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戏欣赏】艳阳楼

高登拼命显示自己却没悟性
袁荣易

四武师参见高登。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毕业演出。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太子党在大陆是个专有名辞,指的是高干子弟,位居政经的重要位置,努力为自己谋福利,利用人民赚尽便宜。殊不知“太子”原是高贵的名辞,国之储君,是人民未来的希望,他受到最优质的教养,始能有深厚的同情心,与洞察事物的本领。基本上他有着一种“为他”的胸怀,所以高贵无比。

但是现在的太子党只能让人联想到《艳阳楼》里高登的那个形象,尖眉、尖眼、尖鼻窝,尖的简直只顾自己,那能想到什么普罗大众。高登趁著逛庙会,路上碰到美女就强抢回去,人民为其“私产”,他想怎样便怎样。太子党已经狭隘到仅配冠上“奴隶主”这种恶心的头衔,没有任何高贵的内涵。

高登,高高的登于上位,它是宋徽宗宰相高俅的儿子,高登脸谱的特色是所谓的螳螂眉,螳螂高踞枝头,竖起两只镰刀式的前臂。悍中呈骄,自恃贵族,目中无人。然而物极必反,自私到极点,结果只是螳臂挡车。尽管你再有能力,但是天有一除,剧中最后高登死在石锁、石轮之下。这里比喻的意思非常明显,太子党如果能够懂得高登的教训,知其轻重,就应该赶紧三退,或许还能避免被巨轮给碾碎。

这出《艳阳楼》又名《拿高登》,原本主角为花逢春,属于武生的角色,他号召侠士打倒高登;高登则由武净扮演,武净通称“武二花”,只能算配角,尽其摔打砍杀的本事,凶猛如野兽。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叶育德饰演)出场撚须的动作,让人注意到他的大胡子。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叶育德饰演)大摇大摆的走路。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叶育德饰演)在武师前显露自己的功夫。

高精度图片
徐世英(右二,蔡杰夫饰演)陪着坐在车上的母亲(右三,李郁珊饰演)、妹妹去扫墓。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叶育德饰演)准备出门逛庙会,马夫为他牵马,伺候他乘骑。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叶育德饰演)“趟马”的身段,轻浮、骄纵兼而有之。

高精度图片
花逢春(右,林政翰饰演)、秦仁(中,王咏增饰演)遇到以前的同学贾斯文(左,徐志纲饰演),斥责贾协助高登作恶。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叶育德饰演)在武师家丁的簇拥下,骑马横行而过。

高精度图片
徐世英(右二,蔡杰夫饰演)奠酒在地,祭祀先人。

高精度图片
徐世英刚好不在,母亲与妹妹落单,竟碰上高登,高登嘱贾斯文(左,徐志纲饰演)上前提亲。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右一,叶育德饰演)抢完亲,路遇花逢春(右二)、呼延豹(右三,徐挺芳饰演)、秦仁(右四)三人打马与高登擦身而过。

高精度图片
徐世英(左一,蔡杰夫饰演)闻知妹妹被抢急欲跟上,秦仁(左二,王咏增饰演)劝其谋定而后动。

高精度图片
高登嘱咐媒婆将徐佩珠关进艳阳楼劝其允婚。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叶育德饰演)出场,手持大折扇,有先声夺人之势。

高精度图片
夜里,花逢春(林政翰饰演)率众英雄去救人,此为走边的动作。

高精度图片
众人走边的动作。

高精度图片
高登酒醉被家丁搀扶正准备上艳阳楼。

高精度图片
高登(右,叶育德饰演)以七星刀对打。锣鼓采用“一封书”。

高精度图片
高登(左,叶育德饰演)以长枪对付徐世英(右,蔡杰夫饰演)的双刀。

高精度图片
高登以大刀与花逢春的双刀对打,“急急风”的锣鼓声中,打斗的节奏加快。

高精度图片
高登以仙人担(举重用的石制杠铃)对付众英雄石锁的围攻。

高精度图片
众英雄最后将高登打翻在地。

这出戏连高登一起算有三个武净,妹妹被抢走的徐世英(绰号青面虎)是一个,与花逢春走在一起的呼延豹(传统以武净扮,不讲究的也有用武生扮的)也是一个,这两个武净是年轻人,所以没戴胡子。另外加上一个武丑秦仁,他是“武三花”。俊扮的花逢春带着虎(徐世英)、豹(呼延豹)、禽(秦仁)三个花脸,与大胡子、油白脸、螳螂眉的高登缠斗,更显的俊扮武生花逢春武艺超群、领袖群伦。

但在清朝末年,俞菊笙改变了这个局面,高登成了主角。俞菊笙是名气响亮的武生,其实,他更善长于组织,对推动京剧蓬勃发展,贡献很大。俞菊笙头很大,外号“大头”,他原学武旦,后改武生。为了丰富武生的剧目,他把武花脸应工的戏拿过来演,比如《艳阳楼》、《金钱豹》、《铁笼山》、《四平山》、《晋阳宫》等,这些后来都变成勾脸武生的戏了。勾脸武生与武花脸的气质有所不同,勾脸武生多少透露著秀气,甚至著名老生余叔岩也反串过《艳阳楼》里的高登,身手俐落,武中带文。由于高登被艺术加工的越来越完善,花逢春反而逐渐成了配角。

例如原有武旦基础的俞菊笙,《艳阳楼》中,高登开打就加进七星刀,锣鼓采用“一封书”(搭巴、搭巴、台、匡才、匡才、匡才、匡才……、匡),不紧不慢,一招一式,攻防的进退十分稳健。等到与花逢春打“大刀对双刀”时,锣鼓才改成为“急急风”,节奏加快,气氛瞬间炽热。

之后弟子尚和玉、杨小楼继承师父俞菊笙的演法,又有各自的加工。杨小楼诠释的高登是个尚武好色的纨绔子弟,出场时,他手持特大号的折扇,昂首阔步,朝一种显示心的夸张去演。出门“趟马”更是这个式儿:圆场步法急遽,衣袂展扬宛如蝴蝶展翅,潇洒中见轻浮。他念白骄横,开打时却有些色厉内荏。

尚和玉则是另一种风格,念白和唱腔吐字有力,气焰十分嚣张,表现高登倚仗父势恣意横行的心理状态。他武功扎实、开打合矩,亮相如磐石般坚定,招式做的凶狠,颇吓唬人的。

尚与杨诠释高登的区别,可用跨马这个动作看出端倪:尚和玉“跺泥”单腿直立,纹风不动,如石雕般的“硬实”;杨小楼却故意一颤,飘飘然的。杨小楼强中显弱,尚和玉一味蛮横,演高登都十分好看。这出戏剧情很简单,难的是怎么去塑造高登这样的一位人物。

高登带着武师家丁,在路上抢回徐世英之妹佩珠,徐世英闻知赶往高家救妹,途中遇花逢春、呼延豹、秦仁三位英雄,愿助其除恶救人。是夜,四人潜入高府,经过一场激战,终将高登及爪牙消灭,救出被关在艳阳楼里的徐佩珠。

中国文化讲“恕道”,对人有弹性,尽量给人一个回头的机会,不会硬把人塑成丑陋讨厌的形象,遭人人所唾弃。高登在戏里仗势欺人,可是在他的左耳旁却别上一朵讨喜的花朵,聪明的观众就明白:坏人是因为他“业力太大悟性差”,才会无知的干出害人之事,结果业力越发累积,害死自己。如果他的悟性能上来,懂得弥补,未尝没有新生之路。所以即使是太子党,上天仍要给他一条路,退出恶党,悟性上来,能救自己一条命。@*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