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现场。左起:主持人林牧晨,主讲人方政、吴仁华、周锋锁、封从德、 郭保胜。(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现场。左起:主持人林牧晨,主讲人方政、吴仁华、周锋锁、封从德、 郭保胜。(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马有志旧金山报导)5月30日下午二点,为纪念八九民运与六四大屠杀21周年,旅居美国旧金山湾区的部分华人和民运人士在国父纪念馆举行了六四纪念研讨会。这是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一部分,下周五的六四纪念日当天,将有包括抗议集会、向烈士献花、汽车游行、烛光晚会等一系列纪念活动。在由前六四学生领袖现任美国军牧熊焱主导的向六四受难者祷告和默哀后,研讨会在林牧晨主持下,方政、吴仁华、周锋锁、封从德、郭保胜等先后作为主讲人发言;随后,与会者自由发言及提问。

高精度图片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现场布置的图片。(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主讲人方政发言(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方政讲述了他被坦克碾压致残的经过

原北京体育学院学生、参与六四的方政首先发言,他说,我们要说出真相,中共最害怕,中共不愿意人们明白当年的真相。

我是在6月4日凌晨六点多经过西长安街六部口,当时天安门清场已经完成和结束,从广场撤出来的3000多学生自东向西回学校,没想到有一队坦克,从东往西直接往学生队伍冲过来。

学生们没有任何准备,坦克施放毒气,是战场上用的;很多学生到医院后一周内都中毒严重,有一个北京商学院女学生龚纪芳,就被毒气弹炸了中毒死了。我在六部口路边帮一个女同学,当时坦克从路边开过来,我来不及走掉,坦克就从身体上压过去了。当时的学生主要是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北京商学院、北京体育学院,有人及时抢救了我,送到积水潭医院。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会议室地下室。在医院时,就有北京公安局进行调查。当时医生听说有部队到医院抢重病人,医生和护士保护了大量学生,当时血浆用完,医院还组织了市民献血。

高精度图片
主讲人吴仁华在发言(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吴仁华呼吁军人站出来公开六四真相

参加六四、原中国政法大学的老师吴仁华说,方政的细节我也知道,那几辆坦克,是京津警备区的坦克,压人的坦克是106号,当时接到命令去新华门驱散群众。

我曾在北京大学读历史文献考证专业,正好用来考评戒严部队这一段历史,但是资料非常少,而且部队资料机密,我是从中共出版的部分资料中像拼拼图一样拼出来的,参加镇压的一共有19支部队。

我今天讲的不是细节,六四的真相没有完全被公开,历史的真相要公开。现在我的书出版后,大陆一些学生知道了一些细节,来信说相信坦克压学生,以前是不相信的。

我要讲的是,我们该做什么?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不过只要有心去做,还是会有成果的。去年我的书出版的时候,经过一年的查找,从230个官兵的名单增加到700多人,增加了500多人。中国人说要把谁谁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果不知道是谁,怎么钉?

我们学生经历了天安门清场,但民间都是从外部去看的。还有天安门戒严部队的20多万军人,他们也是历史见证人。到现在,只有两位戒严部队军人公开出来说明;但收集很困难,现在很少有镇压部队把这个作为光荣历史来玄耀了,在网络论坛早都说不要提这件事了。

有一位军人,叫陈晓立,写了当年的经历,证实自己的身份,提到了当年师长、团长、连长、及班长的姓名,所以我们知道当年65集团军是通过战备通道从地下进入人民大会堂的。所以到天安门广场的镇压军队,不是从街上走,街上的是一些新兵和部队,故意去引发市民和学生发生冲突,以制造镇压借口为目的的。

如果当年20多万镇压部队,不站出来、写出来,历史就不会公开。我们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寻找当年的军人,搜寻这些军人的下落。我准备公布2000多军人名单,搜索六四军人的下落。寻找的内容很多,从寻找六四学生、寻找六四死难者起,寻找六四军人,寻找六四救命恩人,寻找六四市民,寻找六四医生等等。

目前大陆,最流行的“人肉搜索”,通过这种方式就能找到106号坦克驾驶员;我现已找到107号坦克二炮手,有姓名和单位,当年就在轧人现场。我们一直找不到38军军长徐勤先将军的照片,他很让大家尊重。

希望有新的朋友,建立一个六四搜寻系统,通过大家的聪明才智,通过这个过程中会发现六四屠杀的真相。

高精度图片
主讲人周锋锁在发言(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周锋锁呼吁帮助六四受难者

前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说,21周年过去了,我们都是当时经历者,时间太长也容易淡忘,但是有很多人还在受难。我们也要给六四死难者家属支持,包括当年保护学生的朋友。

我在国内接触到方政,到旧金山这么多年,就一直想念他,知道他想要来美国,就帮助他过来了。去年方政来到湾区,得到了柴玲基金会的支持。

我们还知道天安门三君子,向毛像扔鸡蛋,喻东岳精神失常,我们应募捐支持他;他们已经到了美国,生活十分困难。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发现六四受害者人越来越多,谭作人被判五年,因为写作六四日记。还有北大教授夏业良先生,去年六四20周年全身穿白衣纪念六四。学生孔险峰,被判三年,失去工作。我们每年接触到很多,我们能做到的也是杯水车薪。

高精度图片
主讲人封从德在发言(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封从德:八九民运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前六四学生领袖、天安门现场副总指挥封从德说,我们在这样的一个场合纪念六四,21周年过去了,我们没有忘记,很多人因为六四改变了他们的人生道路。其实,我们当时为什么要绝食,不承认4.26社论,我们不是动乱,而是为了一个自由、民主、均富的新中国,这是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的体现,我们的寻求不是一个孤立的事情。

北京大学请愿七条,其中包括:重新评定胡耀邦、公布领导人财产、取消游行十条等。其实我们要推动“阳光法案”,腐败才能得到控制。

我们追求个人的自由:免于恐惧,追求幸福。不再害怕,六四民运有三千多人死亡,几万人受伤,是真正的开枪,不是橡皮子弹,但还有人往上冲,是自由的感召。还有团体的自由:包括独立自治会,独立民间办报,合法地位。在学校选举学生会,自己办报等。

六四追求的,从中国一百年来,从三民主义以来,一脉相承的百年强国梦。当年没有提出来,都是当前最紧迫的事。当前民运中,民族和民权有些冲突,法轮功是坚持民族传统,认为中国传统好。自由主义坚持了西方思想,与民族传统有冲突。只有中共搞错了,什么也不是。

孙中山三民主义能解决这个问题,民族主义是中国传统文化,民权主义是自由主义,六四追求反腐败也是均富。中国现在是一个贫富悬殊的高压锅。

我们提出新的概念,八九民运其实就是孙中山三民主义的想法,我多年研究孙中山,我们应回归到中华民国的道统,孙中山中是结合中国传统和西方思想最完美的结合。中共是没有正统的,我们要回到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才能整合目前民运分歧的思想,才能结合国人要求均富的道路上来。追求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这才是我们的方向。

高精度图片
主讲人郭保胜在发言(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郭保胜:没有一个专制是自动下台的

民运人士郭保胜说,民主运动是薪火相传的运动,目的是唤醒大家持续抗争的勇气。我们看六四录像,我们就流泪了,我们要有信心投入到轰轰烈烈的维权抗争中去。

六四后,中共镇压没有停止,人民抗争没有停止,专制不会主动退出来。八九民运后,99年中共血腥镇压法轮功,法轮功在美国是合法的。还有2006年广东汕尾惨案、2008年西藏和平游行、2009年新疆和平游行,中共也是残酷镇压。

但是,中国人民抗争不停。孙志刚事件,一个大学生因为查身份证在广州看守所被活活打死,全国发生多起抗争事件,最终导致中共政府废除了收容审查条例,中共退缩了。

还有贵州瓮安事件、湖北石首万人抗暴事件;去年的邓玉娇事件,她拿起脚刀杀死官员,最后抗争当庭释放,她是侠女,应该学习,这件事证明人民力量强大。最近,福建网民马尾事件,全国几百人去法院抗议,要求王鑫下台,新一轮的维权抗暴在开始。上海拆迁户胡燕女士到联合国上访,上海官员不得不打招呼要胡燕回国。

明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年纪念,前几天有位老华侨说,旧金山就是辛亥革命的发源地,海外的人不是没有作为,反而会起到根本作用。在海外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旧金山是策源地,可以招兵买马,支持国内,民主才能实现。

没有一个专制是自动下台的,每一次抗争都不是无效的。

主讲人专题发言后,有自由发言和提问,下面是两个有关柴玲和王维林的提问和回答。

提问:请评论一下柴玲。

吴仁华:我当年是一个老师,与学生在一起,从六四一直到现在,我在帮这些六四学生领袖辩护。在当时,谁能站起来?商智高、优秀的人多了,他们有站出来吗?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做学生领袖,第一时间站出来的是勇气,不是智力。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的老师,留到最后,如果民主成功后参加民主选举,那时我们需要的是智慧,不是勇气。当然他们有他们的缺点,谁都不是上帝,谁都不是圣人。吾尔开希当时有勇气,敢于站在学生肩上往前冲,那他就是领袖。

提问:有没有人知道挡坦克的王维林的下落?

吴仁华:我有一篇文章,讲的是加州大学(UC Berkeley)一位专门研究姿体语言的教授,他认为拉王维林的人是公安,王维林是被劫持的。

我原以为这是发生在东长安街北京饭店处,但看了较全面的录像后,知道那是发生在南池子路口。王维林被推到南池子路口街边,那里全是坦克,是军队的占领区,没有行人。所以我同意该人类学教授的说法,王维林是被用非常专业的手法,点穴位后不能动拉走的。王维林应该落在镇压部队手上,关在中山公园,下场可能比较惨,凶多吉少。

封从德:王维林挡坦克会变在20世纪反抗专制的一个象征,全世界共产政权随后一个个都垮台了。王维林名字是一个神话,当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是一个香港记者听北京老百姓说的。

高精度图片
熊女士说,我还有几个月就80岁。80年的岁月,足够把一个人的眼泪流干了。但我刚才看录像流了很多泪, 刚才深圳来的小弟兄说的好,忘记历史就是背叛。熊女士现场演唱了一首歌改编的六四歌曲。(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现场
高精度图片
与会者在发言(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现场
高精度图片
与会者在发言。(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现场布置的图片(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旧金山华人举行六四21周年研讨会现场。与会者在观看六四录像片。(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6-01 1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