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人贪利发毒誓 后代应谶遭恶报

法轮功学员

神无处不在,头顶三尺有神明。性命攸关之誓是不能随便发的,是要付出代价的。(摄影:黄凯西/大纪元)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有一个说法就是对天盟誓,让老天爷为其所行之事做一个见证。这也是神传文化敬天信神的内涵体现,不过背信弃义之誓是不能乱发的,于人于己都是很危险的。先来看看关于一口缸的故事。

一天湘西边陲的小庙里收到一只二尺来高,直径一尺二寸的瓦缸。缸身光滑,通身板栗色彩上透看不规则的绿色,非常古香古色,只见那送缸之人心里藏着极大的悲痛,以真诚向神忏悔,乞求神的宽恕,希望悲剧不再发生。究竟这瓦缸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这还得从四十多年以前说起。

五十年代初,中共为巩固其政权,成立农会,实行土地改革。当时农会就建立在宗氏祠堂里。在农会未建立之前,祠堂居住着因水灾毁了房子的两户人家。他们在此居住好多年了。由于祠堂房间也多,虽农会建在此,两户人家依然留住在这里。

这天农会干部下地分田地去了,两户人家的女主人看见一只瓦缸里还有几升红豆,贪心顿起,两人商定,一人拿缸,一人拿红豆。七十多岁的老婆婆拿了那只缸,三十多岁的妇女拿了红豆。干部们回来发现少了缸和红豆,就去问她俩,(因为只有她们在祠堂)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就用发毒誓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说:“如果我拿了瓦缸,我家就像保长一样的下场(伪保长被清三反霸时武装镇压了,死得很惨。脑袋被子弹打开了花。脑浆洒了一地)。”干部领导见她这样说,也就不追究了。

四十多年之后,老婆婆的曾孙子因参与群架斗殴,意外伤及人命被判了极刑。因为她的自私,发了毒誓,终究还是应验了。何等的悲痛,又何等的残酷。祖上损阴德,祸及后代子孙。老婆婆的儿媳知道是老婆婆当年发的毒誓应验了,因此才有后来老婆婆的后人将那口缸送到庙里的事。

世上发毒誓应验的事非常多。有早有迟,当场应验莫过于辽宁兴城县(现已划市)一桩发毒誓应验的事了。

兴城街道立有两个牌楼,其中一个建造得非常雄伟。比当时街道两旁的房子还要高。上下几层,丈多高的大石柱呈方柱型,粗大得一个人抱不过,层层雕梁画栋,巨大的长条石被刻雕成青瓦状犹如古代建筑的房顶。末梢的犄角像鳄鱼翘尾一样向上弯曲着,甚是美观。第一层四根巨大方柱立成了一大二小的三个门洞,中间大门洞可过卡车。中间两石柱前各立一个大石狮子。牌楼的右侧处的人行道上一块几百斤重的犄角石立在路上,显得极不相称。一看犄角石的模样便会自然而然的抬头看牌楼。牌楼的犄角已残缺了一块,路上的大石头就是牌楼一侧的犄角,这样一来牌楼就不太美观了。可惜,“不光可惜,而且可怜”。当地老人道出了牌楼的原委。

一张姓商贩,经常在这一带做生意,因贪欲心重,又奸诈刻薄,经常给人短斤少两,赚取黑心钱。一日,买家买货时,经过商定货价之后,便行称货。他自然少不了平日一向所为,扣了称。买家言道:“价格是双方合理商定。可不能少我的称。”张姓商贩为了证明自己并无少称,用手一指牌楼的犄角发誓道:“我若少斤短两,牌楼掉下一角砸死。”话音刚落,牌楼犄角自上飞速而落,张姓商贩当场毙命。为警示后人,牌楼的犄角多少年还在原地未动(笔者六十年代在兴城县亲眼见过,现划市不知犄角石是否尚存)。

神无处不在,头顶三尺有神明。性命攸关之誓是不能随便发的,是要付出代价的。当那些贪利之人为贪一时之利,不顾后果发毒誓,如有一种方式使其清楚而又肯定的看到其结果,想必没有几人会如此愚蠢的乱发毒誓了。要是在迫不得已之时行错了这一步,而又有一种解除毒誓的方法,那么大多数人会把它当成法宝一样去努力效行自救。

--摘编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锡自己都没想到当年救人的事,居然被神灵记录下来,由此延长了自己的生命。
  • 他善良的一面萌生了忏悔之意,认识到此番遭到的报应乃是因为毁佛像,神对自己的惩罚,悟到了只有向神忏悔,求得神的宽恕,只有这样才有生存的希望。
  • 旱灾地震沙尘暴,善恶报应全来到。
    人不信神灾祸多,邪党误国谎言造。
  • 当时我很好奇,捡起几个雹子细细的看,果然每个雹子都有...
  • 人们都说:“神佛显灵了,破坏佛像、砸佛的名字,敢这样对神佛不敬,现世现报了呀。”
  • 杀女埋尸地点女检数度梦见桃园县杨梅警方起出陈文庸埋尸用的铲子、圆锹与水泥等工具。(自由时报记者沈继昌摄)女检蔡佩玲昨天前往铁皮屋现场时,一眼认出梦中的埋尸地点,警方挖开果真发现女童尸体。(记者沈继昌摄)承办检察官蔡佩玲(右)证实的确有梦见带队挖尸。(资料照,记者傅潮标摄)桃园县杨梅警方起出陈文庸埋尸用的铲子、圆锹与水泥等工具。(记者沈继昌摄)女检蔡佩玲昨天前往铁皮屋现场时,一眼认出梦中的埋尸地点,警方挖开果真发现女童尸体。(记者沈继昌摄)承办检察官蔡佩玲(右)证实的确有梦见带队挖尸。(资料照,记者傅潮标摄)〔记者余瑞仁、黄敦砚/综合报导〕桃园检警侦破角头杀女埋尸案,破案情节曲折离奇,犹如“现代乌盆记”!去年连连梦到带队挖尸主嫌陈文庸去年10月家暴打死女儿,埋尸铁皮屋水泥地,去年11月全案尚未爆发,承办检察官蔡佩玲却突然连日做梦,梦境中有一间平房的水泥地板被打开,出现一具尸体,与昨天挖尸的现场如出一辙。所谓法网恢恢、报应不爽,法界素来有更传神的说法,就是“案子会找人!”这起角头杀女埋尸案的破案传奇,应验了这句话。埋尸现场与梦境一样知情人士表示,检警昨天到角头陈文庸涉嫌埋尸的铁皮屋时,承办检察官蔡佩玲突然大叫一声,说她看到了“梦中情景”。她根据梦中印象,在偌大的铁皮屋水泥地板,指出其中一处说“这就是我梦境中的埋尸地点”,警方一看,该处铺设的水泥痕迹果然还很新,往下一挖,竟然就找到女童尸体。这段令人背脊发凉、寒毛直竖的托梦灵异,记者昨向蔡佩玲求证,她证实确有这段梦境巧合。陈文庸去年底因涉迷奸好友的妻子而挨告,就由检方妇幼组的蔡佩玲侦办;不久陈文庸又涉妨害自由案,被控逼迫一名女子签下1000万元本票案,因被告相同,自然又由蔡佩玲侦办。另一受害人仍下落不明妨害自由案的另一受害人,就是和陈文庸共同投资科技公司而赔本的黄姓男子,陈嫌因出资近百万元失利,认为股本被黄某侵吞,去年一度强押黄某与女友殴打,逼女子签下1000万元本票,事后陈嫌竟持本票向法院声请执行,女子被逼得只好告他妨害自由。黄某的女友向警方说,她与男友被陈嫌强押获释后,男友曾向她表示,“如果我失踪了,一定是被陈文庸埋了!”为此,检警数案并追,全面追查、监控陈文庸,过程中意外得知陈嫌和第3任太太所生的女儿失踪,再侦知陈嫌刻意安排小儿子戴假发,假扮女儿前往湖口火车站附近闲晃,蓄意制造女儿出现当地的假象,再向警方谎报女儿失踪,引得暗中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