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孙文广:济南聚会纪念六四21周年

孙文广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30日讯】为纪念六四21周年,济南十余人,2010年六四前再次聚会,洒酒祭奠六四遇难英烈。回顾六四,展望未来。

一位中年人回忆1989年参加游行、发表演说、心情激荡的黄金年代。他说那段经历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当时他刚二十出头,心中充满了美好的理想与憧憬,现在孩子已上中学,他经常向儿子讲述自己的那段经历,希望他们不忘六四、不忘过去。

也有人论述六四运动广泛的意义,六四不但在国内有着深远的历史影响,而且在世界上也有着重大的推动作用。苏联、东欧的剧变发生在中国六四运动之后不久。苏、东有些国家的领导人,到中国来看到了六四运动,看到了学生运动的浩大声势和中国镇压六四遭到国际的谴责,回国后对民主运动采取了温和的态度,坚持开明的立场,顺应世界民主潮流,致使苏东剧变和平落幕,他们至今还说感谢中国学生。

中国的六四运动是国内开花、国外结果,我们为此贡献了力量,应该感到自豪。

有人介绍了1989年后,苏联报刊上的一幅漫画:戈尔巴乔夫坐在一棵“共产主义”的大树上,高举一把斧头猛力砍树,旁边有人说,小心树倒砸着你,戈尔巴乔夫却说:不砍倒这棵大树,我将来就会被吊死在这棵树上!这幅漫画说明苏共党内,为什么会出现象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样一些名留青史的开明领导者。

大家也议论了苏联的公开化、选举制度、工人运动和知识精英萨哈洛夫等,对制度转型的作用。

有人新近读了赵紫阳的《改革历程》,他以赵紫阳为例说明,中共内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有追求宪政的开明派,他们的表现关系到中国变革的快慢,希望他们能够早日站出来表态。

东欧、苏联的突飞猛进也鼓舞着我们追求政治变革。

次参会者中有些在六四后被判刑,他们回忆过去黑狱中的生活,回到社会遭到的歧视和困苦,有人曾经痛不欲生,身上撒了汽油准备自焚。有人刑满释放,至今四十多岁仍未成家,孑然一身,当年有公职者判刑后一律被开除,他们再难找到收入稳定的工作,只能游走在社会底层,为了生存,找些零工、苦力活,维持生计,干些最脏最累的工作,就是这些工作还经常受到国保的威胁,生存权难以保障。

有人说,当局是用经济手段逼人就范、求饶、下跪叩头。还有些受害者并不同意这种观点,他们说:当局是逼着你去偷、去抢,这样就有了抓你进监狱、再次判刑的口实,并用这些事例宣传“六四分子”就是一些偷盗犯、抢劫犯。

二十年之后,当局在态度上有了点变化,最近不反对受害者申请社会上的“低保”(城市无业者,生活困难,可申请每月三至四百元的社会低保),甚至会鼓励申请低保,大概有个“给生路”的政策。批下“低保”后国保又会说:你要感谢领导和政府给你的照顾,以后要好好表现。拿了“低保”的人,也怕行为出格,连这点微薄的救济也被剥夺,只能战战兢兢地生活在恐惧之中。

聚会中有人谈及信仰问题,有人说:原来相信共产主义,在监狱中和出狱后改变了信仰,有的信上了基督教或者佛教,他们从宗教信仰中寻得了安慰,摆脱死亡的恐惧。

去年(2009年)我们有过一次纪念六四20周年聚会,照片发至网上,结果多人被国保谈话、恐吓、威胁,有的还要写保证书。

今年聚会要拍照片留念,为防备国保骚扰,大家都劝说境况艰难的朋友不要参加照相,以防万一。所以十几个人的餐聚,参加拍照的只有五个人:(照片右起)车宏年、邵凌才、解金玉、孙文广、秦志刚,拉了一个横幅“纪念六四21周年”。

这次餐会为了避免电话窃听、遭人破坏所以都是各自登门传告。

大家议论了遍布全国各地的维权运动,“最牛历史教师”袁腾飞和青年才俊韩寒的言论,这些事件和人物的出现说明民众的觉醒,知识份子的奋起,一个冲破禁忌要求变革的潮流正在兴起。

聚会结束时大家互相勉励,中国的民主、自由不会太远了,要有信心。

2010年5月30日于山东大学@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5-30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