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威廉史汀生:伊朗最高首领的错误

威廉史汀生William R. Stimson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9日讯】自从他在去年的选举中窃取了多数人民的选票,伊朗的最高首领同时为他自己窃取了 (至少他试图这样做) 过去这一年来半数的公共聚会。作为迄今为止伊朗史上权势最大的独裁者,一整年来,他一次又一次在世界面前展示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叫人难以置信的凶残、反常的手段 – 不止是为了扼杀人民所有最后残余的自由,却是为了折断他们的精神。

在这“被窃的选举”的第一个纪念日,他命令镇暴警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倾巢出击, 逮捕、恫吓任何敢说话的人。人们基本上不再上街。他派人迅速驱逐最少、最小,四散的抗议行动。和过去一年来的情况不同,在冲突中,没有什么突出的事件或图像迅速被贴在网站上,传遍世界。纽约时报只能报导在下午两点三十分,一名老妇人在哈菲玆桥下喊了几句反政府的口号。镇暴警察捉住她,把她拖走。上百个人从四面八方拥上去抢救她。警察不得不撤退。老妇人自由地离开。

无论最高首领的暴力统治压制了多少,在伊朗,仍然有一个声音是自由的。感谢一个小妇人,一如在过去的一年中,这声音持续告诉世界,伊朗人不赞成他们的最高首领。他们要自己的国家。他们要选出一个能处理国家真正的问题,并且能照顾他们的利益,而非只顾自身利益的领导。一如在过去的一年里,这声音也持续告诉世界,伊朗的最高领导不赞成他的人民。他要把他们塑造成他们所不是的。他要驯服他们,使他们成为一群驯良的山羊。他把国家纳入自己的囊中,以满足他贪污的获利,他狭窄、 扭曲的意识形态,他中世纪式的地理-政治视野。

这个人企图以恐惧、暴力,而不是仁慈、宽容来统治伊朗。曾经也有一座惊人的石雕堡企图统御佛罗里达的大西洋岸。它背对没有路径,无法跨越的沼泽,它硕大的壁垒 、多尊大炮全部面对大海,使得它固若金汤。然而当西班牙征服者重盔甲的人马艰辛地跨越蒸热、纠缠的沼泽,从腹背攻击,这座古堡沦陷了。

以他对伊朗肤浅的误解为支点,伊朗的最高领导把所有他指挥下的权力用来守卫他自己,以抵抗人民对于公平、仁慈、正当性的合法诉求。在这选举周年的第一个纪念日 ,他似乎得到了胜利。事实上,他已把自己陷入和那座古堡雷同的命运之中。若是他不曾这样防卫自己,他或将立于不败之地。如今,什么也不能把他拯救。他的防卫正是他的挫败。

将有足够的伊朗人以他们心中的仁慈、怜悯从腹背出击,让人们看清他骗子的真相。这只是时间问题。他的革命卫士攻击无辜的伊朗人的意愿将无法和这样的力量抗衡。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6-29 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