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踏校园的随想

禾青

生命的脚步从来不会停止,每一个阶段的结束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在人生追求功名与社会的高速发展中,我们有所得,亦有所失。(clipart.com)

【字号】    
   标签: tags:

我自毕业踏出校园展开漫漫职场生涯已逾十六年,最近因工作需要参加一资格考试,而有机会再度踏入久违的校园。虽然考场台湾科大并非我的母校,但学校就是学校,校风虽有不同,洋溢着青春本质的环境却依然熟悉,令人如沐春风。

无私无邪的友情岁月

人的记忆很奇妙,再久再远的童年往事,才一想起就浮上心头。小学生的两小无猜一片赤子心;国高中生的年少轻狂初识愁滋味;大专生的蓄势待发青春正飞扬;不论那一个时期的学校生活,永远都那么教人怀念与津津乐道。

下了课在走廊追逐奔跑,看到教官训导主任就想躲;蓝天之下操场之上拔腿狂奔,任凭上课铃响声声催,还是只想拿着课本坐在树底下发呆;教室里那块明明是深绿色却叫“黑”板的东西写着谁是今天的值日生;中心德目不是忠孝仁爱就是信义与和平,小小心灵似懂非懂,隐约知道那是一个美好的标竿、师长们的深深期望──不论这些还是那些,虽已事隔多年,却都历历在目。

人们总说学生时代最单纯也难忘,只因天真孕育无私无邪的友情岁月,是人生中最质朴无忧的一段时光,即便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拥有的回忆却仍是美好多于困顿。但生命的脚步从来不会停止,每一个阶段的结束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在人生追求功名与社会的高速发展中,我们有所得,亦有所失。我们可能在赚得傲人财富的同时,却失落了美好的道德规范,牺牲了真诚与互信,遗忘了温柔与踏实。

寻回最单纯的赤子心

我明白人生没有任何一个时期能完全尽人意,总是清贫的时候想繁华,奢华过度又思回归自然。在面对人生长旅中的一些抉择时,人的心中不免会出现矛盾与冲突,但如果可以选择,在面对伤害和暴力时,我愿意选择正义与慈善;我宁愿因为善良诚恳、先他后我而对利益的选择显得愚笨,也不愿拥有小聪明而让自己变得自私;我愿意为了分享而吃亏,也不要为了获得而拿走属于别人的东西。

我深信有些东西是时间不能改变的,在人生道路继续前行之际,虽不能频频回首,却要时常提醒自己:

多一点真诚,少一点虚伪,换回一点自己
多一点善良,少一点恶意,换回一点真心
多一点忍让,少一点计较,换回一点自在

一路行来,在我的转变过程中,阴暗正慢慢从我心中褪去;在同化宇宙真理的过程中,愈来愈强的光明正逐渐在我心中显露──即便离开校园已久,我还是可以保有最单纯的初衷与赤子心。

──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5月28日星期五上午10点,阳光明媚,暖暖的海风拂面,圣米歇尔山海湾之家迎来了Fresnais幼儿园的老师和40多名4-6岁、天真灿漫的儿童,我跟着这些小朋友开始了认识圣米歇尔山海湾的一天。
  • 夏季到了,很多人渡假选择去海边。建议大家要到被授有蓝旗的海滩去,因为那是优质海域的象征。蓝旗的评选过程是由法国和国际双重评委审定。
  • 来法七、八年来,去过的法国地方还算不少,旅程中的发现不断增长见识,同时体会到一种完全不同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
  • 今生终于迎来神圣的时刻,
    宇宙无量苍生永恒的典藏。
    沐浴着伟大的万王之王那,
    光耀亿万穹宇的无上荣光。
  • (大纪元记者苏泰安嘉义报导)嘉义市第七届提琴节于5月14日登场,今(12)日于市府中庭召开记者会,宣告5月琴音飘嘉市。活动由崇文国小、侨平国小、嘉北国小等7位小朋友组成的“提琴七小福”,以悠扬琴声拉开活动序幕,担纲首场提琴节活动演出的小提琴家罗契柯博士,也带来轻快的“随想曲”,美妙琴音搭配丰富的表情肢体,令在场者无不陶醉。
  • 进入五月,加拿大亚裔文化月的一系列庆贺活动也随之展开。这已经是第十届亚裔文化月了。 作为一个多元移民国家,亚洲人对于加拿大的历史,的确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横贯加拿大的铁路就洒满了中国劳工的血汗。可惜加拿大政府曾经对中国劳工实行“人头税”,也在二战中限制日裔人民的自由,给当时的华裔和日裔留下了伤痛。
  • (shown)远远的见着那单薄清瘦的身影,风驰电掣的骑着机车奔赴前程,路人很难不为她的配备所吸引…
  • 今天观看了美国神韵艺术团在东京的最后一场演出,这也是今年神韵艺术团在日本的第六场演出。第一次观看神韵是3年前在日本关西尼崎。那一年也是神韵第一次造访日本,在关东和关西各上演两场,且场场爆满。三年后的今天神韵艺术团将在两周之内穿梭于日本列岛的6座城市安排12场演出。短短三年时间神韵艺术团在日本取得如此巨大成功,足以证明神韵艺术团的强大艺术魅力,足以证明神韵艺术团已被深受大唐文化影响的日本观众所认可,足以证明神韵艺术团是当之无愧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作为神韵发展的历史见证者,神韵在日本取得的成功是神韵艺术团这几年发展的缩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