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外长获奖:卓绝的战斗 以凯旋告终

6月7日傍晚,法国外长库石耐尔(中)在波兰驻法使馆接受欧洲团结中心颁发的感谢奖章后,与波兰驻法大使奥赫罗夫斯基(左)和欧洲团结中心主任杰巴合影留念。(摄影:章乐/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章乐巴黎报导)6月7日傍晚,欧洲团结中心(European Solidarity Center)主任杰巴(Maciej Zieba)在波兰驻法使馆向法国现任外交部长贝尔纳‧库石耐尔(Bernard Kouchner)颁发奖章,感谢当年他和所领导的医生无疆界组织的援助。

库石耐尔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二、三十年前那场以团结工会为代表的波兰人民反抗共产专制、争取自由的运动是“一场卓绝的战斗,而且以凯旋告终!”

今年是著名的波兰团结工会成立30周年。为感谢当年援助团结工会和波兰民主反对派追求自由的艰难困苦的斗争的外国人士,欧洲团结中心设立了感谢奖章,将颁发给324位各国人士。评委包括当年团结工会领袖、曾当选民主波兰总统的瓦文萨。

库石耐尔的颁奖仪式在波兰大使官邸、漂亮的摩纳哥宫举行。大使奥赫罗夫斯基(Tomasz Orlowski),1980年代先后任法国驻波兰大使、驻前苏联大使、法国外长的莱蒙(Jean-Bernard Raimond)以及当年参与反抗共产专制的波、法各界人士参加了颁奖仪式。

高精度图片
与团结工会时期的波、法老战友重逢,相见甚欢。(摄影:章乐/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与团结工会时期的波、法老战友重逢,相见甚欢。(摄影:章乐/大纪元)

库石耐尔在大使和中心主任之后致词感谢时表示:“我获得的奖章不多,我授予别人的奖章很多,但这个奖章,我不能拒绝。在这漂亮的大使官邸,我怀着激动、骄傲的心情接受以波兰的名义颁发的这枚奖章,但我以集体的名义接受她。”

高精度图片
库石耐尔与波兰驻法大使奥赫罗夫斯基在6月7日的颁奖仪式上。(摄影:章乐/大纪元)

他还说:“大家知道,作为社会普通一员要比当外交部长容易得多,也舒服得多——为了我们爱着的朋友、为了世界上的战斗,我们会付出更多的真诚,也许更多的力量,也许更高的效率。没有人强迫我,希望我尽了微薄之力。但当两位讲话的时候,我回想起了那个时代,我们的确信不移、美好的战斗、我们的承诺与行动。”这番感慨让人能捕捉到他今天在人权问题方面的某种无奈。

在颁奖仪式后的鸡尾酒会当中,外长库石耐尔向本报记者谈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说:“内心非常激动,感恩,让我们回到了30年前的时光,您想想,30年哪!一场卓绝的战斗,而且以凯旋告终!

高精度图片
库石耐尔、莱蒙(右二)和大使夫妇在颁奖仪式后的鸡尾酒会上交谈。(摄影:章乐/大纪元)

他接着说:“团结工会,起初没人会相信,在造船厂工地上,一位妇女,怀着火一般的激情——她因今年4月的飞机失事而不幸失去生命,还有一位工人,瓦文萨,逐渐地,他们共同承担起了波兰自由的责任,在波兰全国成为了自由的标志。我还记得,您知道,当年在奥赛河堤(Quai d’Orsay)外交部的对面,战神广场上,有一个常设的帐篷,无论黑天白日,天天都有团结工会的人在那里呼吁,提醒人们这场战斗及各界支持的必要性。”

他所说的那位妇女叫安娜‧瓦伦第诺维茨(Anna Walentynowicz),当时是格但斯克造船厂的起重机操作员、也是知名的劳工领袖,她的被解雇,引发了后来一系列的罢工运动。今年4月10日,在和波兰总统夫妇等一同去参加纪念卡廷大屠杀的活动的途中,不幸因俄制TU 154专机空难逝世,享年80岁。


瓦伦第诺维茨手拿当年与让-保罗二世的合影。(图片:wzzw.wordpress.com)

参加了无数次人道救援行动的库石耐尔认为外部对反抗专制政权的人民的援助的重要性很重要。“不过,从外部我们很难判断,是其后我们所支持的人,波兰人民,和其它国家的人民,有时候来告诉我们所做的是有益的。这(对外部支持者来说)不太容易,要做而不求,就像波兰团结工会所见证的。”他说,“如果成功了,我们将非常惊喜。”

波兰驻法大使奥赫罗夫斯基在颁奖仪式上首先致词说:“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著名的、不知名的人士曾经帮助过我们,这一记忆对我们来讲非常强大,他们当中有些人的帮助是很特殊的,库石耐尔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以医生无疆界组织的援助行动而著名。”

他引用库石耐尔当年的话说:“对我们这些长期从事人道主义援助的人来说,捍卫人权是民主的价值”

高精度图片
波兰驻法大使奥赫罗夫斯基在颁奖仪式上首先致词。(摄影:章乐/大纪元)

多明我会修道士(Dominican)、神学家、哲学家兼作家、欧洲团结中心主任杰巴在颁奖前致词说:“我们长久以来一直想向部长先生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在那漫长、黑暗、艰难、严寒的年代,团结工会知道,我们并不孤单,你们的支持比坦克和戒严还要强大。今天,我从内心感谢你们。”

他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欧洲团结中心两年前才着手支持其他国家的民主自由方面的工作,“但迟做比不做好。”他说:“我们即将举行庆祝团结工会30周年的纪念盛会,邀请来自其它国家受迫害人们,让他们以亲身经历作见证,提醒人们今天仍然有人遭受迫害,他们的人权在被侵犯。对中国也是一样。”“我认为我们要无时无处地想到中国人民,为他们祝福,共同走向美好,不互相对抗与迫害,不侵犯人的尊严,……我也希望在这方面尽棉薄之力。”

高精度图片
欧洲团结中心主任杰巴在颁奖前致词。(摄影:章乐/大纪元)

1980年8月底9月初签订的格但斯克协议标志着共产国家中第一个真正独立的政治组织“团结工会”的成立。由于诸多历史、宗教、政治、国际等因素,反共的团结工会得以持续存在,并在1981年9月底10月初瓦文萨(Lech Wałesa)当选其主席后的500天内迅速壮大──占全国人口四分之一的约1,000万公民加入了团结工会及其附属组织。团结工会的斗争极大削弱了波兰和东欧各共产邪恶政权的统治,最终导致波兰民主政府1989年底的诞生、东欧各共产政权的相继垮台,并促使了1990年代初前苏联的解体。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6-11 10: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