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6)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学生们哪里知道,共产党的高层已做成决议,实行镇压。总书记赵紫阳,力排众议,反对这一决议,终因寡不敌众,阻挡不了众匪的狠毒。眼看着学生就要遭殃,他冒着总书记不当,也要救学生。他来到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中间,劝说他们撤离广场,避免流血牺牲,哪知学生们高涨的情绪,不得到要求,决不撤离。1989年6月1日,镇压学生的部队已向北京开进,坦克的隆隆声,震惊了北京数百万市民,自发的市民纷纷拦住坦克。开坦克的士兵,良心还没有泯灭,降低了速度,停了下来,可是他的指挥官却在送话口里大声喝道:“不准停下”,驾驶员只得起步,缓慢前进前面的人越来越多,驾驶员又只得停下,照此速度,三天也到不了天安门广场。指挥连长急了,扳动机枪向半空中扫射,指望能吓唬人群离开,哪知市民们认为他们不敢向人民开枪,就算真开枪,射出来也不过是橡皮子弹,打不死人。群众不但不离开,而且挤到坦克履带前边,只要坦克向前移动,就将把人压成肉泥。指挥连长为了早日到达天安门广场,能够立功受奖,他兽性大发,机枪射角是射不到履带边的人群,他竟然拿起冲锋枪,跳下坦克,向坦克前的人群扫射,市民们纷纷倒下,血流如注,哪里是橡皮子弹,而是真枪实弹。人群愤怒了,在连长后面一个大个子男子,冲了上去,一下把连长抱住,人们大声唤呼天抢地:打死他!打死这个刽子手。人群蜂涌而上,拳头如雨点般打去,这个连长被打得趴在地上,人群中有共产党派来的便衣特务,他们立即向上司汇报,上司要他们以群众身份,立即把连长吊到桥杆上,倒上汽油把他烧了。此时电视台所有倾向学生的工作人员,全部被换掉,他们连续不断地播放,烧死连长的镜头。指挥官又向士兵欺骗宣传,不前进,自己也将被打死,等等。机枪向人群扫射,坦克向人群压去。

此时市民真正看清了共产党的真面目,愤怒的市民一面大骂这些杀人魔鬼,一面抢救死伤的市民,有一位郊区农民开着自家农用车,看到市民被杀,他加入到抢救行列,人们把死伤人员抬到他的车上。其中有一死者被坦克压得和自行车的残骸沾在一起,无法撕开,只得把车和死者一起抬到车上,他流着泪水,开车向医院飞奔而去。他往返长安街与医院之间,一天一夜没有合眼。死者中有一年仅十七岁的男孩,在家听说部队用坦克真枪实弹,枪杀民众,他按捺不住,要出去抢救伤患,被父母关在家里,不让出门。他在家里急得团团转,走到卫生间,他打开窗门,爬了出去,飞奔长安街,见到那种惨景,加入到抢救行列,刚把伤患抬起,被一排子弹射来,自己也倒在血泊中,他的同学看到,抱着他放声痛哭。善良的人们抢救生命要紧,哪由他痛哭悲伤,把他俩强行分开。他连忙去同学家报信。同学的父母是大学教授,凭经验,他们知道共产党会下毒手,所以不让儿子出门,却未料到儿子从卫生间跑出去了,他们慌了,忙去天安门广场寻找。两教授四处呼唤儿子,也不见踪影,他们只得回家,看他是否回到家里,哪知在家门口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儿子的同学,他们忙问:“你见到我的孩子吗?他的同学哇一声哭了起来:“伯父伯母,不好了,他被送到医院去了”“什么医院”?“不知道,我们快去找吧!”他们三人跑遍多家医院,也找不到他的孩子。医院只有作者,见不到死者。其中有一医生对他们说:部队来人搜查死者,我们担心他们把死者搞去毁尸灭迹,把死者藏了起来,后来被一货车带到城外,以备死者家属认领。两教授费了千辛万苦也找不到自己的儿子,一直以泪洗面。(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的民主要求,受到各界爱国的有识之士的支持,甚至有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播出了有识之士的声音。但中共的实权人物,强烈反对,认为学生的要求危害了他们的政权。
  • 冯士研从此着手买材料盖房。此时他才发现钢材的价格,平价与高价相关竟是四五倍,所有国营工厂出的产品都有平价高低之分。于是太子党们,利用老子的老革命招牌,大量购买国营的平价物资,按高价向市场出售
  • 王兵情人回到广州,又到当地派出所查孙利来住处,查了多时,也查不到孙利来名字。她又到菜市场查问,知道孙利来的人甚多,但不知道他的住处。他的真名都不知晓,孙利来是他的绰号。
  • 王兵一见,火气全消,不但不责怪发货员,反暗赞他忠心,有眼力。转而对孙说:“我们有你这样讲信用客人,我一百个放心。”
  • 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亲被定为富农,在那受辱的年代,穷困潦倒,更谈不上娶老婆。在他邻村有一地主女儿,与他年龄相仿,虽互有爱慕之心,却无钱婚嫁。毛泽东一死,这个青年走出牢笼
  •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
  • 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
  • 冯大郢的冯士研因为单干被关了一年两个月,放回家来,成了当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组织干部来向他学习,省里派来记者采访。冯士研给来者一顿臭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