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中共审查制度 幻化为无国界的魔兽

陈迈克编译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6月12日讯】《纽约时报》五月六日发表亚洲协会(Asia Society)美中关系中心(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资深研究员帕克(Emily Parker)的评论文章〈审查无国界〉(Censors Without Borders)。帕克认为,由于西方人士的恐共心理和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使中共的审查制度逐渐扩散到中国之外,导致西方人士已经在“自我审查”、自我噤声而不自知。

西方的恐共心理

加拿大华裔作家郑慧玲(Denise Chong)在一九九四年出版《侍妾的孩子们》(The Concubine’s Children)一书。这部回忆外祖父母的书获得了不少好评,而且名列《环球邮报》畅销书排行榜长达一年半。但是,当她在二零零九年推出另一本书《向毛掷鸡蛋》(Egg on Mao)时,很多人感到不安。这本书讲述“天安门三君子”之一的鲁德成的真实故事,他于一九八九年的抗议活动中,对天安门的毛泽东画像投掷装满油彩的鸡蛋,因而被中共逮捕入狱。

帕克注意到,郑慧玲低估了人们害怕得罪中共的心理──不是在中国,而是在西方。一个邀请她参加募款活动的加拿大非营利机构,一听到这本书的书名就刻意与该书保持距离。一名中文电视台的记者由于恐惧中共,取消了对她的采访活动。此外,美国的国会图书馆基于其与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关系,在一次活动中婉拒了对郑的邀请。

互联网助长魔爪扩散

高精度图片
谷歌公司在三月份关闭了谷歌中国网站。图为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民众在谷歌中国总部表达不舍之意。(AFP)

谷歌公司在三月份关闭了谷歌中国网站,声称再也不愿意配合“当地”法律来进行自我审查。然而,这些法律可能不再局限于“当地”。据一些作家和中国观察家表示,中共的审查逐渐成为“无国界”的现象。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表示,互联网的成长是促成上述现象的原因。以前,人们可以在海外自由的发表文章,不用担心中共的压制。现在互联网的成长,使得原本隔阂的中西方,透过阅读资料而互相紧密的连结,造成中共审查制度魔爪的扩散。此外,中国与世界各地的商业关系日益增强,也强化了这种现象。

他说:“突然之间我们都变成了香港,因和大陆靠得太近而不敢得罪它。”

蜷伏在头顶上的“蟒蛇”

中国研究学者林培瑞(Perry Link)曾把中共的审查制度描述为一只蜷伏在头顶上的蟒蛇。他表示,“通常大蟒蛇都不动”,它一直保持沉默的意思就是“你自己看着办”。大多数时候,在它阴影之下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自我调整。

林培瑞说,现今,这条“蟒蛇”对中国以外的作家的影响,变得如此理所当然,以致于他们都没意识到他们已经自动“自我审查”了。林培瑞因为在一九八九年帮助中国异议人士方励之到美国大使馆寻求政治避难,而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一直被中共拒发中国签证。

一位美国知名大学的教授在电话中对帕克说,学者们“为了取得中国签证,集体与我们的学术理想妥协,这的确有违人们的良心,但我们全都这么做。”他要求匿名,不是怕激怒中共,而是怕惹恼了他在美国的同事。

西方自我噤声

这种小心翼翼的氛围塑造出西方出版界对中共的主流态度。帕克认为,人们仍然可以找到那些揭露中国阴暗面,以及对中共政权持批评态度的西方书籍,但是中共当局的反应是很难预料,这就是为什么它的审查机制那么有效的原因。那些身处中国之外、对中共审查制度所知不多的人们,可能就是最容易自我噤声的一群。


记载了赵紫阳录音回忆录的新书《国家的囚徒》英文版出版后,香港书店少量存货迅速售罄。(Getty Images)

据美国亚裔作家工作室(Asian American Writers’ Workshop)的陈姓执行总监指出,在赵紫阳的回忆录《国家的囚徒》(Prisoner of the State)于纽约举办出版活动时,一名具法轮功学员身份的记者,要求采访该书的两名中国编辑和一名美国教授。有趣又讽刺的是,那两位中国编辑大大方方地坐在镜头前接受采访,而且表达了颇具争议性的亲民主言论,反倒是那位美国教授拒绝采访,因为他害怕中共报复。◇
 
《向毛掷鸡蛋》一本揭露独裁的新书

加拿大华裔作家郑慧玲(Denise Chong)在二零零九年推出新书《向毛掷鸡蛋》(Egg on Mao)。洪泰瑞先生(Terry Hong,音译)随即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发表该书的评论。如作者所言,这本书是描绘平凡的中国工人鲁德成以一生为赌注,挑战中国独裁政权的真实故事。

鲁德成生长在高压的共产制度之下,由挚爱的祖母抚养长大。鲁的祖母身为中共的“烈士遗孀”,因而在无常的政权下享有某些特权。她经常强调人们须保持为自己思考的能力。她经常对中共高层的偷窃、诈欺等手段发表危险而坦率的言论,孕育了鲁德成的异议观点。

一九八九年春天,北京学生走上街头,身为湖南人的鲁德成迫切地想参与,并计划前往北京。他与其他湖南同好认为,这种公开倡议民主改革的机会,终其一生可能不会有第二次。

高精度图片
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被称为“天安门三君子”的鲁德成(右)、喻东岳(中)和余志坚(左)在华府重聚,以纪念六四事件二十周年。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鲁德成、余志坚和喻东岳等三人在天安门广场,将三十个装满油彩的鸡蛋投向毛泽东画像。他们相信,他们已经对准了目标,得以挑战中共政权的残暴统治。他们预期行动可以引发进一步的抗议行动。然而,学生领袖却将此三人送交警方,为他们带来了十余年的牢狱之灾。

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现居加拿大的鲁德成在美国华府出席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纪念活动,终于与余志坚和喻东岳两人重聚,而二十年的时光已匆匆流逝。◇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76期【西方看中国】栏目(2010/06/10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78/8088.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6-13 11: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