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69)

沈畔东

《魔窟逃生》(图羽沛)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船员们都很很焦急,拿不出主意,其中有一船员一直没有言语,这时他突然说道:“我有办法,只是刘船长损失太大了。”

刘永生忙说:“只要能保住学生们安全,我损失再大,都不用考虑。”

这位船员说:“用船把学生送到国外。”

“对,是个好办法。”船员们纷纷赞成。

刘永生激动地说:“大家能够这样保护学生,也是爱国表现。只是辛苦了大家。如果有哪位不愿和我们一同去的,可以留下,但请千万保密,只能说我们的船到船厂修理去了。大家没有意见,我们就这样定了。今晚你们回去好好休息两天,在此时如果有学生或不满现政权的人要求出国的,都请他们来。”

待船员走后,刘永后来到西屋,对冯士青和学生们叙述了他和船员们刚才商议的经过,要学生们安下心来等两天。冯士青拉住刘永生的手说:“好样的,我哥哥没有看错人。我代表哥哥和同学们感谢你们!”

六月十二日晚十时,是他们约定的出航时间,除了四名船员,竟然来了十三人,既然都是爱国学生和仁人志士,只是船员王世杰还没有到,有船员要求刘永生不要等他了,理由是:在这非常时刻,岂可违犯规定时间,稍有疏漏,将全盘皆输。刘永生正要开口,只见王世杰妻子快步来到,身后跟着三个学生,她轻声对刘永生说:“世杰要你等他一会。”

刘永生说:“请大家不要着急,他马上会来的。”

平时的时针走的似乎都很正常,此时好像显得特别慢,好容易等到十一点,还不见王世杰的踪影,有些人坐不住了,在屋里踱步。王世杰的妻子也急了,她骂道:“这个死东西,叫等一会,怎么到现在还不来,永生,我回去看看。”

刘永生说:“行,你对他说,我们在等他。”

王世杰妻子走了,几位船员一齐涌到刘永生身边说:“你怎么让她走呢?不能等了,船长!”

刘永生笑着说:“你们多虑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等到十二点,他再不来,我们就走。”

“十二点?!平时你干什么事都心急火燎,今天怎么这样拖拖拉拉?”有船员责问。

刘永生只是陪笑。他一贯不抽烟,此时他从桌上拿起香烟散发给大家说:“据说抽烟不着急,我来陪大家抽烟。”他把香烟点着,还未深吸,就咳声不止,忙把香烟夹到两指。好容易磨到十二点,只听楼梯有急促地脚步声。刘永生说:“世杰来了,这下放心了吧。”

可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不是王世杰,而是身着警服的大队长周顺德,除了刘永生,大家一下都站了起来。鸦雀无声,紧张的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大队长身后的王世杰忙上前说道:“待大家久等了。”

大家没有一人回应,王世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永生一下站了起来,指著王世杰问道:“你说怎么回事!半夜三更的,你带周大队长来干什么事?!”他又对周顺德说:“你要把我带到哪去,我跟你走,与其他人无关。”

周顺德一听,一下把警服从身上扯了下来,甩在地上说:“我周顺德不是来逮大家的,而是要求大家的,求大家带我一块走。”(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刘永生一觉睡到日落西山,梦中被机枪声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却见自己坐在床上。他忙下床,叫妻子把五个心腹的船员请来,有事相商。
  • 共军撤走坦克,取而代之的是几百辆消防车。消防车的水龙头,拚命冲洗著市民和学生们的鲜血,七时,天安门广场的血水才洗刷干净。广场虽被洗刷,却洗刷不掉共产党的罪恶,洗刷不掉民众心中的伤痛。
  • 指挥连长为了早日到达天安门广场,能够立功受奖,他兽性大发,机枪射角是射不到履带边的人群,他竟然拿起冲锋枪,跳下坦克,向坦克前的人群扫射,市民们纷纷倒下,血流如注,哪里是橡皮子弹,而是真枪实弹。
  • 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的民主要求,受到各界爱国的有识之士的支持,甚至有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也播出了有识之士的声音。但中共的实权人物,强烈反对,认为学生的要求危害了他们的政权。
  • 冯士研从此着手买材料盖房。此时他才发现钢材的价格,平价与高价相关竟是四五倍,所有国营工厂出的产品都有平价高低之分。于是太子党们,利用老子的老革命招牌,大量购买国营的平价物资,按高价向市场出售
  • 王兵情人回到广州,又到当地派出所查孙利来住处,查了多时,也查不到孙利来名字。她又到菜市场查问,知道孙利来的人甚多,但不知道他的住处。他的真名都不知晓,孙利来是他的绰号。
  • 王兵一见,火气全消,不但不责怪发货员,反暗赞他忠心,有眼力。转而对孙说:“我们有你这样讲信用客人,我一百个放心。”
  • 冯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员,就开门营业。被交警拦住,要查看货物发票。会计拿出发票给他查看,只见发票上有中国进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够了,为何要加个王兵?”
  •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亲被定为富农,在那受辱的年代,穷困潦倒,更谈不上娶老婆。在他邻村有一地主女儿,与他年龄相仿,虽互有爱慕之心,却无钱婚嫁。毛泽东一死,这个青年走出牢笼
  • 孙利来接到冯士研的电话后,立即乘车来到龙潭村,走进一所高墙围成的大院,院内有数间三层楼房,楼下是仓库,楼上是办公室和宿舍。他走进三楼的办公室,只见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着都很时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