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的妹子:敤手叙事(2)补仓记

童若雯

《新纪元周刊》第176期【创造】栏目(2010/06/10刊)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12日讯】日头挂树叉上,跪在仓顶一束束编茅草补屋顶。在聚落转角,舜的妹子敤手老远瞧见象颠脚把上仓顶的梯撤了。不久谷仓三处起了火。一把是象燃的,一把是后母燃的,一把是老爹拄杖燃的。仓里豆梗子、柴霹雳啪啦烧红,火舌舔上茅草顶……

从小劈柴、下地,家里重活仲华全揽下。大暑天打地里回来,汗水溪一般淌。他搁下石锄,提水罐朝口里灌,水直淌上赤膊、腰上。仲华走地里活似焦树枒,两双黑瞳子石磨般兜转,转得人心惊。

仲华手艺两手数不来。闲时他砍木造犁、编草鞋上市集卖。长大了,他上林子打猎。捕了野山鸡,他让爹娘吃胸肉,自个啃爪子。猎了野鹿、山猪,他把滴油的腿肉给爹娘,野猪牙给我串脖子上。瞅见一日日肥胖的象,他咧方嘴拍拍象说声:“给!”抛出自个雕的石牛、猎户那换来的兽牙。

家里食得滋味了,老爹颊上生肉,一对颧骨不凸得吓人。娘食了仲华猎的野兔、獐,颊上多了颜色,却一见他便五毒熏心,两眼翻白,活似吞了毒菇。像顺娘的心意把仲华往死里整,一见他似见了仇人。可仲华的大方脸一见爹娘融化了,眼眸子望着老爹皱巴巴、朝上仰的脸,静下来,不水磨似的转。

日头落下,瞎老爹、娘和像三人吃了黍、甜薯,火灶前蹲一圈。娘的飞蓬、爹小圆头、象大脑勺凑一块,嘀哩咕噜想法子灭仲华。他们一回回使坏,似玩什么玩不厌的游戏。我和仲华走过,三人回头冲我们咧嘴笑,脸埋入影中,认不清了。

仲华打仓顶摔下我亲眼瞧见,记下头,给后人留个见证。

夜里炸响一串闷雷,天火棒直打上茅草屋顶,爹娘、像三人蹲釜灶前说话。

“敤手,檐下搁水罐。搁机灵些,老天赐的水!掌红的见不得银。家里有个拨弄琴的够惹气,添个迷画丫!”娘回头瞪一眼。“叫采野果,日头叫林子吞了不见银。”

“仓顶漏了,明儿补补。不怕老虎,只怕漏!懒汉没好坟,趁早把仓补上,甭叫爹娘挨饿,雷击你奔天涯逃不了!”我搁了水罐回来,老爹歪地上朝仲华絮叨。

“拨拉琴的朽木,没你那重瞳儿,俺眼见要饿死,一日迟不得。”娘眼珠朝上翻。“你瞅不着俺,你那重瞳娃瞅得,他瞅俺面白嘴红,生了黑心你可知?”

打一夜闷雷,天没透亮,仲华上山坡砍茅草,背大捆茅上谷仓顶。仲华手巧,补的屋顶不漏一滴雨。日头挂树叉上,仲华跪仓顶一束束编茅草。

我上山泉打水。自仲华掘了泉眼、池边堆上石块,部落不去河边打水。聚落一口老井水浊,不似山泉甘。我把大肚陶罐浸水里,鸟一下下啄泉水,一忽儿射过头。


(绘图:古瑞珍)

灌满了陶罐朝回走,在聚落转角,我老远瞧见象颠脚把上仓顶的梯撤了。眼角一晃,娘抱大捆柴走到仓边,梦游魂一般。不久谷仓三处起了火。一把是象燃的,一把是娘燃的,一把是老爹拄杖燃的。仓里豆梗子、柴霹雳啪啦烧红,火舌舔上茅草顶。

“老天,你要灭俺么?”仲华找不到梯,立仓顶把臂朝天伸。

火势大,风吹得猛,三股火绞一处,谷仓烧一团火球。我奔上前把水浇上,火转瞬烘干了水,风一般无影。

“仲华哥,跳下,跳!”我朝仓顶嚷。

象、爹娘不知打哪钻出来,瞅火舌尖上狂奔的仲华。

“火猛不?”瞎老爹扯娘的粗臂,脸上映火光,红彤彤。

“猛!这火烈!”娘把粗臂横胸前,老鸹般嘎笑。

象打起转。天落下雨、火都叫他挥手猛转,大脚胡乱舞踏。红火照上疯转的象,篝火般烈。

“俺脖子烧出汗。”象把掌朝粗脖上抹。“俺喜这火。火,烧猛来!吞了这仓!”象失心一般疯转,口里胡嚷。

“火舌红、有十丈高,吞你的重瞳儿。老天叫你瞅不着,瞅你那娃叫火吞、叫火食!”娘一把推开老爹,捧脸朝火仓顶望。

火舌探向仓顶上四奔的仲华。仲华两臂套上笠,展臂从仓顶跳下。娘、象喉咙里滚下石块似的,一声怪响。摔半空,笠变一双大翅,大翅猛扇几下,扑扑飞上天。仲华活似只大青鸟飞天上,衣裳风中飘,大翅上下扑,翅是天黑前奇妙的深青。

“仲华变大鸟飞了!”象指天上飞的影子嚷。

“胡扯啥?仲儿本事再大,变鸟他不敢。他爹在这呢。他变鸟飞了,俺够不着他了?天底下没这事。他不明白,俺眼瞎,本领大!”瞎老爹朝天挥枴杖。“变鸟俺也扯他下来。欠下亲爹债不还,做鸟飞了?”

“瞎子,重瞳儿把俺作痴子耍啦!”娘吐红舌尖,扯发立地下,瞪天上飞远的大青鸟。(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76期【创造】栏目(2010/06/10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78/8073.htm(http://www.dajiyuan.com)

点阅【舜的妹子:敤手叙事】连载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