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一亩新天地

文/戴振浩

惊觉老农未老,方寸宽广无限,恰是耕耘另一亩新天地!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退休的好友老庄贤伉俪,远离了喧嚣的职场之后,在自己的田地上,反璞归真的努力开辟了一个“开心农场”。虽然只是几年光景,但却已是小有规模,花木扶疏,绿树成荫,且四时飘香,结实累累。

我习惯把那个“开心农场”称为“庄园”,不仅仅是因为主人姓庄,而主要的是他们还是庄子哲学的实践者。他们在园子的一角落,盖了一间可以休憩与谈天说地的凉亭,亭子的三面迎风纳绿,一面则是用来防风遮雨的墙面,而墙面则是中间挖空后镶嵌了一块透光的大玻璃,以便在晨昏、风雨、烈日时,也可以借光、借景,甚至眺望一轮明月东昇。

方圆三哩之内,了无人烟,坐在“庄园”的凉亭里,可以三面吹风,四面赏景;可以迎朝阳明月,送落日晚霞;可以高谈阔论,冥想静思;可以形单影只,也可以呼朋引伴。而肉桂树环绕的庄园内,除了栽植各种果树之外,他们还特地留了可以随时栽种蔬菜花卉的园地。园地里又是葱蒜,又是芹菜、高丽菜的,四时蔬菜轮番上场,不曾缺席。而只要访客莅临,在临走时一定是庄园蔬果的分享者,不只带走一份心灵潇洒,更伴随着主人夫妇浓浓的真心与热忱。

随着心灵的无数悸动和受到庄主的不断鼓舞影响,我们夫妻由偶尔的造访,转而为高频率的流连忘返,由旁观者也转而加入成为耕耘者的行列。顶着午后毒辣的太阳,在园子一隅,我们挥汗如雨,一锄一锄的把杂草除尽,然后高高的举起锄头,用力的把泥土全给翻了过来,再逐一把杂草的根给挑拣干净,来不及擦拭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裳,我们也再一次彻底的体会了深耕与耘草的“耕耘”韵味。

几天过后,把曝晒后的泥土锄松,再小心翼翼的把种苗种在每一个挖好的行列里,慢慢的压实,轻轻的浇水,来来回回的忙碌里,我们像在呵护生命,也像在栽种“希望”。这样的工作对我们而言,虽然不是新鲜经验,但是那种感觉距离现在也早已是30年前的尘封记忆了。年幼时和家人在一起的耕耘栽种,心里总是充满着焦虑与得失心,那是不可以大意,不允许失败的,因为在那个穷苦的年代,一切都是为了家庭生计,为了求生糊口,生产也都是为了换些生活用品或赚些上学的学费为目的。

现在的努力耕耘与呵护,是为了想要享受蔬果萌芽、成长、开花、结果的喜悦,体验与期待“生命”在每一分秒中的变化与潇洒,相互之间,心境的立足点是全然不同的。每每在一阵拔草浇水的忙碌过后,在微风穿过的夕阳余晖里,我们总感受到了无法言喻的心灵豪放与知足感;而大伙常天南地北忘情的高谈阔论,常常要等到远处路灯刺眼的投射在“庄园”的凉亭时,彼此才肯收敛话题,抖落一身庸俗,各自摸黑上路回家。

耘草去晦,耕心新生。迎旭日,接朝阳;百花开,蝴蝶舞;送夕阳,别晚霞;扑流萤,踩月光。惊觉老农未老,方寸宽广无限,恰是耕耘另一亩新天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常常在公园边驻足,远望巷口的那父子三人。早上约七点半左右,总是有一位中年的全盲父亲,左手持着导盲杖,右手轻轻搭在背了书包的哥哥肩膀,旁边跟着一位也背著书包的弟弟,准时的从三百公尺远的巷口出来。
  • 桃园县文化国小5月1日上午,结合亲职教育日办理“文化艺术季”系列活动。戴振浩校长表示:该校自创校至今,每年都举办此项“艺术人文”传承活动,希望呈现孩子在学校本位课程的学习成果,是一场充满艺术与人文的飨宴。
  • (大纪元记者李黛娜台北报导)有“校长中的校长”之称的国小校长戴振浩与夫人,2010年3月20日观赏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台北的第三场演出,戴校长传来一封“观神韵‧享神韵”信件,将神韵带给他的心灵感受,化成文字,赞赏神韵艺术团带来让人惊艳的艺术飨宴。
  • 犹记得枯叶飘零在瑟缩的冬季时,清扫的孩子们常仰望树梢,纳闷的想为何会有那么多掉不完的落叶;但曾几何时,当薄薄的轻雾笼罩大地,慢慢散去时,换来的已是浓浓的无边春意。
  • 并不是我的血液里凝聚太多流浪的因子,也不是毫不恋栈故乡的昔日情怀,当时会远离故乡,只是在那个年代,故乡没有我梦想着床的落脚处。心里浓浓的思乡情怀,即使客居异乡多年,故乡的种种仍然常常入梦…
  • 走过岁月,见过许多大树,有的留在记忆里,有的活在生活里,有的珍藏在心底深处。
  • 有人编织梦想,有人实践梦想,有人回顾梦想。一样的时空,一样的因缘际会,却上演着不一样的心情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