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8)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舟山的刘永生,自那年冯士民给了他五万美元后,受祖父刘阿狗的影响,一直想脱离共产党的统治,他用这笔钱买了一般钢板机动渔船,这在当时可算是高级别的船。他雇用了几个政见相似的青年,出海打鱼。几年下来,刘永生已是身份百万的富豪,雇员们也跟他富了起来。他们不满足现状,经刘永生提议,大家合伙投资,换条大船。刘永生占股份百分之五十,收入按股份分红。这条大船可到国际海洋捕捞。

自有了这只现代化的渔船,刘永生全身投入捕鱼事业,但他对时局还很关心,收听西方国家电台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当他听到共产党在天安门广场屠杀学生,十分愤怒。这天他们在西沙群岛海域捕鱼,又接接到妻子发来电报,说冯士民有信来,要他速回。于是他经大家同意,收网返程。他们日夜不停地往舟山航行。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日,刘永生驾驶的渔船,顺利到达舟山海港,抛锚停泊,留下一人守船,其余船员放下栅板,驶到岸边上岸。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刘永生要船员在家休息,等候通知。船员纷纷回家。

刘永生的妻子听出是自家渔船停泊的喇叭声,忙放下手中活,跑来迎接丈夫,只见刘永生一副疲惫的样子,忙叫他回家休息。刘永生问:“家里来人了吗?”

妻说:“昨天一个老者带着五个青年到我家,问老者何事,他说找你,见到你再说,并要求我不要对外人说。”

“我明白了,看来今天不能休息了。”刘永生随妻来到二楼西室,只见老者在和青年们说话,忙上前握住冯士青手问:“您是?”

冯士青忙问:“你是永生侄?我是冯士民的弟弟冯士青。”

刘永生笑道:“二伯快请,”回头对妻子说:“你去准备饭菜,不用叫人陪客。”

妻子说:“别忙,你先把士民大伯来的信看一遍,再和他们谈。”说着把信给了刘永生,转身去了。
刘永生看过信,叹道:“士民大伯真有先见之明,不想事情真就发生了。看来二伯来此,正是大伯信上所说的事?”

冯士青说:“哥给我信说,已给你信了,大约就是这封信了。”

刘永生说:“我能有今天,都是士民大伯全力支持的结果。请你们放心,我一定满足大伯的爱国心愿。”

酒桌上刘永生首先向冯士青敬酒,然后一一向大学生们敬酒,对他们的爱国精神表示敬佩。他们又逐个向刘永生敬酒,刘永生都是一饮而尽。大家饭后,只见刘永生碗里的饭却一口未动,便趴在桌上睡着了。冯士青想把他推醒,吃口饭再睡,怎么推他都深睡不醒。妻子对冯士青说:“他在船上晃动惯了,你越是推晃他,他越是睡得沈。你们帮我把他扶到床上睡吧。”

刘永生一觉睡到日落西山,梦中被机枪声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却见自己坐在床上。他忙下床,叫妻子把五个心腹的船员请来,有事相商。

妻子出去不久,五个船员陆续来到。刘永生给每人泡了杯茶,对他们说:“你们这么辛苦,今晚又影响你们休息,实在对不起,也是迫不得已,请你们原谅。”

船员们说:“和你在一起干,我们很愉快,不感到劳累,你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你们在收音机里可能也听到了,这次中共在天安门广场的事情。”

“太不像话了,他们竟然用坦克、机枪射杀学生,共产党猪都不如,简直是魔鬼。”

“可是你们却不知道,他们对逃跑的学生都不放过,还在全国各地追捕。如果有学生跑到你们家,你们将会怎样对待学生?”

船员们齐声说:“保护学生。”

刘永生说:“你们想的和我一样,要保护他们。藏起来是一种保护办法。但是藏是藏不住的,共产党是靠用特务手段起家的,他有办法找到学生。我这次放弃捕鱼旺季,急于回来,就是因为我家来了几位学生,向我们求救,所以我请你们来也向你们求救,请大家想出最佳办法保护他们。”(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共军撤走坦克,取而代之的是几百辆消防车。消防车的水龙头,拚命冲洗著市民和学生们的鲜血,七时,天安门广场的血水才洗刷干净。广场虽被洗刷,却洗刷不掉共产党的罪恶,洗刷不掉民众心中的伤痛。
  • 指挥连长为了早日到达天安门广场,能够立功受奖,他兽性大发,机枪射角是射不到履带边的人群,他竟然拿起冲锋枪,跳下坦克,向坦克前的人群扫射,市民们纷纷倒下,血流如注,哪里是橡皮子弹,而是真枪实弹。
  • 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的民主要求,受到各界爱国的有识之士的支持,甚至有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播出了有识之士的声音。但中共的实权人物,强烈反对,认为学生的要求危害了他们的政权。
  • 冯士研从此着手买材料盖房。此时他才发现钢材的价格,平价与高价相关竟是四五倍,所有国营工厂出的产品都有平价高低之分。于是太子党们,利用老子的老革命招牌,大量购买国营的平价物资,按高价向市场出售
  • 王兵情人回到广州,又到当地派出所查孙利来住处,查了多时,也查不到孙利来名字。她又到菜市场查问,知道孙利来的人甚多,但不知道他的住处。他的真名都不知晓,孙利来是他的绰号。
  • 王兵一见,火气全消,不但不责怪发货员,反暗赞他忠心,有眼力。转而对孙说:“我们有你这样讲信用客人,我一百个放心。”
  • 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亲被定为富农,在那受辱的年代,穷困潦倒,更谈不上娶老婆。在他邻村有一地主女儿,与他年龄相仿,虽互有爱慕之心,却无钱婚嫁。毛泽东一死,这个青年走出牢笼
  •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
  • 冯士研在家正谋划拆掉旧房盖新房时,听到摩托车声,打乱了他的思路,接着门外发出喇叭声,他忙走出门外,却认不出摩托车上的人是谁。只见这人跨下车来,摘掉头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