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我的另一所学校

米妈

对于孩子,我们总有学不完的功课。(clipart.com)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走上音乐这条路并不容易,因此,在为人妻、为人母之前,我一直以为表演舞台是自己的所爱与战场。直到有了米爸、逸仔与昕仔,我的人生计划大大的转弯。因为孩子的出世,我只好暂时将喜爱的表演工作置放一边,但我并没有放弃,我只是在现阶段,选择先成为一位母亲

带着孩子的那段日子,我仍有着零零星星的展演,也感谢主办单位对于全职妈妈的体谅,让我可以带着孩子一同前往。这些展演有着逸仔与我的大手牵小手,还有昕仔在我肚子里的踢踢踏踏。

当时的我,没有显赫的头衔,每当演出结束,我带着“全职母亲”的身份站起来接受掌声。但我仍然感到骄傲,仍然感到小小的成就感。

在一次公益演出中,主持人一一介绍演出成员的资历与职业,当他介绍到没有任何“称谓”的我时,只好以一个尴尬的音乐家头衔带过。

我察觉到,其实,我的身份仍然与职场上的表演者不一样,那一刻,我有些小小的落泪与心酸。那是一个带孩子的过程中,最为特别的故事。那次,我觉得自己的翅膀,似乎被折断了。

米爸对于我所承受的委屈感到心疼。他知道幼幼期的我,坐在琴椅上叮叮咚咚弹奏各种曲子所接受的掌声,以及一路上师长与父母对我的期望。他知道在美国求学的我,是花了多少时间与力气,而手上的茧与手指受的伤一痕一痕接着,从没断过。

但,我告诉自己,我并没有放弃音乐,何况我是因为所爱而选择,而孩子的呼唤是我的使命感。

米爸教学上的忙碌,让我开始隐藏自己的眼泪,我以为自己很懂事坚强。

隐藏,成为我内心的骄傲与语言:“你看,我为孩子牺牲。”只是这些隐藏与骄傲,却是夫妻关系的致命伤。

我诚实地面对这曾经有过的心情与发酵,这是一个重要的历程,它,不全是欢笑,也有许多眼泪与忧伤。于是,有过这些经历的我慢慢知道,我和米爸应彼此学习调整家庭生活的重心,并且好好安排,让生活流畅的运转。

因此,当我带着孩子的祝福,再度回到职场时,我更谦卑,也更热诚,因为,我知道每个孩子,都是一颗种子,而孕育孩子的成长过程,都带着父母的期待、欢笑、泪水、自责与牺牲。

我曾经用剧场形容我的家庭,孩子是演员,米爸与我则是这出戏的导演与制作人。我们的剧名叫“生活”,是一种表演艺术,不过这阶段我要完成的演出不售票,也没有票房的压力。因为我知道,在我心中,比起舞台上美丽的主角,我更为重要的角色是孩子的母亲,那需要可贵的勇气。

舞台上不缺我当女主角,然而,我是孩子心目中唯一的女主角。

我想告诉米爸与孩子:“我的翅膀会扬起,是因为翼下的风,够强劲……我的船能出发,是因为我们要带着孩子,去放眼远望那海洋无限的边际……远方有海洋,我们是风帆。风,带着我们和孩子往‘无限’前进。”

我明白养育孩子这段过程对我而言并不是牺牲,而是因着减法得到的加法,甚至也许是乘法。因为愿意“舍”,而换来更大的祝福与生命的品尝。

许多人看到我的育儿方式,觉得我是一个快乐的母亲。这个母亲很爱玩,很贪玩,喜欢开玩笑,没事还会来个无厘头的带动唱。

但在成为快乐的母亲前,我其实是一个对自己挑剔的母亲。

也许因为自己暂停了工作与梦想,成了全职的母亲,给自己更大的育儿责任,因此对于自己的育儿生活有着深切的期许。

期许的不是学习的展现,而是孩子在生活规范与待人处事的教养。

我翻阅了许多专业的育儿书籍,希望自己不要遗漏任何一个教养细节与可能性。就这样,我看着一个个自不量力的计划表,望着总是做不到,却又逃不了的高标,奋力向前跑。

终于,在孩子幼幼期的某一天,失控的情绪让我自责、难受,甚至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个很失职的母亲。

那些宛如模范母亲般的教养守则实在让我难以下咽咀嚼,那些善于管理情绪、温柔且十足的母亲耐性实在离我非常的遥远。

那一天的情景让我印象深刻,一位流着鼻涕,眼泪不止息的母亲,坐在车子方向盘前啜泣。

这是一个气著自己的母亲,她因流泪喘息而断断续续的对着刚刚在车上吵架的两个懵懂孩子说着:“妈咪现在很气自己,妈咪嘴巴会说小恶魔的话语,会有很坏的脾气,还有很大声的声音。”

“很多妈妈都很温柔,我没有那样的耐性……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

那是一个午后,两个孩子的吵闹让我完全控制不住,再加上以前用的法宝完全使不上力所引发的愤怒。

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这样做,会不会让孩子对你更不信任?”“你确定对他们说这些话,不会带来负面的影响?”“你这样真的是太差劲了!”

其实说着那些话的我,有些忐忑,也有些不安,我虽然担心后果的严重性,但情绪的低落已经让我顾不得这样多。我根本没有勇气回头看孩子,一方面担心他们看着出糗的我,一方面也担心他们眼里的神力女超人已经变成无用女怪兽了。

但这时,一双小手,轻轻地过来握着我的肩膀,这是来自善解人意的逸仔。她用甜甜的声音告诉我:“妈咪,你很棒啊。你就是你,我最喜欢你了。”

这是一个天使的声音,但一听完这句话,我哭得更凶了。我分不清楚是感动,还是因着沮丧的挫败感。

红着眼睛的我问著逸仔:“可是妈妈真的很不温柔耶,而且脾气来得又气又急的时候,可能会说出令你们不舒服的话,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差劲……”

有着认真又纯净眼睛的逸仔说着:“我们都知道啊,但是,你都会跟我们道歉,不是吗? 就像我们做错事时,你也会原谅我们啊!”

“但是你们不会因为这样讨厌我吗?我的情绪会因为管不动你们而特别糟,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这是来自一个没有自信的母亲的疑问,我的眼泪与鼻涕直直流。

“妈咪,你是最棒的母亲喔,很多温柔的妈妈不一定能教好孩子的规矩,你生气都是因为我们的行为不对……”逸仔握着我的手,又摸摸我的头。

那双小小的手,正在给予一份温暖,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将为妈妈带来多大力量的鼓励与温暖!

我接着说:“那么,我以后发脾气的时候该怎么办?”

昕仔说:“我们可以躲远一点,或者等你的脾气发完。”

我说:“那么,我嘴巴说了不好听的话,可能会让你们很伤心喔。”

逸仔说:“我们不要当真,反正你后来还是会道歉啊,我们也常常会说出让你生气的话啊。”

我说:“那么,你们真的要一直喜欢我喔!”

孩子说:“你放心,我们都很爱你喔,妈咪。”

说完这些话,孩子们给我一个紧紧的拥抱,这个拥抱给了一个挫败的母亲更多的力气,是爱心加油站,是耐性的补给品。

“那你们愿意接受一个不断在说对不起的妈妈吗?”其实,说着这句话的我,开始对自己有那么一点信心!

“当然啰,因为你是最棒的母亲,你做得很好。”说着这句话的逸仔,头上像是有着可爱的小光圈。

逸仔那句“你做得很好”让我有了开心的表情,虽然觉得自己有些孩子气,但看着逸仔用着小小红润的嘴巴,说出宛如来自云端的美妙的每一字、每一句,这些话语,有些熟悉,那些都是来自我平日对他们挫败时所说的鼓励。

让孩子安慰的感觉,真的很特别!

对于孩子,我们总有学不完的功课。我也常常想着,可以与孩子手牵手,相互聊著彼此的想法,这样便是一种幸福。

我也知道,生命中有一些定律不会改变,就像孩子会为他们自己的生命找到出口,所以至少为人父母需要这样的勇气,愿意相信自己是最适合孩子的父母亲。

在报章、媒体、网路所看见的美好,都可能是橱窗的一小角,那样的故事不一定属于你,也不一定属于你的家庭。每个家庭都应该写下自己的故事,父母带着孩子寻找适合自己家庭的教养方法,而不是复制专家或别人的经验,搜集来的资讯,应是参考资料而不是标的。

渐渐长大的孩子们,喜欢与我分享在学校发生的每一件事情,这时,我扮演的不全然是一个成熟的大人角色。

有时,我是一个孩子气的母亲,陪着他们一起愤怒,气著那些在学校乱说话、乱打人的无理同学;有时,我是一个温柔的聆听者,听着孩子们诉说他们的心里话,告诉我他们在人际关系上承受了不该受的语言或不公平的待遇;有时,我是一个秘密宝盒,置放着孩子们与我的分享,这分享包括了他们的喜欢、讨厌,还有对自己的小小理想。
我不在乎孩子们嘴里偶尔说出的:
“拜托,妈咪你好幼稚!”

“妈咪,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说话,想要安静,我可以不说话吗?”

“我觉得你今天看起来心情特别好,是不是因为我们特别乖的关系啊?”

“妈咪,你今天唠叨得特别凶,我们耳朵有点痛!”

“哪有人说自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妈妈啊,好自恋喔!”

相互尊重是必要的学习,然而,我心中所想的是,“接纳”不只是我对孩子的课题,让孩子懂得接纳我这位努力中的母亲,也是一个重要的学习。

这些生活日活的相处,是真实,不需要遮掩,我们信任著彼此的感情。因为孩子们明白,他们“孩子气”的母亲,对他们有着千古不变的爱情。@

──摘自《母亲,是另一所学校》宝瓶文化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孟尝君是战国时代四公子之一,他小时候,算命先生告诉他父亲:“等到这孩子长到门一样高的时候,就会克死父母。”因此,他父亲想把他杀死,母亲把他藏起来扶养长大。
  • 儿子用剪刀剪过东西,感觉剪刀有些脏,将剪刀洗干净后走回客厅,坐回母亲的旁边,请母亲顺手将剪刀放回茶几旁的笔筒里。可是秋月认为剪刀仍然潮湿,没有擦干不能放回去,再说要放也得自己放好,不要假手他人。于是儿子有意见了,说母亲不肯帮举手之劳,又小题大作。于是母亲坚持自己的原则,孩子坚持自己的理由,双方你来我往,针锋相对,僵持不下。
  • (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科学家发现:剖腹产出生的孩子更容易患哮喘等过敏性疾病,因为他们没得像自然分娩的婴儿一样从母亲产道得到有益细菌。研究人员相信,人体细菌群落可能有助于防止各种疾病。此前的研究发现,剖腹产婴儿患上食物过敏的风险要比自然出生的儿童高一倍多。
  • (大纪元综合报导)美丽的泰晤士河(River Thames)是英国的母亲河,位于英国东南部,发源自科茨科尔德山(Cotswold Hills),西向东流经牛津、伦敦等重要城市,在诺尔(Nore)注入北海。全长约346千米,为英国最长之河流,也是全世界水面交通最繁忙的都市河流之一。
  • 佩德罗、佩德罗
    你的长笛里藏了什么?
    是否有一个失去母亲的小男孩
    赤足踏过湿漉的卵石
    跑遍了全镇?
  • 岳母是古代贤母之一,她勤劳能干,贤淑达理。当时社会风行刺字,岳母在岳飞背部刺青:精忠报国(一说是尽忠报国),以此造就了岳飞的人格。岳飞对母亲敬爱有加,无微不至。
  • (大纪元记者唐超新泽西报导)杰西卡(Jessica)-蔡女士是位来自台湾的音乐家,从事作曲和钢琴演奏。她和母亲、儿子及先生一起观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6月20日在新泽西州立大剧院的第二场演出。这是她第二次观赏神韵。她以前在中国新年期间在纽约观看过神韵演出。
  • “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母亲开口哀求。“我的女儿在巴黎出生,是法国人,你们为什么也要带走她?究竟要去哪里?”
  • 母亲节又将来临了,送什么好呢!红包显的世俗,到餐厅吃饭又怕胆固醇过高,不如一起来制作个具有华丽风格的手机吊饰吧!让妈咪使用手机时,时时刻刻想到体贴的你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