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职妇蜡烛两头烧 托育燃眉急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9日报导】《母亲节谈少子化-职场妈妈篇》(中央社记者黄彦瑜新竹9日电)不敢离开职场,但托育问题却让妈妈心烦。谈到少子化,国立新竹教育大学幼儿教育学系副教授许玉龄说,制度不健全让大家害怕生子,“别只发津贴,政府应多建立托教支持系统!”

在职场与孩子之间蜡烛两头烧,拥有美国双硕士学历的方小姐,生老二时,因为在科技公司上班的先生派驻大陆,为了2个孩子的托育问题,她只得辞去忙碌的竹科工作,暂时在家带小孩。留职停薪1年后,她找到学校行政工作,孩子则分别交给保母及幼稚园。虽然学校行政对她而言并非学以致用,但毕竟照顾孩子方便多了。

谈到少子化,她说,周遭很多竹科双薪家庭夫妻都忙到很晚,下班后舟车劳顿、急急忙忙从保母家接回孩子,若再花点亲子时间,睡觉时间就一拖再拖,隔天清早又急忙送孩子到保母家,职场的高压、忙碌与带孩子的焦虑,让这些妈妈们不敢再生第2胎。她认为,政府对鼓励生育的政策似乎端不出牛肉,“津贴并非重点,孩子的托育、教育才是关键”。

另外,甫于去年底生下第1胎的吴小姐,回想找保母的过程,因为不确定把孩子交给别人是否安全,又心急产假休完要回职场,她说,自己几乎天天掉泪。想起小时候,总有邻居或家人可以帮忙,如今为了工作离乡背井在新竹另组家庭,平日和邻居鲜少交流,陌生的环境让她不知如何求援,也深感无助。

随着生活型态转变,小家庭当道,孩子的托育成为现代妈妈的苦恼。长期关心幼教发展的许玉龄表示,过去大家庭居多,小孩何时长水痘只要看堂哥堂姐就知道,孩子的衣服玩具可以一个传一个,托育有帮手。

不过,如今以小家庭居主,但政府却未提供支持系统,导致新手妈妈蜡烛两头烧,没生孩子的人看到的都是睡眠不足、生活混乱的负面养育孩子经验,当然也对生子却步,导致恶性循环。

面对传统大家庭功能的消退,许玉龄建议,政府应该发展社区托育或居家托婴制度。以欧美为例,藉由社区的支持系统,妇女不必被绑在家里,即使到美国念书的穷学生,也可以在上课当天找到孩子临托的场所。

她说,台湾政府约从2年前才开始注意托婴系统发展,虽然迟了些,但总是个好的开始。不过,若能发展社区托育系统,新手父母可以意见交流,玩具图书可以互借,甚至可以团购尿布节省开支,好处多多。“传统社会靠家人,现代社会得靠社区的力量!”

以高雄五甲社区自治幼儿园为例,在这个社区化的示范托育机构,因为地点就在社区,相当方便,减少父母负担。根据许玉龄参访的经验,1名妈妈因为看到孩子在幼儿园里快乐的成长,也高兴地说,“这个环境让人愿意生第2胎”。

面对严峻的少子化问题,许玉龄强调,这不仅是家务事,更是“公共议题”。对单身者而言,也许会质疑为何要缴税帮忙别人养小孩,但长远来看,人口结构的断层将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未来有一堆老人,却没有年轻人赚钱支付老人年金,以此观点,这些妈妈是在养国家的孩子,先进国家对于下一代培育的经费绝对不能省。

根据儿福联盟近日公布的“台湾地区幼儿妈妈育儿现况调查报告”,发现近3成妈妈平均每天睡不到6小时;超过半数的妈妈需要“临时托育服务”。在大家庭功能逐渐崩解的现代社会,妈妈们亟需社会的支持。

许玉龄感慨,“政府不应该让家庭自行解决零至6岁孩子生、养、教的任务,否则年轻女生都不要生孩子了,而目前当妈妈的也盼不到未来的接班人了”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她呼吁,“政府不论中央或地方,都不该只是发津贴,应多建立托教支持系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