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1:旧金山六四活动系列之一

方政要求赔偿 封从德要求公开审理

下午2时在中国驻旧金山领馆前,原北京体育学院六四学生、被坦克碾压致残的方政和六四学生领袖封从德出现在中领馆门前,向中共领馆递交两封信。封从德要求回国公开审理,方政要求赔偿。(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马有志旧金山市报导)6月4日,是六四天安门屠杀第21周年纪念日。旧金山部分华人和一批六四学生在旧金山举行了中领馆门前抗议、中国城民主女神像前向烈士献花和集会、旧金山市内汽车游行、中领馆门前烛光晚会等一系列的纪念活动。

下午2时在中国驻旧金山领馆前,原北京体育学院六四学生、被坦克碾压致残的方政和六四学生领袖封从德出现在中领馆门前,向中共领馆递交两封信。封从德要求回国公开审理,方政要求赔偿。

方政说,今天来到这里,代表了所有六四受害者。是为了让大家记住21年前在中国发生的黑暗的一天,而中共一直没有给出一个公正的回答和赔偿。我的要求有三点: 第一, 彻底调查六四惨案真相; 第二,对于六四中分布和执行的凶手,给予惩罚;第三,对于六四的受害者和受难者家属,给予国家赔偿。

高精度图片
封从德要求回国公开审理被中国公安部全国性通缉事宜。(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封从德说,89年我与21位同学,被中国公安部全国性通缉。出国后,我就一直要求回国公开审理,至今渺无回音。91年去了巴黎大使馆、01年去了美国华盛顿大使馆,前不久的5月22日,我寄给旧金山领馆的挂号信又被拒收。我的要求就两点,一是要求中共解释对我通缉的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二是中国司法机关若能保障合乎程序的公开审理,我愿回国受审。

他说,合乎程序的公开审理是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18年了,我的要求都是石沈大海;以前,我都是个人在处理这件事,今天,18年后,我要把这件事公开。

当封从德和方政排队进入旧金山中领馆时,领馆派保安人员阻挡,甚至关闭了大门。封从德则把信交到前门的邮筒。

封从德说,旧金山中领馆没有接信,甚至关了大门,这都是意料中的事。六四21年过去了,中共的做法一直是无赖。对于这个杀了那么多人的无赖,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更多人知道它,看清它的政权的非合法性。

方政说,中共领事馆今天的做法,反映的就是他们的心虚和胆怯。

高精度图片
方政下午2时到达中国驻旧金山领馆。(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中领馆门前抗议人群。(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当封从德和方政排队进入旧金山中领馆时,领馆派保安人员阻挡。(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当封从德和方政排队进入旧金山中领馆时,领馆派保安人员阻挡。(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旧金山中领馆没有接信,后来关了大门。(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封从德则把信交到前门的邮筒。(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封从德则把信交到前门的邮筒。(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抗议人群把中共四个党魁下跪、让其给六四学生赔罪和忏悔。(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
附1:封从德致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的信

《要求回国公开审理 - 封从德致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

  我叫封从德,一九六六年三月生于四川,因参与八九年的学生运动,于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受到中国公安部的全国性通缉,十个月之后抵达巴黎,二○○五年至美国从事人权工作,至今未加入任何外国国籍。我曾于一九九一年六月四日、七月四日两次进入中国驻法国巴黎大使馆,又于二○○一年六月四日到中国驻美国华盛顿大使馆、并于此前用挂号信致函中国公安部,要求回国公开审理,至今渺无回音。

  鉴于我是根据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北京大学研究生会,按校方认可的章程所作的合法决议而进入北京大学研究生会主席团,经选举而受命领导学运的(参见中国国家教委编写的《惊心动魄的五十六天》第六○页),我认为在八九学运期间,自己并无违法言行,故特此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向中国公安部再次转达如下要求﹕

  一、要求解释对我通缉的法律依据和事实根据﹔
  二、中国司法机关若能保障合乎程序的公开审理,我愿回国受审。

我的通讯地址﹕P.O.Box 7265, Fremont, CA 94537, USA。
此件副本,将转呈各国际人权机构与媒体。

  中国公民 封从德
  二○一○年五月廿二日于旧金山湾区

===========
附2:封从德致胡锦涛公开信

《六四伤残者方政致胡锦涛公开信》

我叫方政。在六四屠杀第21个年头也是我失去双腿21年之际,难忘我在1989年6月4日清晨6时多在中国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的遭遇。

1989年4月15日到6月3日,爆发于首都北京、波及全国所有大中城市的民众自发的和平抗议和理性施压运动,是一场规模空前、波澜壮阔的争自由、要民主的运动。我当时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作为爱国青年的我,参加了这场伟大的运动,然而面对波澜壮阔的八九民主运动,站在历史的错误方面、拒绝政治民主化变革的以邓小平,李鹏为首的中国官方,竟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动用20万全副武装的军队,用坦克和机枪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六四大屠杀事件。

在血腥的六三之夜和六四黎明,荷枪实弹的近20万戒严部队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和小胡同里,向和平请愿的学生和上百万同情支持的民众开火。在六四大屠杀中,成百上千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被全副武装的军人所杀害,更有几万无辜被致伤,致残。我就是六四受害者中的其中一员。当时我们最后从广场东南角撤出的学生队伍和平有秩序地经前门西大街西行经新华北街(在北京音乐厅附近一条南北走向连接前门西大街及西长安街的路),然后拐上西长安街继续向西行。这是学生回学校的路 ,此时已近黎明,约6时左右,整个学生队伍靠西长安街左侧(南侧)行走在人行道及自行车道上。当我们刚拐上西长安街行至六部口时,突然从人群背后射出许多毒气弹,顿时在学生队伍中炸开了,

有一颗就在我身边爆炸,顷刻间,一团直径大约2─3米的浓烟笼罩了我们。走在我身边的一位女学生,在毒气熏呛下,加上惊吓,突然昏倒了,我便赶紧抱起这位站立不稳的女学生向路边转移。正在这时,我发现一辆坦克正快速由东向西朝学生队伍冲杀过来,于是我奋力将这位女学生推向人行道边的护栏。一眨眼,这时坦克已贴近人行道边逼近我的身边,坦克的大炮筒仿佛就在我的眼前。我躲闪不及,就势滚倒在地上,但是晚了;我的上半身被夹在坦克两条履带中间,两腿不幸被坦克碾压,履带上的链条绞着我的腿及裤子,将我拖出了很长一段路,我奋力挣脱出来滚到了路边,但这时我已经昏迷了。以后的事我后来才知道,我是被市民及学生送到积水坛医院去抢救的,在医院施行双腿截肢手术。我的右大腿上部三分之一处高位截肢,左腿膝下5公分处截肢。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

在六部口同一地段这辆疯狂的坦克造成大量学生伤亡,现在六部口惨案真相仍未完全清楚。目前已确认五位惨遭坦克碾压遇难的大学生是:1,林仁福,2,董晓军,3,王培文,4,田道民,5,龚纪芳。另有9人被坦克追杀受伤致残他们是: 方政,王宽宝,权锡平,刘华,北京某大学生 ,苏文魁, 赵国庆, 钱奕军 ,单连军(详见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开放杂志社2005年)。这就是发生在1989年六月四日清晨6时多的震惊中外、惨绝人寰的六部口惨案。当时三辆并排的坦克由东向西,高速从学生队伍的身后,冲向和平有秩序没有任何暴力行为的正在走回学校的学生人群,同时从坦克里向人群发射大量含氯气成分的毒气弹。这是敌对交战双方都不允许发生的事,却发生在和平时期的首都北京长安街上。这完全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屠杀,在整个六四屠杀事件中这是最血腥,最残酷,最令人发指的暴行。胡锦涛先生当你显示权威在长安街上检阅你的军队时,是否知道21年前,就在同一条长安街上你的军队驾驶本应在战场对付敌人的坦克制造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惨案,造成大量无辜者死伤,其中包括导致本人严重致残。

血腥的六四屠刀在残杀和残害无辜生灵的同时,也将死难者家属和伤残者家属瞬间推入了黑暗和凄苦的无底深渊。20多年来,六四死难者家属和六四伤残者一直处于痛苦和悲愤的煎熬之中;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六四死难者和伤残者群体21年来从未间断过为死者讨还公道、为生者寻求正义的艰难抗争之路。我作为一名伤残者也是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六四受害者群体一员, 从1994年至今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六四受害者群体向以江泽民为首的前任国家领导人和以你胡锦涛为首的现任国家领导人以及全国人大、国务院等相关部门多次发出呼吁和公开信。表达了我们的基本诉求,我们提出了包括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六四”真相;依法做出个案交待,给予合理赔偿;

立案侦察并追究“六四”事件责任者司法责任等三项要求,以此作为同政府方面协商、对话的基础。(随信附上六四受害者群体的历次呼吁和公开信)。现在,离我们提出这些建议和要求也已经16个年头过去了。然而令世人遗憾的是,面对如此和平理性、合理合法的诉求,至今我们没有得到来自你和你所领导的中国政府的丝毫回应,21年来政府依然不断用谎言来掩盖事实,用流氓专制的手法打击迫害有良知的异议人士,连揭示六四真相,纪念“六四”、悼念遇难者活动都被你们拘捕监控和成为投入监狱的罪证;本人受伤20年来在国内也受到一系列不公正对待,多次被非法拘禁、限制自由,甚至因为受伤原因被剥夺参加体育比赛的权利。这是对基本人权的漠视,是赤裸裸的犯罪。目前的中国社会也因此变得更加对抗和不和谐,我作为六四伤残者,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一员,为你们的做法感到失望和愤慨。根据贵政府缔结的《世界人权宣言》第五条:“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第八条:“任何人当宪法或法律所赋予他的基本权利遭受侵害时,有权由合格的国家法庭对这种侵害行为作有效的补救”的规定;贵政府缔结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条:“本公约每一缔约国承担:保证任何一个被侵犯了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或自由的人,能得到有效的补救,尽管此种侵犯是以官方资格行事的人所为”的规定。我再次向你和中国政府提出我个人的要求。

一, 彻底调查六部口惨案真相

二, 对六部口惨案的责任人—前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国务院总理李鹏、戒严部队总指挥刘华清、六部口惨案坦克部队有关指挥员和坦克驾驶员等进行公开审判。

三,对我在1989年6月4日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无辜受到军队坦克伤害并导致重度残疾一事要求国家赔偿。

鉴于你有可能不能收到此信,为了不致此信下落不明或被恶意篡改,故采用公开信形式以示世人。希早日得到你的回复!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方政
2010年6月3日
==============================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6-05 9: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