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的妹子:敤手叙事(1)瞎乐师的儿子 帝王的种子

童若雯

绘图◎古瑞珍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11日讯】天生不一般。生他前一夜,他亲娘梦见一只大花鸟衔米飞来,在天上旋舞,一忽儿似凤,一忽儿似大青雀,舞完大鸟飞入她肚子。仲华落地七日,部落老巫瞅著红布裹的娃,手捻穗子,憋嘴闷响一声:“这娃是帝王种。”

在咱们后代耳中,的名声传得远,日月挡不了。他有个不肖的弟弟象,人弄不清他咋回事。舜有个妹子,人不太知道她,却给她配上个没瞅过的丈夫,唤他蚕王。

不敬祖先,人古早便是这般,我一点法子没有。我是舜的妹子,我叫敤手。人也唤我画嫘。那是画史上吓唬人的名字。

东山脚下部落里,咱们这一家人人知。瞎老爹琴弹得妙、造得巧。他把琴一弦弦钩起来,人心上旱地落雨似甘甜。爹拄杖走路上,肩歪一边,臂下夹一老乌琴,灰衣衫风中飘,人一瞧便知是迷了眼的老琴师。可爹一坐下抚琴,谁敢欺他瞎?月攀上树枒,老爹坐下弹琴,林中跃出花鹿在咱们家门前跪下,黄脖子仰高,黑杏眼泛潮水,似中了蛊。

部落献牛羊、山猪,给神灵的燔祭上少不了瞎老爹的乌琴。

“瞽叟琴弹的妙!瞎子弹琴是老天造物的意思。不怪俺说,离了琴,瞎老汉变了个银,心肠扔狗食!”

夜里弹琴久了,瞎老爹肝火旺,搁下琴便失心窍,分不清黑白上下,牙磨利了说话没根底。爹到老更迷糊,耳朵听不入道理。他琴弹得多妙,迷糊便有多大。

娘比老爹生得晚,撒一脸麻子,手臂土钵碗粗,腰比酒瓮圆又大,老爹立她身旁活似水里捞上的雏鸡。娘不气时少,气起来拿骨梭在老爹臂上刺血印子,和她怒气一般不消去。要娘消气比拴头野牲口难。

小时市集上走丢我不慌。娘蓬发立头上,腰背厚似一头山熊,人堆里一眼瞧见。瞅不着娘,老远听一声吼。娘吼多了,谁不知敤手是哪家女娃?

象身子肥胖,垂两扇大耳朵,和头大象没两样,狂傲得没底。大个头象牵大黄牛食草,身后跟一群娃儿嚷:“像—牵—牛!”

象性子怪,老天打下天火棒、落豆大雨,他去旷野一圈圈旋、脸朝天仰,好叫雨打鼻头上、落舌尖上,吐了红舌一回回舔。咱们家族谱上像是头野象。舜在原野上驯了象,拴起来耕田,有人认出这是象的根底。我瞧见的象却是痴愚,没心肠的人。他做事和老天落大雨、冰雹,大山上刮水龙卷没两样。他待我和同父异母的大哥仲华一样没心肝。

舜,大鸟衔米预告帝王种


绘图◎古瑞珍

仲华天生不一般。生他前一夜,他亲娘握登梦一只大花鸟衔米飞来,鸟头长圆似大雁,背似麒麟,胸上纹一壳壳似龙麟。大鸟在天上旋舞,一忽儿似凤,一忽儿似大青雀,绕老梧桐鸣叫。舞完大鸟飞入她肚子,没影了。隔天红日头跳上云朵,仲华打娘胎钻出来,眸子里四枚黑瞳石磨一般兜转。

仲华落地七日,老爹依古例请来部落老巫。老巫披大花鹿皮,一头乱絮上盖顶破三角帽,大步晃入咱们家。一直到我出娘胎、拉拔大,老巫出入部落人家,一瞧她的三角帽,人明白这家不是添了娃,就是老人到寿,好回老家了。

老巫踏入矮门,青眸子四方望,瞅见握登怀里红布裹的娃,娃儿脸上四枚瞳子兜转。老巫待那儿,三枚污穗子帽角上颠颤。她手捻穗子,瘪嘴闷响一声:

“这娃是帝王种。”

爹探手抓老巫:“啥帝王?你欺俺瞎老头婆娘生的娃,扯这无根的!俺迷了心信你狂言?”

老巫退下花鹿皮,现出打补丁的黑衣裳,抬手在老爹眼前画:“瞧不见一个帝国要在地上兴起?瞎乐师,心也瞎了?朝这娃弹你的琴,叫娃多生一窍,日后做俺们好王!瞎子生王有啥奇巧?老天造物的意思瞅得透?你婆娘生的娃怕比你造的琴了得!”

老巫抱起握登怀里的娃:“瞧,娃儿瞳子藏天机!你爹迷糊,苦娃,这屋怕搁不下你。”她把掌握上娃脚丫:“瞧这脚丫,日后踏破多少履,走遍多少部落!娃儿娘,日后不管哪去,甭忘这娃!衔米飞来的大鸟有使命哩。鸟入你肚,非是无心?”

后来仲华上雷泽打鱼、大河岸上拉陶,老爹老唠叨这事,说得牙磨利了,嘴上吐沫。

“得,帝王种子上大海捞鱼。俺等这龙种作王!”说着啐一口地下:“逮著老巫,俺把她破三角帽拽下,踏扁。俺眼瞎心不瞎,叫银欺、叫银耍?”

敤手,衔画笔出娘胎

部落对人、兽奇特的形貌敬三分、怕三分。打从仲华出娘胎,人说他的命是老天为圣人备下的,他日子越苦,人越信老巫的话。小时仲华老打赤膊,寒天穿夹衣在风中颤。仲华骨架大,腿、臂裸外头,水鸟一般,寒天踏一双破草鞋,一瞧便是没娘的孩子。部落妇人把野果、面饼朝他手里塞,瞅着他怪吓人的眸子说不出啥。

长大后,仲华短半截的衣衫风中飘,有几分似老爹。栗色大方脸上眉骨高凸,大嘴藏两列方齿。齿如两列勇士紧守他的话语,叫他极少说话。

我是瞎老爹小嫚。娘老咒我衔画笔出娘胎,折腾的她险些没丧命。

“你这娃横著来世上!”瞅我蹲地下画,娘打牙缝吐一句:“俺咋不肚里把那破笔灭了?”

茅草屋土墙上画满了,我拿树枝在地下画,拾红软石岩上画,沾水大石上画。老远人瞧一壁一地画明白:这是瞎老汉家。人对瞅一眼把面转去,一声不哼。部落里人人知道:瞎老汉一家难办。(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75期【创造】栏目(2010/06/03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77/8039.htm(http://www.dajiyuan.com)

点阅【舜的妹子:敤手叙事】连载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