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遇难澳洲矿业大亨背后的故事

周晓辉

西非失踪飞机上的澳大利亚矿业高级管理人员,澳大利亚矿业大亨肯·塔尔博特(上中)也在飞机上。(AFP)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25日讯】喀麦隆当地时间6月19日,一架满载澳大利亚铁矿石供应商森丹斯资源公司(Sundance Resources)全体董事会成员的CASAC-212双涡轮螺旋桨式飞机,在飞往喀麦隆东部的姆巴拉姆途中坠毁,机上所有人员全部遇难。令世人震惊的是,遇难人员中不仅包括该公司的主席杰奥夫.威德鲁克、首席执行官唐.里维斯、公司董事乔.克里格里吉等高级主管,还有公司非常务董事、澳洲矿业大亨肯‧塔尔博特(Ken Talbott)。据悉,肯‧塔尔博特任总裁的塔尔博特集团是森丹斯资源公司的主要股东。

肯‧塔尔博特是澳大利亚最为富有的人之一。他原是一名卡车司机的儿子,从经营酒吧开始白手起家,1995年他创立了麦克阿瑟煤矿公司,并在此后的十年间挖掘了昆士兰地区的Coppabella和Moorvale两座矿山,从此踏上了富豪之路。之所以命名“麦克阿瑟煤矿公司”是源于他对二战时期美国麦克阿瑟将军那句“我将会回来”名言的喜爱。

之后塔尔博特又创立了塔尔博特集团,该集团在14家国际化的公司内占有股份,并拥有多家矿山。据澳洲财经杂志《BRW》的最新一期首富榜估计,塔尔博特身家约为9.65亿澳元(约合58亿元人民币),在澳洲富豪榜上排名第21位。

塔尔博特曾说过,自己所了解的惟有矿业,“如果我不为此工作,我会感到生活十分无趣。”而他的此次喀麦隆之行,目的正是考察公司拟在姆巴拉姆开采的铁矿项目,这是他的又一次“大手笔投资”,该项目将于2012年正式投产。

尽管塔尔博特拥有两架私人飞机,但因其私人座机无法在采矿小镇扬加杜的简易机场降落,因此全体董事不得不共乘一架喀麦隆当地飞机。森丹斯资源公司前任董事长琼斯表示,“公司全体董事搭乘同一架飞机并不寻常,这事实上违反了公司规定,而原因显然在于,他们只能共乘一架飞机。”

不过,不知他们是否知晓,他们所乘坐的这架飞机所在的航空公司早已因安全原因被列在了欧盟的“黑名单”中,被全面禁飞。有报导显示,从1971年起,CASAC-212双涡轮螺旋桨式飞机在全世界共造成超过500次的死亡事故。也就是说,塔尔博特等人在踏上这班飞机开始,就开始了与死神的博弈。显而易见,死神再一次赢了。

塔尔博特之死让他的家人、同事、朋友悲伤不已,因为在他们眼中,他是一个充满了爱心的父亲和丈夫,是一个慷慨大方的同事、老板。而让很多人都不曾想到的是,塔尔博特之死亦惊动中共政府,因为他正是将中资引入澳洲矿业的先锋,早在1997年,他就将中资引入了自己的公司;此外,由于塔尔博特在昆士兰地区矿产行业扮演着主导角色,因此他在将中资引进澳洲矿业间发挥着不可小觑的作用。不过,很多背后的故事迄今仍不为人所知。

塔尔博特与北京有密切的合作关系。为了控制世界矿产资源,中共政府早就制定了通过大型国有企业进军海外市场的计划,塔尔博特的麦克阿瑟煤矿公司就是其在澳洲的重要合作伙伴。

2005年7月28日,麦克阿瑟煤矿公司宣布,公司已经与中国华能集团达成了协议,出售公司在蒙托动力煤矿51%的收益给华能,总售价为2千9百多万澳元。华能集团是中国最大的能源集团,隶属于中共政府。

2007年7月,中国国际信托投资集团下属的中信资源控股有限公司以现金6.89亿港元,收购了麦克阿瑟煤矿公司8.37%的股份。

2008年,中信集团再次斥资9,973万澳元增持上市公司麦克阿瑟煤矿公司股权至20.39%,中信也因此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而此后的2009年12月23日,麦克阿瑟公司即以6.685亿澳元(40亿人民币)的价格控股澳大利亚煤炭公司Gloucester Coal(GCL.AU)。来自中国的资本开始渗透进澳大利亚的能源领域。

就在塔尔博特前往喀麦隆前,他正面临着两大问题。其一是麦克阿瑟煤矿公司的出售问题,其二是被指控向前昆州政府厅长乔丹.纳托行贿。

海外媒体报导称,不久前,美国Peabody能源公司、澳新希望集团和瑞士矿业巨头Xstrata三家对麦克阿瑟煤矿公司展开了竞购。如今,麦克阿瑟煤矿公司业已拒绝了美国和澳洲两家公司的报价,原因是作为该公司目前最大的两个股东中国中信集团和阿塞洛米塔尔钢铁集团都对报价表示不满,中信集团认为报价与麦克阿瑟公司的价值存在“较大差距”。但似乎与Xstrata的谈判仍在继续,不过有消息称,中信集团希望仍继续保留自己的股份。显然,没有中信的同意,任何公司要取得竞购成功都是不容易的。而花旗银行的报告透露,中信集团也可能提出收购请求。而塔尔博特的意外身亡,不知会在何种程度上影响这场竞购,我们尚无法得知。

此外,塔尔博特原本还将于今年8月在澳大利亚出庭接受问讯,因为他被指控向前昆州政府厅长乔丹.纳托行贿多达35次,数额为300万澳元。纳托日前已经被定受贿罪,并被判刑。据称,塔尔博特原本要在法庭上对上述指控予以否认。如今,这场问讯因为缺少了主角,已经是不会再进行了,而内幕也大概永远不会为人所知了。

在塔尔博特意外身亡后,我们似乎听见了中共政府深深的叹息声,不是为生命本身的飘逝而叹息,而是因为它在澳洲也许再也找不到这样有影响力且对自己帮助不小的合作伙伴了。而塔尔博特之死,对其集团、集团控股下的公司乃至澳洲矿业也都将产生不小的影响。

逝者已往,令人痛惜。也许他的在天之灵如今已明晰曾经的纷纷扰扰究竟是为哪般了吧?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6-25 10: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