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 逾15万港人参加

超过15万人参加香港六四烛光悼念晚会,坐满维园足球场、蓝球场及草地(图左)。(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5日讯】(大纪元香港记者站)港岛维多利亚公园的6个小型足球场、篮球场及草地,从晚上8点开始,被点点烛光照亮。今天是中共六四屠城21周年,香港支联会晚上8时在维园举行六四烛光悼念晚会,直到晚上约10时结束,大会宣布有超过15万人参加悼念活动,平了去年及1990年的纪录。约40名示威者在六四烛光晚会后,到中共中央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请愿,并在门外挂起一幅写上“奠”字的白布。而运送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雕塑的吊臂车于6月5日凌晨零时10分左右驶入香港中文大学校园,大批学生及市民夹道欢迎,既打鼓又拍掌。

还没到晚上7时,参加今年六四烛光悼念晚会的人潮已经开始出现,在8时开始仪式前,已坐满了6个足球场,迟来的市民需要转到旁边的草地及篮球场,不久整个维园的空间都坐满了人。

烛光晚会于晚上8时开始,大会在舞台展示“平反六四,坚持到底”的大字。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率领一众常委,走到民主烈士纪念碑前献花及鞠躬,一批年青人就手持火炬上台,与司徒华一齐燃点火盘,象征薪火相传。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致悼辞时指,今年六四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压,但支联会将坚持战斗到底。大会还播放了“天安门母亲”代表等讲话片段。全场并为六四死难者默哀一分钟。

患癌后首次参加六四烛光晚会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在晚会上发表讲话。他表示,他今年79岁,并患上癌症,但只要活着一日,都会与大家手牵手,肩并肩,出席六四晚会。

高精度图片
(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支联会要求“平反六四”(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前往维园的道路挤满人,水泄不通。(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司徒华表示,今年支联会的活动遭受打压及阻挠最多,他预料未来阻挠及打压会越来越多,但支联会会更坚决反击,全部粉碎。(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今年支联会遭打压阻挠最多

他表示,今年支联会的活动遭受打压及阻挠最多,先有常委及义工被控非法集结,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被警方抢去,第二个女神像亦被抢去,13名工作人被捕,被落案检控,中文大学校方以政治中立为理拒绝摆放新民主女神像等。司徒华预料未来阻挠及打压会越来越多,但支联会会更坚决反击,全部粉碎。

司徒华又指,中大学生稍后将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浮雕运入校园,是薪火相传的象征,向学生的行动致敬。他呼吁年青一代除了参与游行及悼念晚会,亦要参加义工工作,令薪火洪洪燃烧起来。

中大学生会会长黎恩灏上台发言时指,校方拒绝让新民主女神像运入校园,是政治打压,要求校方公开支持长期摆放雕像,并呼吁市民在烛光晚会后,一齐护送雕像入中大。

烛光晚会即将结束前,大会宣布,有15万人出席烛光晚会,全场被一片烛光淹没,平了2009年及1990年六四一周年的纪录。警方则表示,有11.3万人参加烛光晚会。

数十示威者到中联办抗议

约40名示威者在六四烛光晚会后,到中联办请愿,并在门外挂起一幅写上“奠”字的白布。警方以中联办门外的位置有限,分批让示威者行近叫口号,但示威着不满距离中联办前门太远。警方一度透过扬声器向示威人士表示,他们事先并没有申请,属于非法集会。

至于运送新民主女神像及六四雕塑的吊臂车,于6月5日凌晨零时10分左右驶入中大校园。大批学生及市民夹道欢迎,又打鼓及拍掌。吊臂车在抵达中大崇基学院校门时,校方保安部负责人一度到场了解,后将车辆放行。

高精度图片
年青一代悼念六四(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年青一代悼念六四(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年青一代上台悼念六四(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很多家长带同孩子参加集会,把民主自由薪火相传。(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很多家长带同孩子参加集会,把民主自由薪火相传。(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很多家长带同孩子参加集会,把民主自由薪火相传。(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很多家长带同孩子参加集会,把民主自由薪火相传。(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中大学生会将“新民主女神像”放置于港铁大学站外广场,超过2千人在场围观。(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女神像竖于中大火车站外

中大表示,学生会已将“新民主女神像”放置于港铁大学站外广场。大学会继续与学生会商讨有关处理上述展品的日后安排,希望能有圆满解决方法。

对于中大学生会将新民主女神像及其它展品摆放在中大校园内,中大保安主任黄柏年向学生会发信,表示保留处理有关物品的权利。信中指出,学生会必须确保展品安全稳固、不阻碍驾驶人士及行人,以及张贴告示提醒参观人士不要攀爬。

中大校方6月4日傍晚发表声明,指仍未与学生会达成共识,但校方了解同学的诉求,希望避免发生冲突,呼吁同学、教职员及集会人士,今晚能在和平、有秩序及安全情况下举办活动,校方会继续与同学商讨,日后处理雕塑展品的安排。

徐立之:港大包容不同声音

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就中大拒纳民主女神像一事表示,不想批评其它大学校政,但港大会支持包容不同声音。他表示,港大会支持包括不同的政治见解,大学的老师和学生,都可以自由发表他们的理解和思想。但他同时表示,作为一间学术机构,希望各方是以和平的方式沟通。

中大校方以“政治中立”为理由,拒绝让新民主女神像进驻校园,引来各方抨击,指其未能兼容各方声音。

港大学生太古桥悼六四死者

一批港大学生6月4日下午在大学的太古桥为六四死难者默哀,又按照传统,在桥上一副挽联重新涂上漆油。代表指学生每年都可以在太古桥重新为六四挽联涂上漆油,认为学校可以包容不同意见。

该副挽联是1989年的港大学生,在六四后第二日用白色油漆在布条写的示威横额表达对中共屠城的愤慨和对死难者的哀悼。油漆渗上在桥面上,之后成为港大纪念六四的地标。

高精度图片
(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情侣结伴参加集会(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摄影:文翰林/大纪元)

大批年青人首次参加集会

前来参加六四烛光悼念晚会的人,各有不同的原因,有的有感于港府对支联会举办的六四活动的连串打压,有的希望下一代能够认识真正的历史,有的希望年青人能把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

近年的烛光悼念晚会多了很多首次参加活动的市民。有3个结伴首次来参与悼念活动的中四女学生纷纷表示,感谢学校每一年都会请学者到学校演讲,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名节目主持人谢志峰都曾是座上客。所以,很早以前就知道六四真相,但今年来参与活动是觉得自己长大了,应该出来了解真相。

晚会虽然晚上8点才开始,但她们6点多就到达现场,在观看讲述六四死难者的介绍展板时,有学生说,那些解放军追着学生来杀,简直不可理喻,所以更感到年轻的一代要保留、承传真相的重要。姓马的学生说,89年,父母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有参与过89年150万香港市民的抗议屠城游行,所以很支持自己出来了解真相,并且要马同学记住这段历史。

也是首次来参加悼念晚会、15岁的周同学说,很想了解89年6月4日当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就早早的到来,想坐到悼念活动最前面的球场可以观看银幕,可惜,因为人多坐不到前面。他相信,六四中共杀人是绝对真的,共产党会骗人。被问到为什么选择今年来参与悼念晚会,他说因为港府打压支联会,来是做给它们看的,表达对港府的不满。

除了有不少父母带同子女参加悼念晚会外,也有不少老师带着学生来了解六四屠城真相。有一位黎老师带着一批穿着校服学生到维园,这是她第二年带学生到维园参加悼念晚会。她说,最近港府打压六四悼念活动事件,让她怀疑一国两制。其中一位吕同学说是第一次参加悼念晚会,觉得很不一样,知道了六四真相,可能明年也会来。

越打压越多人走出来

一年又一年,89年六四屠杀已经历漫漫21个年头,面对近年港府加紧打压,也难阻香港市民及国内游客参与悼念活动的决心。从大陆出来香港的孙先生表示,相信港府的打压会让更多人走出来。多数受访市民反映,回归以来,香港的政治活动空间越来越收窄,虽然对中共会否平反六四不抱幻想,因为现时中国是一党专政的体制,很难保证今天平反明天又镇压,平反毫无意义,但参与悼念六四活动可让人反思专政与民主制度的分别,更明白争取民主、自由的宝贵。

一名急急忙忙下班独自赶来的80后青年说,香港还没有回归之前,市民参与游行,警察只是为控制局面而采取行动,即使拘捕人也很快就会释放,但现在警察不但拉人,还以莫须有的罪名提出检控。

一对每年都出来参加悼念活动的夫妇说,当年六四,中共当局说一个人也没杀,那些只能欺骗当时的中国人,但香港人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明白自由的可贵,每年都要出来参与。他们说,遇难的学生死得很惨,所谓的香港一国两制是中共在欺骗人,它绝不可能把政权和人分享。

另有一名来自深圳的市民说,他们以前没有听闻六四事件,今次到来希望了解事件。

高精度图片
超过15万人参加香港六四烛光悼念晚会。(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超过15万人参加香港六四烛光悼念晚会。(摄影:潘在殊/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6-05 2: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