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社会矛盾频发 维权抗暴加速升级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9日讯】(希望之声《伍凡评论》节目)伍凡:各位听众好,我是伍凡,现在是《伍凡评论》第188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社会矛盾频繁爆发 维权抗暴加速升级。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维权抗暴在中国最近这10几年来持续不断的发展,我们大概可以分为3个阶段来分析这个维权抗暴。第一个阶段开始于上一个世纪的1998年到99年开始,当时中共使用国家暴力对待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迫害,广大的法轮功学员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自由、思想自由,进行了英勇的长期的反抗。这场维护修炼者权利的运动受到了中共的残酷镇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关押、逮捕、判刑,被割去器官最后丧失生命,这个阶段使得中国的民众承受了重大的压力。

第二个阶段开始于本世纪的2002年到2003年期间。当时从河南的郑州、开封等城市开始,紧接着从大庆油田、辽阳铁合金厂爆发了大规模的下岗工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劳动权利、生存权利的工潮,引起了全国各地的呼应,他们工潮就开始静坐、罢工、示威、游行等等。但是那次工潮被中共镇压下去了,工人运动的领袖姚福信、萧云良等就被中共逮捕判刑,有的长达十几年徒刑。

国内有很多维权人士认为维权运动的“维权”这两个字的概念开始于“孙志刚事件”。2003年湖北青年孙志刚,他在广州街头因为没有办法提供他的身份证,在被拘留期间,在收容所被广州的公安活活打死。这件事情引起了全国非常密切的关注,有三位学者是许志永、滕彪和俞江上书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指出收容遣送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规定是违反中国宪法和相关法律的,要求把收容规则要撤销。

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温家宝就签署了国务院命令,公布新的有关在城市流浪和生活有困难的人士的救助管理办法,要原来的收容遣送的办法被废止。这件事情在中国近期的维权抗暴运动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就维护个人权益起了很大的作用,并且法律专家学者在这个事件中维护人权、改善法规都起了积极的作用。

可是从那之后,就是2003年之后,中国大地上维权运动兴兴勃勃的兴起,不但是下岗工人维权,在职工人、公教人员、知识分子、复员军人、被拆迁户、家庭教会的教友、地下教会的信仰者,以及数量巨大的农民工,都逐渐走上维权的道路,参加了维权的队伍。

第三个阶段是从08年开始的,7月1日杨佳在上海袭击了上海公安局,杀死和杀伤将近10名公安人员,这就标志着中国的维权运动转向了暴力反抗。2008年9月4日开始,吉首市又爆发了上10万人的抗暴,他们因为被非法集资的案件所困扰,并且他们所缴纳的钱拿不回来,所以这些民众就高喊口号:“还我血汗钱!”有的爬上高楼要跳楼,有的是堵住各个主要街道街口,使得火车站不能用,火车停摆。

中共调动几十辆的武警军车来逮捕这些民众,可是当时民众并没有想到要用武力反抗,但是有十万民众来抗议政府,民众还没有想到要武力反抗。但是到2009年5月10日发生了邓玉娇事件之后,使很多人们脑筋打开了,他们想一个弱小女子敢为了维护自身权利以死相抗,难道这些男子汉们不敢起来反抗吗?人们都在想。所以从杨佳事件一直到邓玉娇事件,是中国维权运动转向了暴力反抗的重要的转折点。

根据中共公安部门的统计,从1993年开始,中国发生的社会群体事件一年就有8700起,到了05年上升到8万7千起,06年超过了9万起,到了2008年,一年超过12万起,所以中国的维权运动遍布大江南北,维权运动正是方兴未艾。

可是我们分析一下,到08年之前,中国的维权运动基本上还是上访,个体上访、集体上访,请愿、静坐或者步行,后来就发展到自焚、自残、下跪等等,一直到了杨佳、邓玉娇和湖南的吉首群体反抗之后,才打开人们的思路,知道对中共政权你自焚也好,下跪也好,请愿也好,上访毫无用处。所以现在中国的维权抗暴运动也已经走上了个体的或者群体的武力反抗,他们所采取的方式,一个就是群体性的暴力反抗,或者是个人的武装袭击,再一个就是采取罢工的形式。我们看看几个例子。

2009年11月13日,成都市有位妇女叫唐福珍,她为了保护自己的房产,自焚而死,最后还被加一个罪名:“非法抵抗执行公务”,临死还加这个罪名在头上。2010年4月13日,在辽宁省庄河市政府面前有大批的群众跪在市政府门口,要求市长出来解决贪污腐败的问题,市长拒绝。

这两个事件在中国大地给人们很大的刺激,当自己受欺负,受迫害,还要去自杀还要下跪,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所以从那以后,人们就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要求。2010年5月25日,开封市有一位妇女叫李艳君,她是回族人,她的家 被强拆掉了,所以她非常生气,说:我们绝不自焚,绝不下跪,我们要求开封市政府法办渎职,抓捕罪犯,拆除违建,还我家园,市长道歉!

你看人们思想已经在转变了,觉得自焚也好,下跪也好,不能解决你的问题的,只有奋力反抗。那么进而更有,到了今年6月1日,郑州市管城区十八里河镇南刘庄一个村民刘大孬,他开了一部箱型车,撞向了那些上百个要来强拆房子的强拆队伍,当时就撞死了6个人,撞伤了二十几个人。这位村民刘先生他讲:你要拆我的房子,不让我活了,那我也不让你们活,我以命抵命。这是非常明显的武力或者是暴力反抗。

那么在同一天6月1日,发生另外一件枪击案的事件,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邮政分局保安队队长朱军,他领了冲锋枪和手枪,进到了零陵区法院4楼办公室,朝着正在开会的6名法官开枪,当场打死了3名法官,另外3名法官受伤,而他也自杀了。

这两件事情表明什么呢?一件是农民开车撞死公务人员;另一个是保安队长拿着冲锋枪打死法官,这两件事情充分的说明了中国社会崩溃的前兆,它一个强烈的信号给人们,就是民众的承受能力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也就是社会的弱势团体,弱势群众以及弱势的个人,他们已经铤而走险,他们的权益不能得到保障,那么铤而走险,以命抵命,用仇恨报仇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有位学者把中国最近这几年来杀人的、自杀的事件做个归类,他分成3类:第一类是有目标、有目的的杀人和自杀,比如杨佳事件;还有一个自焚的唐福珍女士,为了自己的房子而自焚;还有富士康的跳楼,“13跳”的事件,有目的的。第二类是没有目的的滥杀,就从今年的元月份开始,一直有6起到7起的杀幼儿园,杀小学校的学童和小孩,这是没目的的滥杀,泄发自己的愤怒心情。

第三种,目标不是很明确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去杀人,比如像杀这个法官,你是真正为了报仇吗?他并没有报仇到他要杀的那个法官,而把别的法官,无辜的法官给滥杀了。但是尽管如此,那个农民刘大孬和这个保安队长朱军,被人们称为英雄,尤其是朱军成为“杨佳”式的英雄。而那个农民人家也替他叫好。那个朱军杀过之后,几百个民众拿了花圈冲进法院去悼念那个自杀的朱军。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中国的民众对中共政权是恨之入骨,能够杀官员,杀贪官,是拍手叫好。

以上我所讲到的,近几年来中国社会所发生的这些杀人的事件,比如杨佳、邓玉娇、刘大孬和朱军,这些事件在在表明了中国社会积蓄了一种愤怒的能量,这种能量的积蓄已经到达了高度危险的程度,并且随时会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异乎寻常的方式泄露出来,爆发出来。这种这种爆发的程度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个体现象,而实际上他们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是弱者,他们用弱者的手段向强者挑 战,他们不服输,即便死了我也要以死抵命来争取我的权利,要发泄我的仇恨。那么上面所讲的都是一些杀人,最后以旁人看来都是失败者,但是我们讲有没有成功者呢?有。

在中国近几年来,以武力反抗,以武装起义的形式反抗中共政权的,有一桩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件,那就是黑龙江省富锦县的农民,他们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土地,跟中共政权斗了好多年,甚至有几千个农民包围了几百个武警、公安,他们用棒用棍,用铁铲,打得这些官员们抱头逃跑,最终他们赢了。

最近中共富锦县的政府不得不宣布,把被中共官员所贪污所没收的8千张土地还给了农民。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件,农民以鲜血和生命保卫了自己的财产,保卫了自己的土地,这是他们的命根子。由此可见,中国老百姓你只要挺身而出,集结力量向中共政权反抗,在一定的条件下中共不得不低头,因为他们知道老百姓死都不怕,他还怕你中共什么呢?

所以在这里我一再想,中共欺负的是弱小者,欺负的是没有勇气或者胆量反抗他们的,一旦中国老百姓真正豁出命跟它们拼的时候,共产党不得不让步,因为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怕死,当以死相待的时候,勇者为胜。是啊,一个人拿着冲锋枪把3个法官打死,又打伤3个,等于是1条命换6条命,可见中共现在在面临这种局势下,它一定要深思,也不得不深思。

中共统治下的这个社会究竟会暴乱到什么程度,因为老百姓看到了我再求你是没有出路的,唯一的生路,唯一能够生存的道路,就是奋起反抗,争取自己的生命、财产和尊严。上面所讲的是维权抗暴中的一种形式,武力反抗。

现在有另外一种形式出来,那就是工人罢工,这个罢工潮正在中国的大江南北轰轰烈烈的兴起,已经形成了一个连锁反应。罢工首先是从哪些工厂开始的?是从国营工厂,还有一个就是台资、外商这些公司他们爆发了罢工潮。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广州佛山南海日资的本田汽车公司,他们一个月的薪水平均只有一千五百块,而同样的工作从日本聘请来的日本工人,一个月是5万块,几乎是33倍的差别;中国工人拿1块钱,日本工人要拿33块,这差别太大了!

做同样的工作,为什么中国工人和日本工人差别那么大呢?难道中国工人技术不行就不是人吗?所以这些本田公司的中国工人他们罢工了,而中国的工会、中共工会的工作人员,不但不去帮助罢工的工人,反而雇人来打这些罢工的中国工人,这是很混账的!中国共产党所豢养的工会是干这种坏事。

至今为止,这些工人还没有完完全全接受日本资本家所提出的条件,光在五月份,在中国各地所发生的罢工事件将近有15起,其中包括河南、山东、江苏、广东、云南、北京、甘肃、上海、重庆,都是一些沿海地区和一些富裕地区,这些工人他们看到外国工人的生活的时候,他们也知道如果我不争取、不罢工,那我就得不到改善生活的机会,所以他们接二连三的罢工。

河南平顶山上万名纺织工厂的工人罢工,已经超过了20天,这样罢工有没有效果?完全有效!因为中国工资太低了,共产党一直讲说要建立内需市场、内需市场,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和农民工,他们的收入不能提高的话,怎么有内需?怎么样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所以只有通过罢工,这是一种维权的方式。

这个罢工首先不会伤害自己的身体,我不做工了,也不许别的工人进来到这工厂来做工,接着跟工厂争取谈判,或者和外商资本家谈判,才可以复工。那么富士康“13跳”之后,它的老板郭台铭不得不提高工资,改善工人生活,开始提高22%,到了最后决定提高到30%的工资。尽管如此,工人是不是都满意呢?不见得,因为他的工资压的实在太低了。

那么这条路是中国维权的一条方式,一条道路,除了以死相抗之外,我觉得以死相抗不是最好的方式,万不得已不走这条路,而用罢工的方式占领工厂、占领土地,因为这些都是中国老百姓支持的,把这些资产占领住跟工厂来谈判,再不行才用以死对抗的方式来对付他们,杀共产党的狗官。这两个方式结合起来,就能够改变中国的面貌。现在共产党知道,如果不再提高工资,不再改善工人的生活,将会引起一连串的全国的大罢工。

所以我在这里对中国的工人们、农民工们,向你们提出建议,你们要运用自己罢工的手段,罢工的武器提出要求。首先,第一个要改善自己的生活,提高工资,并且提高劳保,提高工伤福利,受了伤以后要有福利待遇,并且要提出养老保证金等等,这些不但能够保证你家庭的生活,还能保证你下一代教育的资金。这是第一条,从经济上来达到这个目标。

第二你在组织上要达到目标,要有能够成立工会的地方,都要成立独立自由工会。这工会是不受共产党操纵的,不要让共产党的党支部在里面秘密的操作,完全由工人自己组织起来成立工会。成立地区性的工会,最后成立全国性的独立自由工会,这样工人才有力量。

第三点你要尽到社会责任,一旦你工会成立之后,壮大起来了,首先是保护自己工人的利益。第二,并且你要关心和关怀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要参与人道和人权的事业,要救护、爱护别人。再一点,你们要提出环境保护的要求,要求中共政权以及资本家保护你的生产、生活的环境,整个水土、空气、噪音、温度等等,都要提出合理、合情、合法的要求,保护你们能长久的在自己土地上生活和工作。

最后你们要参与世界各国的国际性的工会活动,参与工会的国际事务,这样你们工人有尊严的生活,有体面的生活。温家宝不是讲要给老百姓幸福和尊严的生活吗?共产党不会给你的,你们要争取,通过组织工业会这个手段来争取你的经济利益、社会地位以及生态环保的生活环境和生产环境,这一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如果你工人自己不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共产党不给你,你怎么办呢?只有靠自己组织起来。所以我在这里再重述一遍,组织起来、联合起来、团结起来,和共产党进行维权抗暴斗争。维权抗暴走到现在十多年了,现在有一个新的曙光,那就是人们觉悟了,看到了共产党那么邪恶,你不给它施加压力,它是决不退让的。你看那唐福珍女士,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子,把自己烧死了,共产党根本不关心你,它不会掉眼泪的,掉眼泪的是你们自己的家属。

我们不需要走那种自焚下跪的道路,那是没有尊严的,要走一条有尊严的道路。了不起你是用命抵命、以命拼命,共产党在这种状况下它不得不害怕,共产党它也要它的命,它也会想要财产。在这种状况下你逼着它退让,那么在这种前提下,逼着共产党退让之后,要求政治改革,结束共产党的专政,这才是中国工人、农民工、其他各行各业的弱势团体最好的出路。

结束共产党专政,彻底改变中国的社会现状,才是中国弱势团体、普罗大众最好的前途。好吧,今天我谈到维权运动的现状,以及他的转变和变化。谢谢各位收听,再见。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伍凡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6-09 1: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