,“那我抓紧时间,筹集资金,多购一些摩托车库存,到时请多多帮忙。”拍了拍发货员的肩膀起身告别。

孙利来回到家里,妻子笑脸相迎:“老公,你连日劳累,今天要在家好好休息,我去买点好菜来慰劳慰劳你。”

第二天,孙利来吃过早饭,和妻子孩子告别,直奔火车站,搭乘特快火车,直奔合肥,一天一夜到达青云楼门市部。冯士研一见便说:“怎么这样快就来了”?

孙利来说:“在家急啊。最近销售怎么样?”

“还好,现有的货,二十天内,可望售完。”

“很好。”说着他拉着冯士研来到后边的办公桌坐下,问道:“现在到我们这里批发的客户有多少?”

“除原有的,又增加了,徐州、郑州、临沂、商丘、南昌,他们都来联系过。按八千元一台批发,都没有还价。表示回去拿钱就来。如果他们来,我们的货,不要十天就能卖完。”

“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好,是预料中的事。可是好景不长,这是我急着回来的原因。你可知道我们这些货都是上层高干子弟,利用他们老子手中的权,走私来的。不但走私,他们还有的倒卖国有钢材、石油等等,凡是紧缺物资,他们都无孔不入。对此,一些学者意见很大,他们宣传力较强,造成社会舆论,给高层很大压力。刘大人担心会产生社会动荡,下令太子党们赶快罢手。因此我们的货源,很快就会断了。不但如此,他们的走私行为不被处罚,反把我们当替罪羊。我回来就是和你商量此事。”

冯士研说:“他们走私是犯法行为,我们拿钱买东西,何罪之有?”

“按理说我们是正大光明的,可是共产党一贯不是按你正不正大,而是按他需要不需要,他需要打击一下走私分子,给外面看看,以表他共产党还是执法的。他真正打击的不是罪魁祸首,而是那些弱势群体。我们就属弱势群体,他们把我们说成销售走私物资,反而把我们定为走私分子。他们在电视、报纸各媒体上大量宣传,却不给我们辩解,甚至在法庭上也不给申辩,广大的群众哪里知道此中内幕,他们只相信共产党宣传的一面,反而把我们看成了罪有应得。”

“这是共产党的一贯伎俩,到时不但定罪,还没收所有财产,收进他们的腰包,这种强盗手法,真是高超。”

“我急着回来,和你商讨对策。”

“看透共产党,才好对付它。到时我们突然消失,不留一点痕迹,这就叫:‘动于九天之上,藏于九天之下’。”

“好!正合我意。你把新来的客户,联系方法给我。我要叫他太子党王兵,气死在北京。”(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亲被定为富农,在那受辱的年代,穷困潦倒,更谈不上娶老婆。在他邻村有一地主女儿,与他年龄相仿,虽互有爱慕之心,却无钱婚嫁。毛泽东一死,这个青年走出牢笼
  •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
  • 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
  •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虽然带着孙子,却常思念女儿女婿。不料冯士青突然带来三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女婿和外孙,真是喜从天降。春岚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悲喜交加
  • 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 船员们手忙脚乱,拿着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里张望,探照灯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寻了多时,也不见冯士民夫妇踪影。他们拿起冯士民丢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声哭道:“他们俩人水性不好,恐怕没有救了。”
  • 此时“浙渔2号”抗拒著八级大风,一浪高过一浪,船被大浪一会抛向数丈高的浪尖,一会又被跌进丈余深的低谷。大浪席卷全船,如天毯一般,铺天而降,此时冯士民夫妇,卧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