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嘎玛桑珠被刑讯逼供 律师申请审查证据不受理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4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导)藏族环保人士嘎玛桑珠被控“盗窃文物”一案,星期三继续在新疆焉耆法院审理。前一天嘎玛桑珠在庭上大曝被刑讯逼供遭遇,律师浦志强向法庭申请“审查控方证据”及传召警察出庭,但法庭不理会。

关注环保的藏族人嘎玛桑珠周二在焉耆法院出庭时,痛陈遭到警察对其刑讯逼供,包括他被每天提审十几个小时,总共提审约90多次,只有3次被允许坐在凳子上,其他都被警察用各种扭曲的姿势虐待,如悬吊起来、反背扣押等等,可谓惨绝人寰。出席旁听的他妻子珍尕措毛悲愤地说:“如果不是听他的声音,我根本认不出他”。对此,嘎玛桑珠的辩护人浦志强律师周三中午向法庭提出申请审查控方证据,他说:“我们要求他们审查是不是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我们要求传几个警察到庭,接受法庭的调查,在排除刑讯逼供后,再恢复审理,如果能够认定刑讯逼供的话,直接排除证据,但是法庭不理会,法庭也没有表态。”

浦志强说,在庭审中,他要求控方的每一个证据都有证人或公安到场,但法院均不采纳。

嘎玛桑珠半年多来,一直被关在新疆巴州,他称,每次提审后,带回牢房也不得休息,会被有关部门派来的所谓“犯人”百般折磨。整夜不让他睡觉,每几分钟弄醒打他一次。他的妻子和亲友听着嘎玛的陈述,不禁泪流满面。珍尕措毛星期三对本台说:“今天也讲了一部分,有一次,外面审完,打完,进去号(牢房),里面的人打他的时候,他突然心脏挨打的时候,气没有上来,他们报警把他送到医院去,每次头上都垫书,一个人打书三、四十下,连着打,他现在记忆都不好了,打完眼睛都会出血,有时候自己晕过去,没有一天不打的。”

两天来,有关嘎玛桑珠被刑讯逼供的情况在网络传开后,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舆论认为,殴打服刑者是违法行为,何况嘎玛桑珠还未被定罪。藏族作家唯色,在其博客也转载了嘎玛桑珠的遭遇以及对他关注藏区环保的赞扬。她说:“那是相当过分的,我也贴在我的博客上,那绝对是违背法律的。”

流亡印度的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格桑坚参认为,当局此举的目的只有一个:“主要就是要他承认被他们冠上的一些罪名,他不承认肯定进行刑讯逼供,他如果给你生生冠上一个罪名,他前面的审讯已经规划好了(定好了)。”

尽管控方否认对嘎玛采取刑讯逼供,不过,浦志强发现控方提交的一份对嘎玛桑珠的检查报告,其中就有破绽:“他们提交的库尔勒人民医院2月5号,对嘎玛桑珠检查身体,证明他基本上没问题,这样的一份证据,结果让我们发现不少公诉人念的两膈以上,肋骨未见异常,而且是未见明显骨折。我觉得恰好证明了存在非常严重的刑讯逼供。”

继周二庭审至半夜11点,周三又一次马拉松式 的庭审从上午9点多开始,至夜晚8点,休庭一个小时后,9点继续进行。浦志强律师当晚在庭审间隙告诉记者,前一天,法官在庭上不时收到法警递过的纸条,法官看完后就会发言,这种情况周三再度出现:“今天的法警又来这样做,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好意思,我就说,我不希望本庭的三位法官之外,还有人可以给你们递条子,指导你们怎么审案子。”

对于这种现象,格桑认为,开庭只是一种形式:“这种审判,既然当局想整他,再好的律师也肯定是是回天无力,根本是无法可依的。”

格桑说,因2008年3.14西藏事件被捕的藏人,绝大部分是秘密审判,这些藏人根本没有请律师的机会。而嘎玛桑珠被审判,表明当局开始清算境内藏族精英:“搞环保的,或者搞文学研究,他都想清理西藏的这些精英。”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6-24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